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逢春花似锦〕〔都市医圣林奇〕〔能穿越世界的武者〕〔末日成道〕〔生命不能承受之破〕〔笔御人间〕〔我的绝美冷艳总裁〕〔星空最强大圣〕〔一世强少(杨林韩〕〔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侯府娇宠〕〔拐个王爷来种田〕〔我有一个天命要改〕〔龙刺兵王〕〔水浒任侠〕〔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猎人之卡金的玉〕〔疑云迷踪〕〔战神狂婿〕〔麟帝偏爱之月妃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六百五十四章 处理伤口
    满宝眼疾手快的扯住被子,不赞同的看了卫晨一眼,“你干嘛?”

    季浩也瞪着他道:“你可别把我被子弄脏了,小心我回头跟你换被子。”

    卫晨就扭头去看白二郎,使劲儿给他使眼色,白二郎走上来问,“卫大哥,你眼睛抽筋了?”

    卫晨:……

    他低头看了一眼季浩胸口上的上,见血淋淋的,忍不住撇开了眼睛,看到满宝拿着剪刀,就愣了一下,“满宝,你不会是想拿剪刀把他的伤口剪得更开一些吧。”

    “什么?!”季浩差点从床上坐起来,满宝眼疾手快的按住他的脑袋,瞪了一眼白二郎道:“不懂就别乱说,把病人吓死了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满宝转头温柔的看着季浩道:“你别怕,我就是没想到你衣裳脱得那么快,还以为要剪刀剪呢。”

    这可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病人呢,以前在药铺里,她虽然也能看诊,但病人的最后处理都是纪大夫他们来的。

    便是现在纪大夫已经让她开方,那也是在他的协助下开的,并没有完全独立的看过一个病人。

    所以对于季浩这个病人,满宝是很满意的。

    哪怕他们才打过架。

    但季浩看着满宝的目光却越发的惊悚,他抖着看向卫晨和魏亭,“你你,你们可要看好了,别让他谋财害命,不,不对,是公报私仇,好像也不太对……”

    卫晨想要堵住他的嘴巴,“你闭嘴吧你,人正在给你看病呢。”

    烧开的水早已经倒在盆里了,满宝把剪刀放下,搅了搅泡在盆子里的布巾,觉着差不多了,便用手指捏起来抖了抖,觉着不是特别烫后微微拧干,然后去给他擦伤口。

    季浩脸色瞬间发白,紧咬住嘴唇不说话。

    白善很快就回来了,魏亭和焦咏没想到他还真能从医官那里拿到药,一时有些呆,“医官为什么会把药给你?”

    白善:“因为我人好。”

    他把药放在旁边,探头看了一下季浩的伤口。如今他把上衣都脱了,又是躺着的,伤口看着更加的明显。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昨天伤的,竟然还没止住血?”

    “止住了,”季浩一边忍着痛,一边咬牙切齿的道:“是被你一推,然后又裂开重新出血的。”

    “可拉倒吧,你这伤口哪有要结痂的意思?”白善又不是无知小儿,身旁有个学医的小伙伴,他自然也是知道些医理知识,甚至还仔细的翻看过医书呢。

    平时也没少听满宝说起药铺里的事,季浩这伤口一看就没有愈合的趋势,就算他不推他,他动作大一些,伤口也是会重新出血的。

    想到此处,白善皱了皱眉,“你也够不惜命的,都这样了还想着爬墙出去,也不怕血流成河。”

    满宝不理他们,埋头专心清洗伤口,盆子里的水不一会儿就给染红了,焦咏连忙给换了一盆。

    而季浩有白善引着说话,虽然疼得额头冒汗,好歹没有挣扎起来。

    “所以我才让你们给我踩一下,大家都是同窗,弯腰给我踩一下会死吗?大家爬墙的时候不都是这样互帮互助的吗?”

    “哼,在你调戏完后还要弯腰给你踩着上墙,你脸怎么这么大?”虽然是病号,但白善在是非问题上一点儿也不让步。

    满宝就在他们你来我往的争执中完成了伤口清洗,然后在白善拿来的药中挑了挑,挑出一瓶药膏来,又选了一副药检查过正确后交给魏亭道:“这是内服的药,让人煎了送来吧。”

    魏亭哦的一声,提了药包出去。

    满宝小心的给他涂抹止血药膏,然后包扎,惋惜道:“可惜我没有带着针袋,不然可以给你针灸止血,这样上药的效果会更好。”

    满宝若有所思,“看来以后我得随身带着针袋才好。”

    这个随身当然不是指放在科科那里的随身,而是放在身上的。

    她的意识溜进系统里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针袋,觉着季浩就算不用针灸止血也没大事,便没有冒险拿出来。

    白善道:“你那针袋太大了,我听说有那种简易的针包,只有十几根针,就是绑在一起也三指宽左右,你以后可以绑在腰间,也可以放在袖子里。”

    满宝一边给季浩包扎,一边点头赞许,“这主意不错。”

    药膏起了作用,医官用的药到底比不上外头重金买的,也比不上自家有的,因此有些辣和疼,他吸了吸口水,便忍不住说话来转移注意力,“是不是啊,你一个学生,竟然还随身带着针袋,难道以后你不考官,要去做御医?”

    “我才不做御医呢,”满宝道:“做御医得一辈子在一处呆着,想想就可怜。”

    白善深以为然的点头,还补了一句,“还容易死,没看一些话本上写着吗?这个贵人的病没看好,把御医拉下去砍了;那个贵人的病没看好,把御医一家给抄了。”

    季浩:“……这是谁写的话本,普天之下,除了宫里的几位贵人敢这么干,谁会这么不把御医放在眼里?”

    而宫里的那几位贵人,谁敢编排他们?

    满宝眨眨眼道:“不知道是谁写的,反正就有这样的话本就是了。”

    白善也努力的想了想,也不太记得这话本是哪来的了,不过管他呢,反正他肯定是看见过的。

    包扎完了,药却没有煎好,大家便坐着等药,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卫晨左右看看,生怕他们又吵起来,打起来,连忙道:“大家今天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今天出了这个门大家依旧是朋友,可不许再打架斗殴了。”

    说罢看向魏亭,魏亭立即点头道:“对对对,这是应该的,今天大家也算是共患难了。”

    满宝便问道:“既然是朋友,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伤口到底是怎么来的?我觉得钗一般是拿来刺人的,这个怎么是划的呢?”

    季浩看了一下他们的年纪,又忍不住嘴贱,他躺在床上嘿嘿笑起来,道:“你们不知道春风楼是什么地方吧?”

    三人一起摇头,“饭馆子?比甘香楼还要好的饭馆子?”

    季浩忍不住扑哧扑哧的笑出声来,结果牵动了伤口又嗷嗷的叫起来。

    要不是正伤着,他能笑着打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