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第652章永远不想再见到那个人
    “我岳父已经向法院提起申诉,要求重审他的案子,我岳父见律师讨论案情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关于当年非法集资的事,听说你跟他合伙做生意的,难道一点没听说?”

    霍长卿打量着霍启山问道。

    霍启山眼角抽搐了好几下:“我当时只是小股东,有些事,大老板们不会跟我说的,而且在这件事上,我也损失了不少钱,所以,顾伟诈骗的事,我真不太了解。”

    霍长卿没有开口,只用那双墨眸,定定地瞧着霍启山。

    明显在躲避霍长卿目光的霍启山,终于没能招架住那道犀利眼神,低着头道:“长卿,这事儿……你让我想想。”

    “可以,大哥,你慢慢想吧!”

    霍长卿淡淡地道,说着便站起身来。

    霍启山瞧霍长卿这就要出去,不免真有些急了,忙冲着他身后叫道:“霍凡的事,长卿,你有什么打算?”

    “我岳母到现在还躺在床上,原本他已经醒过来,结果,被许春梅和霍凡差点害死,如果我答应让霍凡回来,没法向我太太交代。”

    霍长卿冷冷地丢过来一句,便出了书房。

    霍启山一脸愁容,求助地看看霍老爷子,看着也快哭了:“爸,救救小凡吧,我就这一个儿子。”

    书桌后的霍老爷子想了半天,道:“这样吧,我过几天,跟你一起出国去看霍凡,顺便请几位咱们这儿的老中医过去瞧瞧,治病的钱,你要是不够,我还有一些积蓄,不一定非要回来治。”

    霍启山无奈地又坐了下来,唉声叹气地道:“霍凡说他想家了,毕竟在这儿出生长大,他说……死也要死在家里。”

    霍老爷子放在书桌上的手,猛地握成了拳头,显然是心疼了。

    “爸,长卿那头真就不能通融一下?”

    霍启山呜呜地哭了起来。

    “启山,长卿也是为了倾城着想,当初那母子俩做的事,任谁碰上,也不会原谅,人家妈妈差点就死在他们手上。”

    霍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地骂道:“还有顾伟那边,长卿说,当年你本可以帮着救一把,结果,你倒躲得远远的,你说,要人家怎么原谅你?”

    霍启山突然就不哭了,瞧着霍老爷子,竟发起愣来。

    “还是那一句,你好自为之。”

    霍老爷子冷着脸道。

    ……

    顾倾城抱着闲不住的儿子,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见霍长卿从书房出来,便走上前去。

    霍长卿看顾倾城一眼,对她轻轻点了点头,便往小楼外面走。

    顾倾城立刻会意,一定是霍长卿有话要说,便将儿子交给被老赵请出厨房,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淡雅,随即跟着霍长卿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你大哥过来,是我说许春梅的事,还是霍凡想回来?”

    顾倾城直截了当地问道。

    霍长卿眉头轻蹙:“大哥说霍凡重新,想接霍凡回国治病,希望我们能点头。”

    顾倾城不由冷笑出来:“当初他们要害死我妈的时候,怎么没想到高抬贵手,现在倒装起可怜来。”

    霍长卿低头想了片刻:“我也没有同意,老爷子虽然看着有些心软,不过也没点头,说是准备带医生过去看病。”

    顾倾城有些无语,霍老爷子的心情,她也能够理解,毕竟霍凡是他的长孙,听说人病倒了,霍老爷子不可能不心疼。

    只是即便如此,顾倾城也没打算让步,毕竟霍凡做了那些多自私刻薄的事,完全称得上伤天害理,要不是当初霍老爷子恳求她和霍长卿放霍凡一马,这个霍凡应该直接坐牢。

    顾倾城觉得,以霍凡那种偏执的性格,如果让他回来,只会再次闹得鸡犬不宁,她现在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因为一时心软,让自己和家人,陷入危险之中。

    “我知道了,”

    顾倾城看向霍长卿:“我说过永远不想再见到那个人。”

    然而此时,霍长卿的目光,却投向了花房那边。

    顾倾城不解,顺着霍长卿目光望了过去。

    透过花房的玻璃窗,顾倾城吃惊地看到了,和顾伟站到一块的霍启山。

    顾倾城下意识地抬脚往小楼里走,她本能地认为,霍启山会拿霍凡的事来打扰顾伟,无外乎,要让顾伟在霍长卿和她面前说说情。

    倒是霍长卿一把将拉住:“不用担心,大哥不是许春梅那样的人,他应该知道,见到你爸该说些什么?”

    顾倾城突然之间愤怒了起来:“我为什么不担心,你知道吗,当初我爸被冤坐牢,你大哥完全可以出面帮他证明,我爸根本就是清白的,结果呢,我和我妈到了他们家求救,许春梅拿了几百块钱羞辱我们,后来我妈拉着我从许春梅家出来,我们两个人坐到马路牙子边上抱头痛哭,这件事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再不许谁来欺辱我的家人!”

    看到顾倾城的脸色已经变了,霍长卿目光闪了闪,叹了一声,将顾倾城搂进怀中:“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不要再想,爸爸的事,已经在进行申诉,很快就会有结果,我代我大哥向你们全家道歉,有我在,以后没有人敢欺辱你们。”

    “用不着你道歉,”顾倾城轻轻地挣开霍长卿:“既然我爸也在,我今天有话,必须当面问一下你大哥。”

    霍长卿到底没有再阻拦,和顾倾城一前一后地,抬步往花房走去。

    此时的花房里只有霍启山和顾伟两个人,薄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了出去。

    霍启山与顾伟对面而立,顾伟微微皱起眉头,听着霍启山一脸急切地道:“老顾,当初你的事,是我胆子太小,想要明哲保身,才对不起你,不过,孩子总归没错,霍凡现在病得这么重,只有一个愿望,想要回家,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劝劝长卿和倾城他们。”

    “大哥,不用找我爸来劝,”

    顾倾城走了进去,神色冷淡的道:“霍凡的事,和我爸爸没有一点关系,至于他有没有错,你心里一定清楚,如果你想要说服我和长卿让他回来,对不起,我们绝不同意,请不要来麻烦我的爸爸,你大概忘了,霍凡是许春梅谋害我妈的帮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