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妖娘娘驾到〕〔天降我才必有用〕〔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高手〕〔愿无来生〕〔都市超级医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悲催村女重生记〕〔影后常年热搜〕〔封先生,你的剧本〕〔阡陌上的蓝色妖姬〕〔重生最强毒医圣手〕〔快穿:宿主她有点〕〔巫在回归〕〔每秒都在升级〕〔漫威世界的光之巨〕〔妖徒之旅〕〔诸天我最凶〕〔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我的学姐会魔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563章 题目(给众筹盟主的众书友的打赏加更七)
    一直到坐下,白善宝都是有些紧张的,毕竟他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考试。

    但卷子发下来后,看了题目,他的心就慢慢安定了下来。

    倒不是胸有成足,而是有了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反正已经坐下了,题目也看到了,又不能再出去翻书,此时再紧张也没用了。

    白善宝静下心来,先将所有的题目都细细地看了一遍,这才倒了水研墨,一边磨,一边思考。

    等他将墨水研磨好,他也已有了思绪,这才开始提笔写。

    先生过,卷面一定要整洁,他看了一下,虽然题目很难,但一天的时间,应该是足够的。

    他打算上午全部拿来做题,待中午吃过了午食,休息一会儿后再检查誊抄。

    也幸亏庄先生总罚他们抄书,他抄的速度挺快,而且准确度很高,不然这么多题目,他还真不敢打草稿,估计得写慢一点儿,然后争取一遍过。

    若有错字,也是在卷中修改。

    白善宝在里面奋战,外面的四人却在听各种人吹嘘自家的少爷/孩子多厉害。

    没办法,在外面好无聊,也只能听人话,以及和人乱吹牛了。

    满宝听了一下,又问了几句,然后信心重新起来,她悄悄的对大吉道:“善宝比他们厉害。”

    大吉看了那几家一眼,默默地没话。

    参加府学考试的人这么多,碰巧问道的是最差的几家也是可能的。

    而且,有才的人不应该都低调吗?

    这么高调的吹嘘自家,显见也不怎么样了。

    比如他们,他们只在心里觉得少爷厉害,从不会在外头这样吹牛。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太阳开始西落,学监的钟铛铛铛的响起来,本来有些昏昏欲睡的人瞬间精神起来,纷纷跑到学监门口去等候。

    白二郎以一种迅猛的速度冲到了最前面,大吉等人也立即赶上去,目光炯炯的盯着大门看。

    学监的大门在大家的注视下缓缓打开,里面站着的考生立即往外走。

    有面无表情的,也有垂头丧气的,更有喜笑颜开的……

    而白善宝则是提着考篮冲着他们跑过来,叫道:“快回家,快回家,我要净手。”

    众人:……

    满宝都惊恐的问道:“学监里没有茅房?”

    白善宝一言难尽道:“我去过一次就不想去了,赶紧回家。”

    大吉便提过考篮,周四郎把马车赶了过来。

    等上了马车满宝才问道:“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白善宝想了想道:“挺难的,不过所有的问题我都答上了,还写得特别的满。”

    白善宝心有余悸道:“尤其是最后两道题,我一道题一张大纸,因为要写的多,所以那两道题没打草稿,好在我检查过一遍,基本上错字都改过来了,只有两个而已。”

    满宝道:“你前面写的太慢了吧?”

    “有点儿难,”白善宝叹气道:“本来我以为能在一个时辰内写完那些题目,然后剩下一个时辰就写那两道大题,结果根本不行,好在我午食过后没休息,直接先誊抄前面的,不然后头我估计没时间检查那两道大题。”

    “题目是什么?”

    白善宝没来得及回答,他们便回到了家,他先跳下马车冲进家门,高声道:“一会儿告诉你。”

    等白善宝洗了手回到书房时,庄先生也坐在了书房里。

    他便提了笔在纸上写下那两道大题的题目。

    白善宝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考试,但考试结束到现在也有好一会儿了,他已经琢磨出来。

    这次考试的重点恐怕还是看后头的两道大题。

    他道:“先生,后面的两道题目,一道是出自《诗经》中的‘生民’,还有一道则是问计流民安置。”

    庄先生惊讶,“这么难?”

    白善宝也点头,“是啊,好难的,前面的几道题也不容易,卷子才发下,我前后便有人,这比往年的府学考试要难上两倍。”

    庄先生沉默了一下后问道:“你还记得自己的答案吗?”

    “不敢全部记得,但大致却是知道的。”

    庄先生便点头,道:“那你写下来,我改一改。”

    白善宝:……那得好几个时辰吧?

    庄先生也想起来他刚从考场里出来,道:“算了,你简单的一你是怎么回答的,尤其是这后两道题。你答上了吗?”

    “这是自然的,”白善宝很自信的道:“《诗经》我是读熟了的,虽然‘生民’很难,但我也是背了下来,且理解的,它看似写的是后稷的一生,但其实写的是先祖,是万民,并不特指后稷一人。”

    庄先生欣慰的点头,“看来我讲课你听进去了,生民的是祭祀。”

    巧的是,白二郎刚把《诗经》学完,因为‘生民’很难,属于《诗经》的后几篇,所以他记忆还挺深刻。

    他呆愣愣的,忍不住声问满宝,“生民写的不就是后稷的一生吗?怎么我听着似乎不是写后稷的一生了?”

    满宝声道:“周人写这篇文章是为了尊祖,后稷生于姜嫄,文武之功起于后稷,故能以配天,所以写的是祭祀。”

    白二郎懵了。

    庄先生见白善理解了这篇文的精髓,便不再过问细节,而是问道:“那最后一题你是怎么答的?”

    白善宝顿了顿后道:“先生,清明时,我们见到了几个乞丐,这才知道,益州竟然一直未将流民安置妥当,但杨县令在罗江县做的就很好。他们为何不学呢?”

    庄先生不比两个孩子,他跟杨和书虽也有来往,但彼此间话不会那样直来直往。

    杨和书更不会将这种举措性的政策细细地给他听。

    但庄先生有眼睛看,有耳朵听,他是知道杨和书是怎么在罗江县安置流民的。

    他顿了顿后问,“你照着杨县令的所为来回答的?”

    白善宝很迷茫,摇头道:“倒不全是,因为连学生自己都不知道,杨县令的举措能在益州或其他地方施行开来。”

    他看向满宝,道:“我和满宝曾经细细地讨论过,觉得一地不同于一地,不能一概论之,但流民之事,总有共通之处,所以又应该有个固定的标准或方法才对,不然像现在,一县全力安置,另一县却置之不理,于百姓间也太不公平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家福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