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财富人生〕〔全球巨导〕〔甜蜜的冤家〕〔重生八零:家有媳〕〔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影后的嘴开过光〕〔我能举报万物〕〔妾心已凉〕〔乔总求别惦记我〕〔穿书后她成了万人〕〔后青年时代〕〔八零弃妇的开挂人〕〔最强重生之学霸女〕〔再见时承诺不是敷〕〔都市之最强仙帝〕〔超级精灵之龙一〕〔重生之商界大亨〕〔洪荒历〕〔仙墓〕〔我有一个聚宝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542章 审问二(给众筹盟主的众书友打赏加更五)
    肖二郎还是一身白衣,还是披头散发的模样,经过一年的担惊受怕,他此时脸上特别的憔悴,因此看着跟鬼也差不多了。

    唐县令仔细地看了看,点头道:“难怪会有人认为你是鬼。”

    他惊堂木一拍,喝问道:“堂下何人,所犯何罪,从实招来!”

    肖二郎哭哭啼啼的道:“大人,的是康学街肖家二郎,我,我,我不该犯病扮鬼下人,求大人饶命啊。”

    唐县令一早已经听昨晚巡夜的衙役回禀过了,冷笑一声道:“你确定自己犯的是疯病?”

    “是是是,的从就有这样的毛病,并不是特意要恐吓人的。”

    “那本官问你,闫家内的菜地是谁开的?”

    “的不知道啊,的犯病的时候就喜欢哭,还喜欢到处走和烧纸钱,除此外就一概不知了。”

    唐县令冷笑一声,扫了一眼他们一直是分开关押的衙役一眼,拍了一下惊堂木道:“既然你如此,行吧,姑且算你的是真的,来人,将他的嘴给我堵了,拉到堂下去压住,将肖家大郎押上来。”

    衙役应下,去提肖大郎。

    肖大郎才上堂,唐县令就啪的一声拍下惊堂木,怒喝,“将他给我拉下去先打十大板!”

    “是!”

    肖大郎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衙役们拖到院子里,衣服一撩,直接啪啪啪的就打起来。

    满宝吓了一跳,伸手就捂住眼睛,周四郎怕她受惊,连忙把她抱进怀里。

    白善宝和白二郎倒不是第一次看人打板子,但依然不习惯看,也微微侧过身去。

    唐县令这才看到他们,趁着打板子的空隙,指着他们问,“他们又是谁?”

    衙役感觉到县太爷的不开心,连忙弯腰道:“是证人,昨天晚上就是他们抓到的鬼。”

    “原来是他们啊,”唐县令的脸色好看了些,不免有些好奇,这康学街的鬼闹了有两年了,期间他不仅派人去查过,自己也是去看过的,但都是无功而返。

    加上只是闹鬼,并没有闹出什么事来,甚至他自己都没听到过哭声之类的,所以在查过后只当是那的人自己疑神疑鬼。

    这五人能抓住鬼也是很厉害的了,尤其站在最前面的还是两个少年和一个少女。

    于是唐县令招了一下手,道:“去把他们带上来,本官问他们几个问题。”

    五人很快走到堂上,满宝三人站在最前面,与唐县令揖了一礼。

    肖大郎在院子里被打得嗷嗷叫,唐县令充耳不闻,好奇的问白善宝他们,“就是你们抓住的鬼?”

    白善宝行礼回道:“是。”

    “你们怎么想起去捉鬼,又是怎么抓住的?”

    白善宝看了一眼两个伙伴儿,回道:“回大人,前儿我们在家时听到了女鬼的哭声,它它死得冤枉,所以我们就想去问一问它有什么冤枉的。于是昨天晚上我们就躲在了柴垛里,他一出现,我们就上去看他,结果他自己被吓了一跳尖叫起来。”

    唐县令怀疑的看着他们,一个常年扮鬼的人,应该很警觉才对,怎么会被突然出现的三个人吓一跳?

    他来回的看了看三人,问道:“当时你们穿的是什么衣服?”

    白善宝面无异色的道:“就是普通的衣服。”

    满宝和白二郎作证一般的连连点头。

    就这么两三句话的功夫,肖大郎的板子打完了,被衙役给拖了进来。

    衙门的板子不是那么好吃的,虽然才有十大板,但也打得不轻,肖大郎脸色惨白的趴在地上,完全是满脸茫然。

    唐县令挥手让白善宝他们退到一边,将惊堂木又拍了一下,“肖大郎,你认不认罪?”

    肖大郎瞪大了眼睛,连忙喊道:“大人,,的要认什么罪呀?我二弟发疯的事我虽知道,但我真的没想过他会钻到闫家去……”

    唐县令冷笑一声道:“肖二郎全招了,他,他之所以会去闫家开菜地,就是受你的指使,你故意趁他疯病发作指使他干活儿,不然,谁会去给自己找罪受?”

    唐县令道:“闫家里的菜地可开了不老少啊,肖二郎累得很,而你赚了不少钱吧?肖二郎是疯子,又不是自主去做的这些事,罪名不大,最大的是你这个幕后指使的人。”

    肖大郎一听老二把所有事都推到了他身上,忍不住急了,他想扭头去看一眼院子里的肖二郎,但唐县令在他一转头时便狠狠地一拍惊堂木,喝问道:“肖大郎,你还不快从实招来,难道还要本官再用刑吗?”

    “没有,大人,的是冤枉的啊,我,我不是主使,”肖大郎一听要用刑,立即吓得一个激灵,连忙道:“我二弟根本就没疯,这事是他主导的,与我无关啊。”

    肖大郎道:“从两年前开始,就是他自己钻到了闫家种地,还扮鬼吓人,跟我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被堵了嘴巴按在院子里的肖二郎气得挣扎起来,唐县令拍了惊堂木问道:“你的可都是实情?”

    “是,是实情,就是实情。”

    “那你,肖二郎为何要去闫家的园子里种菜,何时开始的,又为何扮鬼下人?”

    肖大郎咽了咽口水,脑中乱哄哄的,便下意识的道:“我家后头杂物房因为水灾塌了一角,等整理出来时,便发现连着闫家的那面墙塌了一个大洞,那会子闫大人被拿了,闫家没人留意到那个大洞,我家又没钱修理,便也留着没管,后来闫家被抄,我二弟顽劣,就会时不时的溜到闫家去玩儿,也不知是何时起,他悄悄的在闫家那里开了菜地种菜。”

    肖大郎道:“因闫家和俞家的房子也是隔了一个围墙,我们,不,是,是他在那边劳作,有可能会惊动到俞家的租客,他这才装鬼吓人的。”

    “呜呜呜呜……”院子里被堵住嘴巴的肖二郎突然暴起,激烈的挣扎起来。

    唐县令看了微微一笑,道:“看来肖二郎有不同的话要呢,来人,将肖二郎给我提上来。”

    罢,转头悄声与衙役道:“去将肖家二老也提到院子里,将他们的嘴巴堵了,不许他们发出声音。”

    衙役应了一声退下。

    满宝看得惊叹不已,忍不住回头看了白善宝一眼。

    白善宝也惊叹不已,同样扭头看了她一眼。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家福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全球诸天在线〕〔笑傲之问道巅峰〕〔血精灵崛起〕〔嫡女炼丹师〕〔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最强斗音〕〔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级卡徒〕〔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说唱之神〕〔22岁中年危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