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Steam游戏穿越系统〕〔别打我家王爷的主〕〔系统老怼我〕〔最羡人间五月天〕〔下堂将军要亲亲〕〔我真要逆天啦〕〔绝世神帝〕〔七界之都〕〔农门丑妇〕〔武神圣帝〕〔大佬的无聊生活〕〔妃狠佛系暴君您随〕〔地星元纪〕〔逆流纯金年代〕〔超级无敌大胖子〕〔老婆大人有点拽〕〔万能女婿〕〔从1983开始〕〔浮生如梦你如糖〕〔回到过去变鹦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666.第665章 谁都惹不起
    第665章 谁都惹不起

    白善叹了一口气道:“谁知道我才跑出去没多久就听到马嘶鸣的声音,一回头就见季浩的马疯了一般的跑了出去,直接冲着不远处的林子去了。然后我就看到季浩在马上颠了两下,可能没抓稳就从马上摔了下来,偏他的一只脚被卡住了,我下意识的追了上去……”

    说起来季浩的骑术算好的了,他摔下去时侧了一下身子,所以没摔着头和脖子,而是拖了半边身子。

    白善追了上去,卸了马车,打马跟在他身边保护的大吉自然也跟了上去,白善便让他去救人。

    季浩的马带着季浩跑出去老远,期间刮到了树枝,然后大吉跟了上去,一刀砍掉了套住季浩脚的马镫,下马救人,白善比魏亭早一点儿赶到,因为伸手去捂住伤口止血,所以才弄得一身的血。

    至于马跑出去前的事,只能问跟在季浩身边的魏亭了。

    于是唐县令看向魏亭。

    魏亭道:“还是因为春风楼的事,他们两个又吵了起来,之前比着跑了一次马,应文海输了,说好了谁输谁下马道歉,谁知道他直接一鞭子打在季浩的马上,季浩没有防备,这才摔下马的。”

    唐县令淡淡的问,“这期间他们说了什么话?”

    魏亭张了张嘴没说话。

    满宝道:“他不会又口胡了吧?”

    魏亭沉默。

    唐县令就哼了一声,看向满宝,“怎么你也在这儿呢?”

    满宝不乐意了,道:“我怎么不能在这儿,我今儿的作用可大了。”

    把她是怎么帮着止血的事说了。

    唐县令沉默了一下后问,“那季浩的伤情你很了解了?”

    “还行吧,我虽然没摸到他的腿,但上半身,包括头我都看过了,也摸过脉。”

    “那你说,他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

    魏亭吓了一跳,还能这么问?

    满宝沉默了下来,从来没人这样问过她,所以她很谨慎,将各方面都计算过一遍后道:“三成吧。”

    “三成?”魏亭差点跳起来,“你不是说熬过三天就好了吗?”

    满宝沉重的点头道:“他熬过这三天的几率也只有三成而已。”

    “血都止住了……”魏亭眼圈又红了。

    满宝沉默了一下后道:“有的人,只是手指被戳了一下,伤没处理好,也有可能会死的,而他腹部的伤口那么大,我们又在他肚子里折腾了这么久,虽然东西都用开水烫洗过,尽量用的是盐水清洗,但……病菌是不能彻底杀死的。”

    魏亭簌簌落泪。

    唐县令却好奇的看着满宝问:“病菌是什么?”

    “就是能让伤口发炎恶化的东西。”

    唐县令摸了摸下巴道:“倒是个好名字,那他活下来后能全须全尾的活着的几率有多大?”

    “七八成吧,”满宝想了想道:“御医摸过他的腿,说只是断了,没碎,但断成什么样儿我就不知道了。”

    唐县令便点头表示明白了。

    他转身正要走,想了想又停住,对魏亭道:“你和书记员回一趟县衙做笔录,然后我让人送你回家去,我看你明天就住进府学里去吧,案子没断前暂时别出门了。”

    魏亭知道唐县令是为了他好,躬身应下。

    唐县令见他站着没动,就道:“还站着干什么?走吧。”

    魏亭眨眨眼,看了眼站在一旁的白善和满宝,告辞离去。

    等他走远了,唐县令才仔细的打量一下这少年少女,然后叹了一口气道:“你们的运气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怎么就赶上了这样的事?”

    俩人疑惑的眨眼。

    唐县令道:“知道季浩是谁吗?”

    白善:“……甲三班的人,年中考试第五十三名。”

    唐县令就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道:“季浩是季松源之孙,现今的右相,且季家在益州也是望族,季老夫人是三年前身体不适,又思乡才回乡居住,如今只有季浩母子随侍左右,所以季老夫人很疼季浩,季相也因为这个嫡幼孙孝顺很喜欢他,所以你们两个明白吧?”

    “那应家呢?”

    唐县令就叹气,“益州王王妃是应文海的亲姑姑,其母族裴氏是渝州望族,舅舅裴泽在京中任御史。”

    白善和满宝就一脸同情的看着他。

    唐县令见他们明白了,就不再介绍两家那复杂的人际关系,而是道:“这一次,你们都有参与救他,算是好事,不论是季家还是应家都不会在这一点儿上为难你们。”

    “季浩活了,一切都好,可他要是死了,”唐县令将声音压得低低的,“最后一切的人证和证词都是论罪的关键,你们都会被牵扯其中,尤其你们这一个两个都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

    白善和满宝张大了嘴巴。

    唐县令想了想道:“若是可以,你们先离开益州城吧,或回家去,或出外游学,我可以和府学的学监打个招呼,给你请个长假。”

    白善扭头和满宝对视一眼,便道:“我们得回去和先生商量商量。”

    “是要和庄先生商议,”唐县令道:“你们仔细的考虑考虑,季家那边我倒是不忧心,就怕应家为了你们改口供……”

    白善和满宝表示明白,躬身行礼道谢后离开。

    大吉跟在后面,去把自家的马给牵过来,套上车后带他们回家。

    周四郎和周立君老早便站在车旁等着了,看到他们过来便拎了手中的背篓示意东西都收拾好了。

    满宝和白善一起坐大吉赶的车,车上,俩人都有些沉默,满宝问:“我们要走吗?”

    白善道:“我不想走,所以还是问先生吧。”

    满宝点头。

    俩人一身是血的回到家,庄先生,白二郎和厨娘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容姨,她把白善摸了一遍,确定真没受伤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立即道:“得煮些艾叶洗澡去晦气才行,你们等着,我这就去烧水。”

    庄先生也放下提着的一颗心,然后道:“你们进来。”

    于是俩人跟着进书房将今天发生的事叙述了一遍,白二郎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道:“那位季家的郎君也太不惜命了,上次不是才被人划了一道吗?”

    坠马,我也想到了婉姐儿的未婚夫,可惜他没有季浩的运气,是头着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