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小医圣〕〔幕后佳人〕〔主宰之王在都市〕〔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财妻当家:抢红包〕〔人间杀神〕〔穿书后隔壁男主总〕〔三爷你画风又歪了〕〔重生嫡女,腹黑王〕〔农家娘子有点辣〕〔邂逅八零小幸运〕〔别歌帝后〕〔我就是富豪〕〔都市极品医神〕〔我真不是天王啊〕〔我无敌了亿万年〕〔农门小神医〕〔六零彪悍人生〕〔听说超级大佬甜炸〕〔医妻不种田:带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664.第663章 请罪
    第663章 请罪

    满宝一出帐子便四处一扫,直冲白善而去。

    白善也站在一旁等她,看到她过来便伸手拽住她往一边去。

    呆呆愣愣的魏亭看见她,便也立即跟上……

    俩人远离了帐子,魏亭呆呆的跟在俩人身后,等他们停住后便红着一双眼睛问她,“季浩怎么样了?”

    满宝道:“血止住了,但能不能活还不一定。”

    她看向白善,上下打量着他,问道:“你身上这么多血,真的没事吗?”

    白善摇头,“我没受伤,都是季浩的血。”

    魏亭这才插上嘴,“刚才范御医不是说已经止住血了吗,为什么还不一定能活?”

    “失血太多了,”满宝解释道:“且伤口会不会恶化谁也不知道,他身上的伤口太多,又深,只要有一处发炎,便有可能会发烧,到时就算把血补上来也很难救活。”

    魏亭到底也才十六七岁,季浩是他的好朋友,俩人又从小一起长大,闻言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满宝在身上找了找,没找到帕子,便道:“你用袖子擦擦泪吧,纪大夫很厉害的,我看那位御医也很厉害,只要熬过头三天,他存活的几率就很大了。”

    魏亭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这才想起来道谢,“多谢你了。”

    谢完才发觉有些不对,他上下打量她,目瞪口呆,“你,你怎么是个娘子?”

    满宝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鉴于他忧心朋友,没有说鄙视他的话,她拉住白善,这一放松下来便觉得手软脚软,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她好奇的问道:“他怎么伤成那样的?”

    又道:“那个御医好厉害呀,不愧是御医,我看过纪大夫给外伤的病人缝过手臂,缝过腿,但从没见过缝肚子的,还能缝里面的器官。”

    白善张大了嘴巴,魏亭直接结巴问,“什,什么,缝器官?缝什么器官?”

    “就是人里头的脾肠肝呗。”

    魏亭抖着手问,“这,这样还能活吗?”

    满宝想了想后道:“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但我没缝过真人,所以也不太确定。”

    反正她缝拟人模特的时候,十次总有三四次是能活的,后来,十次中能活下来八次,看来她最近得加紧锻炼锻炼,最好十次能活下来十次。

    一直以为她最多能缝合外伤,毕竟莫老师说过,他们这儿的条件不好,就算开腹后人能活下,术后的无菌处理也是一个很大的困难。

    所以她一直致力于模拟针灸和中成药止血,不仅包括内部出血和外部出血。

    但今儿见了范御医的缝合技巧后,满宝才知道,原来这时候也是可以这么做的。

    她觉得在人的肚子里缝缝补补没什么,但魏亭却是哭得不行,觉得季浩是真的完了。

    白善好歹对医理知道些,勉强能稳住,问道:“以后还要开腹吗?”

    满宝摇头,“应该不会了,开腹很危险的,一般来说,除非腹部本来就是打开的,不然都不会开腹的。”

    所以满宝觉得这也是季浩的运气,他固然不幸,但满宝看过他的伤,肝脾出血并不是因为树枝划伤,而是因为撞击,只是树枝划破了他的肚子。

    若是没划破,范御医他们来了,也就只能用药和针灸止血,是不可能开腹缝合止血的。

    但以她看到的伤口来看,想要用药和针灸止住所有的血,很难,比现在还要难。

    所以季浩或许应该感谢被树枝划的那一下。

    时人对开腹一事很忌讳,就是妇人生产,也是到最后一步,母亲难产死后才会开腹取子,很少有人敢在母亲还活着时开腹取子的。

    但纪大夫悄悄和她说过,他觉得很多难产的女子,若是提早开腹,将孩子取出后缝合,术后料理得当,产妇应当是可活的。

    可惜,世间学医的女子很少,而男女有别,就算他能开腹取子,也敢开腹取子,敢让他进产房动刀子的人却是一个也没有。

    魏亭哭了好一会儿,这才抹着眼泪回答满宝的问题,“是应文海,他拿鞭子狠抽了一下季浩的马,他才会跌下马背来的。”

    话音才落,帐篷那边却传来喧哗声,三人立即站起来看过去,原来是一人拖着一少年丢到了帐篷前,让他跪着请罪。

    魏亭脸上有些怒,道:“应家这是什么意思?季浩还生死未卜呢,这会子跪到这儿来,是要火上浇油吗?”

    话音才落,季二夫人从帐篷内冲出,扬起手就要冲着跪着的少年打去,却被紧跟出来的老嬷嬷一把抓住,她用力的将季二夫人抱住,推回帐篷里去,然后高声和站着的中年人道:“应大人,我家老夫人说了,如今我家小少爷生死未卜,她暂无过多精力处理这些事,一切等我家少爷醒了以后再说吧,至于应少爷,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上有王爷,下有唐县令,季家相信国朝律法,没什么可说的。”

    站着的应大人脸上青一片黑一片,但还是得挤出笑容来和老嬷嬷说话,只是她都不等他说话,直接转身吩咐季家的下人,“去抬软榻来,马车颠簸,多叫几个壮丁来把小少爷抬回去。”

    “是。”季家的下人鱼贯而去。

    满宝和白善就看见站着的应大人才挤出的笑容一下就消失了,然后就沉着脸站着没动。

    俩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交锋,一时看得目瞪口呆。

    应大人深吸了一口气,直接飞起一脚踹向跪着的儿子,把他踹飞出去后怒骂道:“瞧瞧你干的好事,季家的小公子若有个好歹,我就把你送到季家去……”

    唐县令赶到时,便正好看到被踹飞的应文海,好巧不巧,他刚好就摔在了他的脚边。

    他看到他嘴边出的血,忍不住眉头微皱,便蹲下去伸手扶住他,将人拉起来后交给身后的衙役,这才看向应炜,“应大人,应公子还是暂且交给我来看押吧。”

    应炜没想到唐鹤会来,待听到他的话忍不住瞳孔一缩,连忙道:“唐大人,这是应某的家事,就不劳您劳累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逆世腹黑灵魂师〕〔艾泽拉斯冰王子〕〔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