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途璀璨:她比总〕〔神医妙相〕〔总裁撩你上瘾了〕〔第一战神〕〔穿越后,我成了国〕〔第一战王〕〔贴心萌宝荒唐爹〕〔掌家小萌媳〕〔青云端〕〔双世谋妃〕〔奶爸至尊〕〔神医娘亲很凶萌〕〔我修了个假仙〕〔都市最强医仙〕〔最佳女胥林羽〕〔神医帝凰:误惹邪〕〔林羽〕〔我的专属女友〕〔云少的替身娇妻〕〔法医狂妃,别太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六百五十二章 护短(给书友“雪*花”的打赏加更)
    当然,这话卫晨不敢说,只是道:“推你一下怎么了,要是有人对我说那些话,打一顿都是轻的,不就推了你一下吗,你让开这事就过去了。”

    “他推我这一下痛死了,我都出血了,你竟然说没什么,卫晨,我俩到底是不是兄弟,别忘了,我还给过你我的木牌呢,你这么不讲义气,把我的木牌还给我。”

    “没了,被门房收缴了!”卫晨毫不客气的吼了回去,还道:“而且你的木牌现在还有什么用?你不也得住学里吗?”

    不过卫晨很快回过神来,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他,见他脸色的确发白,就问道:“不是吧,推了一下就出血了?”

    说罢看向白善。

    白善翻了一个白眼道:“我就推了他一下,连地都没倒,要是连这都能出血……”

    白善冷笑着看向季浩,道:“那我无话可说。”

    季浩气得要跳脚,两个伙伴连忙道:“别吵别吵,白善,季浩有可能真出血了,他胸口有伤。”

    满宝就仔细的打量他的脸色,唐县令也看过去。

    半响,满宝对白善微微点头。

    白善皱了皱眉道:“这锅也算我的?我怎么知道他有伤?而且有伤还要爬墙出去?”

    “就是因为有伤才要你们帮一帮,不然我们直接翻出去了,”其中一个伙伴看了季浩一眼,不太好意思的道:“只是季浩这人你也了解,他口没遮拦,好话都会说成坏话,他对你这朋友没有恶意的,而且……”

    他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满宝后道:“说真的,这位同学我们是真的没见过,他看着年纪比你还小吧?可我记得今年入学的学生中,你的年纪是最小的。”

    白善:……

    俩人:“……白善,你不会真带了外人进学吧?”

    季浩立即嘚瑟起来,叫道:“我说什么来着,我没说错吧?他们就不是府学的……”

    唐县令轻咳一声,从树后转了出来。

    这一生咳嗽把在场的人吓得够呛,大家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后更是头皮一麻,在场的人,没一个不认识唐县令的。

    唐县令摇着扇子出来,欣赏着大家脸色的各种神色,笑眯眯的问:“你们这儿好热闹呀,要不要我给你们断一断呀?”

    大家一起摇头,一起拒绝他。

    唐县令惋惜的摇头,啧啧道:“我断案很公正的,放心,这不是在堂上,不打你们板子。”

    众人再次坚决的摇头。

    “好吧,”唐县令摇着扇子笑道:“不断就不断,不过我很好奇,季浩你胸口怎么会有伤?”

    他围着他打转,“你爹就算要揍你,也应该打在屁股上,他总不至于心狠的打你胸口吧?”

    唐县令用扇子轻轻地点着他的胸口问,“这伤口是在春风楼伤的?”

    季浩脸色微白,也不知道是伤口疼了,还是被唐县令的话给刺激的。

    “所以你这下出去是找大夫,还是去报仇?”唐县令笑眯眯的道:“胆子不小啊,还敢去春风楼打架?”

    满宝小声问白善,“春风楼是哪里,我怎么没听说过?”

    白善皱了皱眉头道:“听着不像是酒楼,或许是哪儿的饭馆。”

    正想继续发问的唐县令:……

    他转身回去看那三个小少年以及……小少女,他用扇子点了点额头,无奈的对三人道:“你们年纪还小,不要瞎打听,也不要瞎逛,知道吗?”

    季浩&卫晨及另外两个伙伴儿:……

    白善三人站在一起疑惑的看向唐县令。

    唐县令没再理他们,于他来说,他们三个溜进府学的事儿不算大,大的是季浩想干的事。

    季浩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要出去打人,于是道:“我是要去看大夫的。”

    唐县令正要说话,满宝立即举手道:“那不用出去了,我就是大夫!”

    唐县令无言的转身看向满宝,好一会儿突然笑起来,用扇子拍打着手心道:“这话不错,她就是大夫,正好让她给你看看,开了药方,我着人给你买进来。”

    季浩怀疑的看着她,“真的假的?你不是学里的学生吗?不对,我们刚正说到你不是……”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呢?”季浩的话再次没能说完,他有些生气,转头去看打断他的人,然后瞪大了眼睛,缩起了脑袋,更怂了。

    邬先生皱着眉头走过来,问道:“一大帮人围着两棵杏树在干嘛?这会子树上也没杏子给你们吃……”

    唐县令虽不认识邬先生,但见他的穿着,再看季浩等人怂怂的模样,便也大致猜出了他的身份,行礼后笑道:“在下唐鹤,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

    邬先生眯着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好似才看清他的模样,他笑着回礼道:“原来是县令大人,鄙人邬文,是学里看守藏书楼的。”

    府学是刺史在管着的,唐县令管的是县学,所以邬先生对着他很能不卑不亢。

    他眼睛似乎不太好,和唐县令打完招呼后便盯着在场的学生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挥手道:“还愣着干什么,该看书的看书去,该回舍监的回舍监去,光阴易逝,你们这会子不努力读书,以后有你们后悔的。”

    然后着重盯着满宝道:“尤其是你,你要抄的书抄完了吗?还不快去抄书?”

    满宝连忙低头应是,偷偷看了唐县令一眼,见他摇着扇子笑吟吟的,便拉着白善和白二郎跑了。

    卫晨也想跑,但脚才抬了抬,就感觉脊背一寒,他到底没敢跑。

    邬先生看向季浩几个,盯着他们的脸看了半天才认出来,问道:“是打架了还是摔了?”

    四人异口同声的道:“摔了!”

    邬先生颔首,“不管是打架了,还是摔了,受伤了便去找医官,学里的医官是一直都在的,知道怎么走吗?”

    季浩硬着头皮点头道:“知道,学生这就去。”

    他的两个伙伴儿立即一左一右的扶住他,道:“邬先生,他摔得太厉害了,我们扶着他去。”

    卫晨也立即上前抬起他的脚道:“我,我也帮忙抬着。”

    季浩和两个伙伴:……他们没想抬着好不好?

    俩人险之又险的抬住卫晨的上半身,一起努力的抬了他走得飞快,一溜烟就消失在了邬先生和唐县令的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