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大佬又被她渣〕〔伯府庶女要翻天〕〔惹火甜妻:老公大〕〔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修真狂少〕〔侠士是怎么炼成的〕〔邪王宠妻:废材嫡〕〔本宫玩转高科技〕〔凤展异世〕〔无敌小刁民〕〔医武兵王俏总裁〕〔道观养成系统〕〔超级小神医〕〔妙手神农〕〔穿越末世之炮灰转〕〔抗战之烽火漫天〕〔霸道总裁深深宠〕〔我的僵尸女友〕〔非酋变欧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六百五十三章 病人(给书友“最凉凉不过人心/薄凉之人”的打赏加更)
    才跑出杏林,季浩便忍不住哀哀叫道:“疼死了,疼死了,快把我放下。”

    三人这才把他放下,见他脸色苍白,嘴唇都发白了,卫晨忍不住问道:“不是吧,你真伤得很重?”

    季浩被放在地上,才坐到地上他就嘶嘶的叫,一手扶着腰,一手摸着胸口道:“疼死了,卫晨,我跟你说,等我好了,我一定要揍你一顿才能解气。”

    “你少说两句吧,我看看伤口。”一个伙伴儿直接伸手去扯他的衣领,才掀开外衣就看到了里面渗出来的血,他忍不住皱眉,“出血了,看来真的得看大夫了,我们去找医官。”

    “不行,医官知道了,我爹差不多也知道了,我和应文海说过,这件事不让大人们插手的。”

    “你是不是傻呀,他让你不告诉大人你就不告诉,这事还是他挑起来的呢。”

    卫晨见他们三个争论不休,连忙道:“行了,行了,我说你们能不能别吵了,这都出血了,再不看大夫会不会死人啊,还是先想办法请大夫再说吧。”

    季浩就说他,“我就是要爬墙出去看大夫的,你那三个朋友当时要是愿意撑我一下,我早出去了。”

    “你有求于人还不会好好说话怪谁?”卫晨不客气的道:“而且受伤了还爬墙,你是脑子进水了吗?”

    “不爬墙出不去啊,”一个伙伴道:“季伯父把季浩丢到府学时说了,不准府学再随意放他出去,除非他亲自来接,不然就是府上的老夫人来了也没用。”

    卫晨这才同情的看了季浩一眼,他想了想道:“你们去藏书楼左侧的那个草轩里等我,我去给你找个会看病的人来。”

    季浩连忙拉住他,“你不会真让那长得特像小姑娘的白小子给我看病吧?”

    卫晨拍了一下他的手背道:“你把嘴巴闭上吧,她会医术的,反正治不死你。”

    卫晨给两个伙伴儿使了一个眼色,自己跑去藏书楼找人了。

    他从大门进的藏书楼,还特意看了一下前头,发现邬先生不在,微微松了一口气。

    和当值的小吏打了个招呼,出示木牌后便进去找人。

    白善都懒得从前门走了,直接把东西收了放在桌子上,跟着他们一起从窗户那里爬了出去。

    他问:“他真的出血了?”

    卫晨点头,“真的,我都看到了,衣裳都红了。”

    白善就皱紧了眉头,虽然起了争执,但如果他真的把人打出血来了……

    满宝道:“他既然都还想着爬墙出去,应该也伤得不是很重,你不要担心。”

    白善哼道:“我才不担心呢。”

    到了草轩,季浩三人果然坐在地上,白善正想说他们,好好的凳子不坐,为什么做地上,就见季浩是靠在俩人身上的,他脸色发白,看着奄奄一息的模样。

    白善惊住了,问道:“不是吧,我就推了一下,他就晕死了?”

    “你才死了呢,”季浩睁开了一点儿眼睛,看见这三个人,便微微把头扭到一旁,不愿意认输。

    满宝伸手拨开他的外衣,也看到了血迹,她熟练的扯开他的衣服,问道:“怎么不去看医官?我这里也没药呀。”

    撑着季浩头的魏亭道:“没事,你只管开了药,我爬出去抓药。”

    满宝看了他一眼,已经解开了他的衣服,只见他的胸口上绑着的布条已是红透,解开一看,就发现胸前有一条两指长的伤痕,以满宝的眼力来看,伤口不大,但不浅,应该是利器,钗子或尖锐的匕首一类的快速划过留下的。

    满宝手都没洗,也不敢直接上手摸,她用布条裹住手查看了一下伤口,又摸了摸他的脉后道:“是失血造成的晕厥,得止血呀。”

    她凑近了看,捻出一些碎碎的东西,道:“是钗子伤的?”

    季浩瞥了她一眼道:“你是仵作啊?”

    白善忍不住怼了他一下,“你又没死,仵作是看死人的。”

    卫晨:“行了,行了,满……周满,你看能不能治?”

    “可以是可以,但我这儿没药呀,这伤口得重新清洗,你们没洗干净,划你的钗子上沾了些东西,伤口不好愈合。”满宝问他,“除了这儿,还有哪里有伤?”

    “屁股!”季浩扶着腰道:“杖伤。”

    他挤眉弄眼的问,“你要不要给我看一看?”

    白善便伸手按住他的后腰,微微用力,冷冷地道:“不如我给你看?”

    季浩“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魏亭都差点没忍住给季浩一下,“你闭嘴吧你,给你看病呢,能不能不说话?”

    满宝将他的衣服弄好,起身道:“去你们住的地方吧,要烧开的水,还要有干净的布条和剪刀,要是能有药就更好了。”

    白善道:“你开个方子给我,我去买。”

    魏亭眼睛大亮,连连道:“白善,真是多谢你了,你是外住生,可以自由出入府学的,你出去最好了。”

    白善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不出去。”

    满宝已经开始念药方了,白善默念了两遍,记下以后便先走了。

    季浩捂着胸口问,“他不出去买,那去哪儿买?”

    连满宝都忍不住看着他道:“你们咳咳,我是说,府学里不是有医官吗,医官那里有药。”

    “不是说了不能让医官知道……”

    “是他去的,又不是你去的,医官怎么会知道?”满宝打断他的话,“你安静些吧,扶着点儿,我们先去你们住的地方,对了,你们有住的地方吧?”

    “当然有了。”虽然他们今天才被扔进舍监的,但该有的都有了。

    魏亭和焦咏卫晨一起把人扶到舍监,满宝和白二郎都是第一次来府学的舍监,很好奇的看了一会儿。

    魏亭已经按照满宝的叮嘱下去吩咐舍监的下人准备热水和剪刀了。

    满宝看着新奇不已,很想问些问题,但想到如今她的身份又按捺住了。

    季浩已经在床上躺好了,还特别配合的把上衣给全脱了,卫晨一开始没觉着有什么不对,但见满宝拿着一把烫过的剪刀过来,他便瞳孔紧缩,转身就想给季浩盖上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仙王的日常生活〕〔张牧李晴晴〕〔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笑傲之问道巅峰〕〔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倾城之恋,病娇男〕〔再世为凰:重生庶〕〔刺客奇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