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467章我才不能让你死
    “你可以走了!”

    淡雅嗡嗡地道。

    薄情却在坚持着:“把它吃掉!”

    “不用了,请你消失在我眼前。”

    淡雅继续道,声音无力,却又坚决。

    薄情忽地笑起来,将饼干和水扔在地上,一伸手,钳住淡雅的下颌,问道:“你觉得,现在有资格命令我离开,还是打算用那种以退为进的烂招式,诱惑我再做一次?

    说着话,薄情看了看四周,哼笑道:“也行,反正这里环境不错,我现在……也还有体力。”

    没等薄情说完,淡雅已经伸手,将地上的饼干拿到手上,颤抖着打开,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眼神中,竟带着一丝恐惧。

    薄情拾起地上的水,打开瓶盖,递给了淡雅,口中却还在道:“你这个女人就喜欢装,每回都要人猜你心思是吧,非得吓一吓才行。”

    一把接过水,淡雅仰头喝了一口,又吃起饼干,她真是饿极了。

    薄情就这么定定地看着淡雅,好半天后,嘟哝道:“以后得把你拴在裤腰带上,一不小心,差点让你又跑了,就这一回就吓得够呛。”

    淡雅顿了一下,随即又继续吃着饼干。

    “这吃相,”

    薄情心情很好地吐槽了一句:“我怎么就看中了你呢,难看的时候,真是……无法形容,不过别说,我这性致,只能用到你身上,别的女人就是脱光在我跟前,我也不行。”

    淡雅不想理会他,薄情却自得其乐地笑了。

    而这时,薄情干脆坐到了地上,伸手够住自己带来的背包,从里面拿出几件衣裳,往淡雅头上一扔。

    淡雅将头上的衣服扯下来,拿手上看看,那是跟薄情身上一样的迷彩服,应该是他备用的衣裳。

    稍犹豫了一下,淡雅还是将衣服穿上,虽然尺寸大了不止一号,却总归比自己现在这样衣衫褴褛来得好。

    “我的女人,就是穿个麻袋片都好看!”

    薄情又是一阵大笑,上上下下地打量淡雅,像是怎么也看不够。

    面无表情地继续吃着饼干,直到淡雅感觉自己饱了,便将剩下的饼干放到了地上。

    没想到薄情一伸手抢过饼干,便大口嚼了起来。

    这下,轮到淡雅就这么看着他,居然出了神。

    不得不承认,薄情五官长得极好,天生一双桃花眼,眼角是向上吊着的,一笑起来,竟带着几分风情,能让人看得目不转睛。

    在是薄情这副皮相太好,身边又鲜少女人出没,才让淡雅这边的情报发生错误,也让她就此深陷在薄情的泥淖中。

    “啪”的一下,快要湮灭火堆里发出了树枝爆裂的声响,将淡雅的思絮又拉了回来。

    薄情举着淡雅喝剩的水,仰头喝了个精光,瞧向淡雅,问:“想什么?”

    “为什么……要来找我?”

    淡雅问了一句。

    薄情一笑,随即将空瓶往身后一扔,两手朝后撑着地,道:“我才不能让你死,你可是唯一能让我在床上尽兴的女人,你死了,我的人生,不知道要少了多少乐趣。”

    淡雅的唇角勾了勾,露出一丝讥讽笑意,原来人家是舍得不丢下她这个玩物。

    这时薄情干脆躺下,双手抱着头,拿脚踢了踢淡雅:“我很早就想问你,好好一个女孩,为什么去当什么特种兵?”

    “那你呢,为什么又去当悍匪?”

    淡雅立刻反唇相讥。

    薄情挑了挑眉:“如果能早认识你,我绝对不会让你吃这种苦。”

    “你懂什么叫抱负吗,我的祖父是军人,可到了第二代,却没有人从军,我从小听祖父讲他的戎马生涯,为了还他的愿望,我主动去了部队。”

    不知为什么,淡雅突然有了倾诉的愿望:“新兵连的时候,我看到了特种兵连的操练,当时就觉得热血沸腾,后来,部队内部招收女特种兵,我头一个报了名,而且,在进到特种兵连的女兵中,我的成绩排在第一。”

    说到这里,淡雅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神中溢出了一丝骄傲。

    薄情哼了一声:“这么说,你纯粹是自讨苦吃?”

    淡雅笑笑:“其实真是苦呀,天天训练得,快没有喘气的时候,和男兵一视同仁,战友们看我是女的,总想让着我,我却不肯服这个气,想着要努力地争上游,绝不拖人家的后腿,那段岁月,应该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快乐?根本就是脑子有毛病!”

    薄情不屑地评价道。

    淡雅叹气:“你不会明白,作为军人,保家卫国是多么坚定的信念,当我和战友们从洪水中救出灾民这;当地震中流离失所的群众有我们保护下,终于有了安身之地;当我将持刀抢劫银行的匪徒一枪毙命,之前所有吃过的苦,都变得无比得有价值和意义。”

    薄情立马讥讽道:“没想到淡小姐还是这么高尚的人。”

    “不用你嘲笑,我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虽然不敢自称高尚,至少我觉得自己,还有一颗正直的心,霍长卿也有。”

    淡雅摇了摇头,不再说下去。

    薄情侧过身,一眼不眨地打量着淡雅,问道:“可是为了你所谓的价值和意思义,你却落到我手上,不觉得后悔?”

    淡雅沉思了好半天:“我后悔过,或许我没有接受任务卧底到你身边,也许爸爸妈妈还好好地活在世上。”

    薄情眉头皱了一下,道:“他们的死……我很遗憾,可你别赖在我头上。”

    “薄情,原来你也有敢做不敢当的时候。”

    淡雅嘲弄地看向薄情。

    薄情将头扭到了一边,道:“我从来不会撒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