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458章我的分寸
    “又在开小差!”

    导演这时已经从床上站起,骂了一句,到底拿锋哥没有办法,于是一边往监视器那边走,一边叮嘱道:“给我听清楚,不许拉小手,不许抱抱,就给我在床上呆着,不叫你起来不许动。”

    镜头终于再次开拍,很显然,锋哥并没有听进去导演的话,虽然没敢从床上爬起,却还试图去拉淡雅的手。

    不过淡雅早有提防,但见锋哥过来,便直接跳出镜头,反正把戏演错的是锋哥,不需要她奉陪。

    很简单的一场戏,终于在导演恨铁不成钢的骂骂咧咧中结束了。

    淡雅从内室出来,再看摄像机旁边,已经少了某位。

    后面的戏,没有这个锋哥瞎演,进度明显顺畅起来。

    等到淡雅今天的戏拍完,很难得的,才晚上七点,比平时早了不少。

    这边淡雅卸完妆,正准备出棚回家,快要上自己房车前,却听到身后传来汽车的鸣笛声。

    以为是薄情在那没事找事,淡雅头都不回,便继续上自己的车,倒是助理拉了拉她:“淡雅姐,是锋哥,又来撩你了!”

    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淡雅依旧没有回头,已经打开了房车的门。

    “淡雅!”

    锋哥的声音这时传来,紧接着是开关车门的声音,再然后,人已经到了淡雅身后。

    毕竟大家在一块合作,就算心里有些烦这个人,淡雅到底收回脚步,回过身,冲人淡淡地笑了笑,问道:“锋哥呀,请问有什么事吗?”

    “干嘛那么疏远,我爹妈都叫我小锋,不如你也这么叫?”

    锋哥呵呵笑道,语气中带着些刻意的亲近,一双大眼,明显在冲着淡雅放电。

    淡雅装作什么都没有察觉,淡淡地道:“不好意思,我今天累了,先回去休息了,关于戏的事,明天再说?”

    “跟咱们这戏没关,淡雅,赏个脸一块去看电影?”

    锋哥大大咧咧地提议。

    “我没有时间的,不好意思。”

    淡雅摇摇头。

    虽然遭到了拒绝,明显锋哥不打算轻易放弃,居然劝起了淡雅:“你呀,别的都好,就是没什么生活情趣,大家都是年轻人,别老宅在家里,闲暇的时候,朋友一起喝喝酒,跳跳舞,社交一下,才不辜负这一场青春嘛,干嘛急着回家,陪我去看电影!”

    说着话,锋哥便要上前去拉淡雅。

    淡雅自然不会让他碰到,闪身躲开,终于没忍住皱了皱眉头,勉强回道:“你们去玩吧!”

    说着,便转过身。

    没想到锋哥并不肯罢休,这时已经很直白地道:“淡雅,明白我的意思吧,我这时打算追求你,给个机会吧!”

    “没有机会,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淡雅回了一句,终于不准备再应付下去,抬脚进了自己的房车。

    等到了车里,一抬头,便看到在沙发上半躺着的薄情,淡雅的眉头皱得更紧。

    此时的薄情,正眯着冷眸,望着还站在车外的锋哥,神情阴沉得有点吓人。

    “这男的想跟你约会?”

    薄情不悦地问,目光一直落在窗外。

    淡雅没有理会,坐到了薄情对面,对前面的司机道:“开车吧!”

    薄情更不高兴,车子动起来,还盯着下面的人,等看不到锋哥了,便瞪着淡雅,几乎眼睛都不眨一下。

    到了别墅,照旧是一锅暖暖的粥等着淡雅。

    今天回来得早,淡雅也懒得让某位总陪自己喝粥,便下厨炒了几个菜,端到了餐桌上。

    倒是薄情并没有跟淡雅进来,像是一直在外面。

    淡雅没打算去请他进来吃饭,只是将菜用碟子盖了,自己依旧埋头喝着粥。

    这边淡雅刚坐到餐桌旁,薄情便回来了,一屁股坐到淡雅对面,看到桌上没有了以往的单调,似乎有些惊讶,掀开碟子看了看,便乐起:“什么意思,今天理亏,这是想讨好我?”

    淡雅没理他,直接进厨房,盛了一碗饭出来,放到薄情面前。

    “吃完饭再教训你。”

    薄情哼了一声,便吃了起来。

    说来薄情这人胃口极好,看上去一副津津有味的表情。

    两个就这么面对面地吃着饭,也没什么话说。

    直到用完两碗饭之后,薄情擦了擦嘴,道:“那个叫李锋的,就是个整天没什么事干的富二代,只知道靠着家里面的钱吃喝玩乐,你拍的这个剧,他老爸是最大的投资人,等于给他买个角色,就是找点事玩,听说这小子的名言,是要‘睡遍整个娱乐圈’,你觉得怎么样?”

    淡雅还在喝着粥,似乎没有听到薄情的话。

    薄情看着有点不高兴了,拿手指叩了叩餐桌:“有没有听明白我的话,这种人,你离得远一点,他可是不怀好意思,你以后离他远一点。”

    终于,淡雅“嗯”了一声。

    这样的表态,显然让薄情很不满意,摸着下巴,貌似沉吟了片刻,薄情哼道:“看来得想办法把那家伙做掉。”

    “你这是又想背地里捣鬼?”

    淡雅抬起头问:“我知道他是个花花公子,也没准备和那人有什么,不过拍戏时遇上,这不过工作,刚才你不是已经偷看了半天吗,我有答应过李锋什么?”

    薄情哼了哼:“那是你知道我在你车里……”

    “薄情,上次玲玲的事,虽然她做得很过分,但你对付人的手法,未免太阴狠了点,现在这个李锋,也不过对我表示一点好感,并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你可不可以知道一点分寸,难道你的字典里,就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一句?”

    薄情抱起双臂,低着头道:“我的分寸……就是谁都不能碰女人,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刚才在棚里,那家伙拉了你的手,男人就喜欢这样撩女人,你当时就该一个耳光打过去,让他知道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