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631章知己知彼
    等到了霍氏大楼的停车场,淡雅直接跟着助理离开,故意不跟薄情打招呼,只为给他点脸色看。

    薄情跟在后面下的车,倒一直望着淡雅的背影,小吴今天被骂得狗血淋头,却搞不清楚到底自己错在什么地方,此时趁着旁边没有人的机会,凑到薄情跟前,小心翼翼地问道:“薄先生,您还真准备赶我?”

    此时淡雅已经进了电梯,薄情慢慢地收回目光,上下打量着小吴:“行了,老子今天的气也出完了,该忙什么忙你的,看在你凡事替老子着想的份上,回头给你加薪水,不过,你大嫂说了,她那个助理丽丽名花有主,你就别想撬人家墙角了。”

    小吴惊得睁大了眼睛,傻愣愣地瞧着薄情,显然不明白,薄情为什么打一棍子,还要给他块糖吃。

    在小吴愕然的注视下,薄情抬脚便往电梯那边走去。

    霍氏总裁办公室里,霍长卿正在和洛意谈着工作的事,此时内线电话打来,秘书告知,薄情来访,人就在外面。

    这几天薄情没事就来找他,霍长卿颇为无奈,让洛意先出去,随后没一会,薄情手插着裤兜,一脸傲娇地走了进来。

    “我说,你的生意要破产了?三天两头跑我这儿来,我现在不准备再招人。”

    霍长卿直接讥讽了一句。

    薄情一乐:“我可不是想你了嘛!”

    霍长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直截了当一点,还有什么事,要请我帮你办的?”

    “没事儿,我刚才送老婆过来见你老婆,总得有个理由,我瞧着,拿你当借口不错。”

    薄情笑呵呵地道。

    “你就没一点自知之明?”

    霍长卿就起眉头,心里在想着,自从当年跟这家伙成了对手,这么多年还真被他死死缠住,霍长卿原以为,自己退了役,以后也遇不上薄情了,没想到薄情其后退出他那个圈子,跑到东城定居,眼见着,这人又赖了上来,霍长卿目测,此后几十年,是甩不掉薄情了。

    “婚礼的事,你办得怎么样了?”

    霍长卿拿起一份文件,一边看着,一边随口问道。

    “什么叫怎么样?简直不要太好了,”

    薄情直接走到霍长卿身后的落地窗前,打量着窗外的风景,笑道:“基本上……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什么‘东风’?”

    霍长卿转身看向薄情,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就是嘛,”

    薄情倒也没打算隐瞒霍长卿:“后天在纽约有一场皇室珠宝拍卖会,我瞧中了一套俄罗斯叶卡捷琳娜二世当年佩戴过的一套蓝钻首饰,准备拍下来,送给淡雅做结婚礼物。”

    霍长卿听明白了意思:“那就祝你好运吧!”

    薄情这一来了劲,拿出手机,将拍卖行发过来的电子图册找到,递到霍长卿跟前:“瞧见没有,只有这种稀世珍宝,才配得上我老婆天生高贵、优雅的气质,等她戴上了这套首饰,简直就是叶卡捷琳娜女王重生。”

    霍长卿瞧了手机一眼,冷冷地来了一句:“我记得,历史上的叶卡捷琳娜二世,丈夫好像死得挺早,你真不忌讳?”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怎么,还咒我早死啊!”

    薄情立马瞪过去。

    霍长卿终于开心大笑起来,干脆起身,站到了落地窗边。

    “昨晚我老婆还在问我,你这家伙做事到底靠不靠谱,这婚礼的事儿,怎么一点底都露不出来。”

    霍长卿笑道:“我老婆让我跟你打听一下。”

    “惊喜这事,说出来就没劲了,其实我也理解,你跟你老婆也没办过什么婚礼,当然不了解这种心情,免不了还有点羡慕嫉妒恨,所以说,那份期待呀,跟你说,你也不懂。”

    薄情摆了一副瞧不起霍长卿的表情。

    霍长卿倒是打量了薄情一眼,最后骂了一句:“烦死了,立马给我滚!”

    薄情才不会听话,哪肯就这么随随便便地被赶走:“跟你说件事儿,回头婚礼上给我做伴郎。”

    “果然是过来请我帮忙的。”

    霍长卿好笑道。

    薄情的脸这时拉了下来:“你爱来不来,什么朋友啊!”

    霍长卿笑了笑,伸手拍拍薄情的肩膀:“伴郎的事好说,反正结婚那天,我肯定得跟着你,万一你半路想跑,你觉得,我能放得过你?”

    “算了吧,新郎当着新娘的面半途跑路的,好像是你当初玩的桥段吧,别以为人家都不知道。”

    薄情到直接揭穿了霍长卿。

    霍长卿挑了挑眉头:“知道得还不少?”

    “咱俩什么关系,斗到现在了,我跟你还能不知己知彼?”

    薄情故意挑衅地道。

    “既然不是朋友,就给我滚!”

    霍长卿立刻回了一句。

    “滚什么滚,我话还没说完呢,回头让你老婆给我太太做伴娘,至于琰琰呢,当然是花童。”

    薄情又提出了要求:“你们一家三口,都得替我忙活着。”

    霍长卿直接被逗乐了:“你倒是算计得很嘛,我儿子到现在,连路都还不会走,你让他做花童?回头你抱着呀!”

    “我抱着也行啊,不过,回头借我玩两天。”

    薄情理所当然地道。

    “想儿子是吧。那你还不自己生去,”

    霍长卿干脆用嘲笑的口吻道:“不过我瞧你这面相,恐怕就是当岳父的命,这样吧,回头我要是再生儿子,就娶你小女儿,等你老了,一大帮霍家的孩子,围着你叫外公,你还不得开心死了!”

    薄情的脸立刻变了,拿手指着霍长卿:“占我便宜了是吧?回头我多生几个儿子,你有几个女儿我就让儿子全娶回来!”

    “这话,你说得有点太早,我要是你,绝对不说这话,你还真不怕打脸。”

    霍长卿语带安慰,说得话,成心是为了气死薄情。

    薄情终于要跳脚了:“霍长卿,咱们走着瞧,回头我大外孙,老子非让他姓薄!”

    霍长卿故意吃惊地问:“不是说,你女儿要跟淡雅姓吗?”

    这一下,薄情直接暴走了。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