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614章有一点羡慕?
    霍长卿与顾倾城一起回到临海别墅时,霍琰已经睡得不知天昏地暗了。

    霍长卿从浴室出来,发现顾倾城并不在房间里,自然找到了儿子卧室,果然,顾倾城正坐在摇篮边,望着里面的孩子,眼神里尽是温存,当然,也少不了一丝得意。

    “这么帅吗?”

    霍长卿上前,好笑地问了句。

    顾倾城抬头看看霍长卿:“就这么帅啊,是咱们的儿子呀,而且今天琰琰表情得不错,居然一点都不怯场。”

    霍长卿走过去,打量了儿子一会,道:“今天这小子算是出尽了风头,回头满城的人,都知道我家这儿子什么都敢玩,连颁奖信封都敢撕。”

    顾倾城嗔了霍长卿一眼:“他才多大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你还要求这么多,又不是人家主动要跟你上台颁奖,而且今天能够临危不乱,已经很不错了。

    “没想到啊,今天的风头,最后被薄情那小子抢去。”

    霍长卿在旁边笑了起来:“也就那小子敢做,居然跑到颁布奖礼上求婚,还不答应就不起来。”

    顾倾城看着霍长卿,似乎有些犹豫,想了好一会后,道:“我刚才在琢磨,这个薄情,白天跟淡雅生气,晚上就来求婚,也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如果他情绪这么不稳定,淡雅要跟着薄情,会不会后面有的是罪受?”

    霍长卿摇摇头:“薄情以前不是这样,说不定是受了外界传言的刺激,才会突然反常,淡雅肯接受他的求婚,不会是被逼无奈,也未必一时头脑发热,这两个人的感情……淡雅自己有自己的想法。”

    “好吧,希望能够一物降一物。”

    顾倾城很觉得无奈。

    霍长卿瞧着顾倾城的表情,不由笑起来,颇为殷勤地问:“霍太太,小少爷已经就寝,不如我们睡了?”

    过了一会,将儿童房的灯调暗,霍长卿和顾倾城两人牵着手,一起回到了卧室。

    等顾倾城洗完澡回到卧室,霍长卿正靠在床头,眉心轻蹙,似乎有什么事情,想得有些入神。

    顾倾城爬上床,打量霍长卿好几眼后,问:“老公,在想什么?”

    霍长卿转头看看顾倾城,竟感叹一声:“没想到薄情这小子居然能干出这事儿!”

    “你是说他欺负淡雅的事?”

    顾倾城立刻想起白天里发生的一切,不免替自己姐妹鸣不平:“那家伙就是个神经病吧!”

    霍长卿摇头,笑道:“我的意思,薄情还真够诡计多端,求婚机会抓得不要太好,相信不管哪个女人都拒绝不了这一招。”

    “你瞧着,还挺佩服他?”

    顾倾城好笑地问

    “说不定……是有一点羡慕。”

    霍长卿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顾倾城

    顾倾城突然起了促狭之心,故意道:“这样吧,下次你再结婚,也可以这么做。”

    霍长卿居然点了点头,貌似很赞同顾倾城的说法:“这个可以有。”

    原本顾倾城只是开玩笑,没想到霍长卿居然还深以为是,顾倾城不免有些愠怒,举起小拳头,砸了霍长卿胸口一下。

    霍长卿做势捧住自己的胸口,往旁边一倒,大声笑了起来。

    顾倾城瞧着都会,有点赌气地道:“下次再结婚是吧,到时候,我抱着儿子来给你道贺!”

    “霍太太说话算话。”

    霍长卿回了一句,随即捧住顾倾城的小脸,深深地吻了下去。

    顾倾城还有一点小生气,很想骂霍长卿几句,却被霍长卿的深吻给堵了回去,傲娇地推了霍长卿一下,到底还是抱住他的脖子。

    这一吻实在有些撩人,加上今天又是结婚纪念日,到后来,两个人不免情不自禁,倒是你侬我侬地亲昵了一回。

    好半天后,霍长卿松开了倾城,两个人各躺一边,都有些喘息。

    顾倾城好一会才回过神,起身将落在地上的睡衣穿回去,又瞪了霍长卿一眼,这才背着他躺了下去,脸上除了红晕之外,还是一些自怨自艾,显然霍长卿一旦温存起来,她就招架不住。

    霍长卿翻了个身,抱住了顾倾城,贴在她耳边问:“生气了?”

    “还不至于,也没什么好生气的,我挺庆幸,今天知道了你的真实想法。”

    顾倾城赌气地道。

    霍长卿很有些成心地问:“我有什么想法,你说说看?”

    顾倾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自己心知肚明,用得着我告诉你?”

    霍长卿这时也笑够了,摸了摸倾城的头发,嘟囔了一句:“傻瓜!”随即伸手,关上了房间里的灯。

    好一会,一直没法睡着的顾倾城开了口:“长卿,我说这一句话。并不是开玩笑,如果你真要移情别恋,请尽快告诉我,我不拦着你,到时候带着孩子离开就是,不会找你任何麻烦。

    然而,霍长卿那边好半天没有回答。顾倾城转过头看了看,原来人家侧身躺着,闭紧双眸,已经睡着了。

    翻了个身,顾倾城借着的月光,打量着对面霍长卿的脸。

    过了一会,顾倾城居然“噗嗤”笑了出来,心里到底有点自信,霍长卿这人绝不会做什么移情别恋的事。

    突然之间,霍长卿睁开了眼,望着顾倾城问道:“不生气了?”

    黑暗的房间里,本以为睡着的人冷不丁来这一句,顾倾城被吓了一跳,拿手拍了霍长卿的肩膀一下:“你干嘛呀?大晚上的,想吓死人!”

    霍长卿这时干脆平躺在床上,再次笑了出来。

    顾倾城颇有点被取笑的感受,愤愤地道:“我知道,你想把我吓死,然后就能另娶了。”

    霍长卿带着笑回了句:“哪有什么另娶的事,都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

    “都想到下一次结婚了,你还说自己没动歪念头?”

    顾倾城讥讽地道。

    “我要动歪念头,也只能对你,”

    霍长卿说着,随之沉默了一会,忽然问:“没有婚礼,你是不是觉得挺遗憾?”

    顾倾城伸了个懒腰:“遗憾有什么用?都已经是孩子妈了。”

    霍长卿:“……”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