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569章查一查
    病房里很快安静了下来,淡雅沉沉地睡着吧,顾倾城在床边坐了一会,便往外走去。

    顾倾城坐到护士站对面沙发上,很快拨通了霍长卿的电话。

    “老公,睡了吗?”

    顾倾城关心地问一句,随即又道:“你那边几点啦,居然又熬夜,你不想好了是吧!”

    电话那边的霍长卿笑了出来:“我睡了还能接你电话,把我吵醒了,你还说这种话。”

    “是我吵醒你了?”

    顾倾城不免有些懊恼。

    霍长卿叹了一声:“好吧,我还没有睡。”

    顾倾城被逗笑:“给我抓到了是吧,快睡觉去,对了,儿子晚上睡得好吗,你去看过没有?”

    “我猜嘛,哪里是关心我,一心只管儿子。”

    霍长卿故意不悦地道。

    顾倾城嗔怪了一句:“你一个大男人,跟才几个月的小宝宝争风吃醋,亏你说得出来。”

    霍长卿:“霍太太教训得对,我认错,儿子正愉快地趴在他的小摇篮呼呼大睡,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好了,不跟你贫了,那个安娜的事,你处理得怎么样了?”

    顾倾城这时问道,不由揉了揉太阳穴,想起了之前的事。

    那天在舞台的候场区,罗马柱突然倒下,淡雅只说自己崴了一下脚,坚持把她的那场戏演完,可等一回到后台,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昏了过去。

    顾倾城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当时淡雅已经开始出血,幸好治疗及时,才算没有大碍,按医生的说法,是受到惊吓所致。

    本来顾倾城也只以为是一场意外,不过助理告诉她,出事那天,有个叫“安娜”的女人来到后台,对着淡雅鬼吼鬼叫,还指责淡雅是“小三”之类,顾倾城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才决定要查一查。

    调阅过后台的监控,顾倾城终于瞧出了端倪,就在淡雅和助理进了候场区之后,那个女人跟了过去,然后助理离开,没过多久,罗马柱便倒了。

    虽然候场区是监控死角,不过走廊上,却正好拍到安娜在事故发生后,匆匆离开的一幕。

    电话那头,霍长卿回道:“目前查到的结果,那个叫安娜的女人是英国籍,据查其亲是一位英国子爵,她曾在东城待过半年,一直住在恒远酒店的总统套房,平常似乎也不出来走动,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对了,经常有男人出入她的套房,至于薄情有没有去过,目前查不出来。”

    “薄情那边,你问过没有?”

    顾倾城冷笑一声,淡雅好端端被人称做“小三”,绝壁表示,那什么安娜跟薄情脱不了关系。

    “薄情应该认识安娜,但是并不愿提她,我那天随便问了问,他只说那女人是个麻烦精,便把话岔开了。”

    霍长卿说着,便笑起来:“这事你问过淡雅没有?”

    “算了,她刚保住胎,我不想拿这些事烦她,目测也只能惹她一肚子气,”

    顾倾城叹了一声:“过几天吧,不是说薄情要过来了,我直接找他问问,要是这家伙真跟那个女人有什么,定斩不饶!”

    霍长卿顿了顿,问道:“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儿子要妈妈了。”

    顾倾城无奈地道:“总得淡雅出院以后了,帮我多抱抱琰琰,我想死他了。”

    霍长卿无奈:“算了,过几天我来美国,把儿子带上,霍太太觉得怎么样。”

    顾倾城几乎是放声大笑:“老公,你说到我心里去了!”

    挂了电话,顾倾城起身正要回病房,却在护士站,听到有人在问:“淡雅在哪间病房?”

    顾倾城不免瞧了瞧那人,是个她从没见过的,样貌粗壮的白人男子。

    护士随手指了指淡雅的房间:“那边。”

    对方道了声谢,正要转身离开,又折返了回来:“请问,她的确怀孕了?”

    护士打量了一下那人,很是警惕地道:“对不起,这是病人的**,我们不能告诉你。”

    “呵呵,没关系,我是孩子的父亲,这女人一直故意瞒着我,”那人眼珠子转了转,嘻笑着问:“她那孩子是不是没保住,刚才跟我打电话,听着意思不太开心。”

    顾倾城皱起的眉头,心里觉得来者不善,正要上前时,一个身影冲了过来:“你是什么人?”

    原来是从走廊外正进来的助理,听到了那人的话,直接上前质问,随即便嘱咐护士:“我是淡雅的朋友,她从来不认识这人,我觉得这人动机可疑,请帮我报警。”

    那人脸皮抽搐了两下,瞧了助理两眼,转身便跑。

    助理还想要追,顾倾城却把她叫住了:“别追了!”

    护士瞧着那人逃走的方向,嘀咕道:“瞧着像私家侦探,难道是你们得罪了什么人?”

    助理回过身:“霍太太,我觉得,十有**是那个想害淡雅姐的坏女人派来打听消息的。”

    顾倾城点了点头,她也有同样的猜测们。

    纽约曼哈顿一间豪华公寓门外,那个曾在淡雅医院出现过的白人男子敲了敲门。

    安娜依旧是睡衣和红酒的标配,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瞧着女佣开门,领着那人走到跟前。

    “你查得怎么样了?”

    安娜冷冷地问道,手里晃着酒杯。

    白人男子笑道:“没错,那个女人怀孕了,而且,也没有流产。”

    安娜捏着酒杯的手猛地一紧,以至杯中红色的液体,直接倒在了她白色真丝睡衣上。

    “**”

    安娜大骂了一句,扔到手里的杯子,一下子站了起来。

    女佣见状,赶紧跑了过来,准备给安娜擦掉身上的酒渍,白人男子眨了眨眼,在旁边瞧了热闹,口中道:“我早上到她住的医院打听情况,医院的人不肯透漏消息,她旁边还有两个女人守着,等下午再去的时候,病房门口已经安上了保镖,像是有了防备。”

    “防备?”

    安娜鼻子里哼了哼,瞧着女佣束手无策,直接将人推开,拧着眉头对白人男子道:“就这么说吧,佣金回头打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