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日本打工的三〕〔钟情于乐尧〕〔重生之妈咪想赖账〕〔被吃之前我有话要〕〔我有逆天传承〕〔网游之高级玩家〕〔洪荒客栈〕〔穿行诸天万界〕〔关于宇宙中的那些〕〔绝代剑侠〕〔使徒的地下城〕〔我的山海经有点崩〕〔大剑世界的无限升〕〔整形医院小相师〕〔影后常年热搜〕〔都市雄杰〕〔重生九零小军嫂〕〔名剑美人[综武侠]〕〔庶门风华〕〔刺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六百十九章 诗会(给书友“Al Pacino”的打赏加更)
    满宝兴奋起来,问道:“药材有生的吗?”

    纪大夫便抬眼瞥了她一眼道:“绝大部分都是炮制好的,药铺很少收生药材的。”

    满宝虽略微有些惋惜,但还是很快振作起来,笑道:“先生,那我先回家去了。”

    “去吧,去吧。”纪大夫没忍住,又说了一声,“周小娘子,哦,不,满宝啊,你先生要是哪天有空了,请他出来,我们一起用用饭,说说话吧。”

    满宝嘿嘿一笑,只当他说的是庄先生,因此点头,表示会和她先生提的。

    今天已经很迟了,满宝背着背篓挥手和纪大夫告别,走到前堂才发现又有一个大夫坐在那儿给病人看病,看着比纪大夫年轻多了。

    纪大夫随口介绍道:“这是犬子。”

    满宝便笑容灿烂的打招呼,“小纪大夫。”

    病人基本集中在上午,下午一般只有零星几个病人,所以由小纪大夫坐堂。

    不过纪大夫也会在后堂休息,若是遇上小纪大夫解决不了的急症便可以叫他。

    老郑掌柜站在柜台后面,笑吟吟的和满宝招手打了一个招呼,目送她和她那侄女出门。

    小纪大夫给最后一个病人开了药,然后抬头看看站着不动的老父亲,又扭头看一眼正站在柜台后看着门口的老郑掌柜,他忍不住挠了挠脑袋,“爹,这小娘子是谁啊?”

    纪大夫收回了目光,瞥了他一眼道:“一个学徒。”

    骗鬼呢,一个学徒至于让你们这么目送吗?

    老郑掌柜走到了纪大夫身边,感叹道:“也不知道她的先生是谁,既能教她这么多药性和药方,怎么不教她认药材呢?”

    “交浅不好言深啊,待再熟一些再说吧。”

    老郑掌柜只能惋惜的点头。

    庄先生站在门口,看到她进了巷子便松了一口气,见她背着背篓冲他飞奔而来,庄先生便压了压手让她慢一些,“怎么回来这么晚?”

    满宝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道:“纪大夫嫌弃我不认药材,要我背药性和药方呢。他说从明天开始教我认药材。”

    庄先生听了好笑,“你的医书全是自己看,自己背的,从未真正的学过,连药材都不识,是要好好的认一认。”

    庄先生见她声音都有些哑了,知道是说话太多,便示意她进屋,道:“今天就不给你布置课业了,你自己玩去吧。”

    满宝还真有些累了,主要是大半天精神都绷着,尤其是背书的时候,这时候一放松下来便有些犯困,她去吃了一些点心和水后就忍不住回房睡觉去了。

    白善宝从府学回来时,她刚睡熟没多久。

    他忍不住在她的窗户外打转,“这时候才午睡,晚上还能睡着吗?”

    这话像是对坐在一旁摘菜的周立君说,又像是对自己说,反正说完这句话以后他立刻就去敲满宝的窗户,势必要把她吵醒。

    满宝很少有起床气,但她这会儿才熟睡就被叫醒,心里的火气就腾的一下冒了起来,她抽出头下的枕头,直接冲着窗户砸去。

    枕头砸到窗户上发出砰的一声,窗外的人安静了一下后就越发锲而不舍的敲窗,“周满,我这是为你好,这会儿都快吃晚食了,你现在才午睡,晚上你还睡不睡了?”

    满宝终于被他得从床上起来了,然后就跑出去追他打,俩人绕着院子跑了两圈,白二郎特别友好的递给满宝一根棍子。

    白善见了气急,叫道:“白二,别忘了我是你师兄!”

    满宝叫道:“我还是你师姐呢!”

    说罢举着棍子撵他,白善一溜烟跑得特别快,差点迎面撞上满宝的后背,她直接转身又反过来撵他。

    白善:“……你说,我是不是为你好,谁申正了还午睡?”

    “我不管,你过来让我打一下,不然我心口的气散不掉。”

    院子里的大人都不管,让他们满院子的乱跑,满宝拿着棍子很有优势,总算是打了白善一下才满足。

    她长舒一口气,丢下棍子就坐在凳子上喘气。

    白善也累得不行,一屁股坐在她旁边,问道:“中午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会子才要午睡?”

    “我去药铺了。”

    白善:“济世堂竟然真的收下你了?”

    “哼,”满宝道:“我今天还把脉记了好多脉案了呢。”

    说到脉案,满宝总算是想起来,她记的那些脉案还没整理呢,她便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晚上也有的忙了。”

    白善道:“我今儿学了新文章,你要不要听?”

    满宝就坐在凳子上道:“你背给我听听?”

    “没背下来,算了,我觉着靠你不如靠我,你还得去书铺里查作业呢,”白善絮絮叨叨的道:“今儿中午他们在书院里斗了一会儿诗,我去听了一下,也就一般一般,我觉得年中考我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满宝道:“昨儿先生讲课时我记了一些笔记,你要不要?”

    白善:“要!”

    满宝便去书房里把笔记本找出来给他,道:“喏,我还记了两个问题,本来想今日问先生的,但今天我好困。”

    白善宝翻开,一看便哈哈道:“我知道答案啊,我告诉你。”

    白二郎觉得没趣得很,宁愿去看周立君摘菜,也不掺和他们的话题。

    满宝:“既然有诗会,你为何不去参加呢?”

    白善宝:“他们又没请我,而且诗会就是斗诗,没趣得很。”

    白二郎插了一句嘴,“我觉得有趣啊,很多人聚在一起谈文论诗,多好玩儿。”

    “你是想跟人玩儿,不是想作诗吧?”满宝戳穿他。

    白二郎就哼哼道:“我也是会作诗的。”

    庄先生便笑道:“既然你喜欢,那更好,过两天休沐,我带你们去参加一次诗会。”

    满宝眼睛一亮,“先生,是哪儿的诗会?”

    “大智书院的,你们不是交了好几个朋友吗?他们应该也在,”庄先生笑道:“正好你们也出去玩一玩。”

    三人高兴的应下。

    庄先生继续笑道:“既然要去参加诗会,那你们可得提前准备一些诗,嗯,就以荷与夏为题,你们各做两首诗备着吧。”

    三人:……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农家小福女

    农家小福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撞生缘〕〔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斗罗之傲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