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王之妖术师〕〔逆流人生〕〔乡村透视仙医〕〔余生洗耳恭听〕〔错嫁替婚总裁〕〔大佬退休之后〕〔重生之都市仙尊〕〔商梯〕〔重生名门娇妻:厉〕〔邪王盛宠:神医王〕〔江流华笙〕〔透视医圣林奇〕〔江颜林羽免费小说〕〔厉少宠妻入骨〕〔流年不负笙情〕〔亿万老婆,你好甜〕〔谍海猎影〕〔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小妻爱你如初〕〔大魔法师旅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671.第670章 重礼
    第670章 重礼

    祁珏把自己的篮子放在地上,一屁股坐在了白二郎身侧,将他往旁边挤了挤,喘着气问,“你们怎么都不喘?”

    三人对视一眼:因为他们经常爬墙?

    满宝轻咳一声道:“因为我们经常做运动。”

    其他几个深以为然的点头。

    祁珏说不出话来,环视山顶一圈,发现目前爬上山的就只有他们。

    毕竟爬上也是要欣赏沿路风景的,像他们这样闷头往山上爬的,估计也就只有这一拨了。

    祁珏看向白善道:“现在可以说了吧?我发誓,我绝对不告诉别人,这儿也没人会听见。”

    白善很好奇,“你干嘛非得知道这事?”

    祁珏叹气道:“没办法,我爹是刺史别驾,你不知道,昨天一大早,明刺史就躲出去了,唐县令那里水泼不进,季家还好,益州王府那边却一直来人找我爹,从昨天到今天就没停过,不然,我也不会今天来与你们登高了,本来我今天要留在家里服侍祖父的。”

    刺史别驾为上州特设,是刺史的副手,为从四品,地位还在中州和下州的刺史之上。

    明刺史躲出去了,那整个益州府便是别驾做主了,他也是唐县令的上司。

    如果他要办一个案,那唐县令是必须得让给他的。

    满宝听得有些迷糊,道:“既然你爹是别驾,那就把案子接过去办呗。唐县令很守规矩的。”

    白善却听明白了,哈哈大笑道:“你爹这是既推不掉益州王府,又不想得罪季家,所以不敢接手这案子,却又想插手对吗?”

    祁珏道:“我父亲这也是夹缝里生存,谁知道明刺史就躲出去了?说是要去下面的乡县巡视,这一去,三五天是短的,可要去一两月也是正常的,这所有事可都压在我父亲身上了。”

    满宝明白了,想了想道:“这有何难,学唐县令照着规矩来便是了。”

    “说得容易,推了益州王府,我父亲这官儿还当不当了?”

    满宝却道:“别驾的任免也是由朝廷来的,我不信益州王府会因此事就免了你父亲。”

    她有些看不上祁别驾如此谄媚权贵,但还是道:“你想知道什么,能说的我们自然会告诉你。”

    白善却问道:“我们知道的都与唐县令说过了,你父亲何不去问唐县令?”

    祁珏无奈的低头道:“我父亲说唐县令滑头得很,恐怕他一问,唐县令就顺势把案子交过来了。”

    白善等人:“……所以就让你一个小孩儿来打听?”

    “那倒不是,只是我见父亲实在烦恼,今日又碰巧见到你们,这才想要为父亲分忧的。”

    白善等人就松了一口气,想了想道:“季浩是从马上掉下来了,但没被马踩,而是被树枝刮破了肚子。”

    祁珏连忙问,“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白善摇头,道:“我怎么会知道,我就是看到了而已,怎么样得问大夫吧?”

    祁珏就叹气,“也是,可进了季家的范御医和三个大夫一个都没出来,我们也无从打探。”

    满宝拿出自己的水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边喝水,一边捡着摆出来的点心吃,不在意的道:“我们还是孩子呢,大人的事还是别去操心了,小心长不高。”

    祁珏深深地叹气,“这事与你们不相干,你们当然可以不操心,但我父亲是益州官员,现在这件事已经把整个益州的官员都扯进来了。”

    想了想又道:“不止呢,季家已经派人进京,过不了两天季家应该就有人回来了,应文海的舅舅是御史,这牵扯到的人就太多了。”

    满宝和白善对视一眼,然后齐齐的叹了一口气,一个季浩,一个应文海,把整个益州搅翻了天,而如今一个正躺在床上生死不知,另一个则是被关在牢里。

    白善想到这里顿了一下,捏着茶杯的手指忍不住点了点,挑眉想:唐县令此时把人关在牢里,是不是也有保护应文海的意思?

    有人爬上山来了,大家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祁珏把自己带来的食物也摆出来,顺便帮他们先生占了个位置。

    陆陆续续有同窗爬上来,大家休息了一下,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风再一吹,总算觉得今天的这番功夫没有白费了。

    “看,从这儿可以看到城内的栖霞山。”

    “那栋楼是哪儿?”

    “甘香楼吧?”

    “不是吧,明明是府学的观星楼,甘香楼哪儿有那么高?”

    庄先生他们是最后爬上来的,坐着休息了一会儿才把弟子们都拎过去考校一番,背诗的背诗,作诗的作诗,把学生们折腾够了,确定他们充分理解的重阳的来历与含义,又背下了不少重阳的诗句后便挥手让他们自去玩去了。

    一群中老年人带着一群少年少女,一直待到半下午,肚子实在是饿得用点心填不上后才起身下山。

    庄先生和几位先生去喝酒,学生们则各回各家。

    白善他们自己商议了一下,最后决定也在外面吃,难得的机会呢。

    等他们吃饱喝足,开开心心的回家时,厨娘便赶忙迎出来道:“少爷,满小姐,你们总算是回来了。”

    白善跳下马车问道:“怎么了?”

    厨娘指着放在堂屋里的东西道:“中午的时候,有个自称是应家的管家来了,带来了好多礼盒,我也不认识他们,不敢收,谁知道他们直接推开门把东西放在院子里就走,说是少爷回来后一提他们应家的名号少爷就知道了。”

    厨娘一言难尽的道:“没办法,我只能把东西给搬回去了,谁知过了两时辰他又带着人来了,这次却是找满小姐,也是放下东西就走,还说中午不知道俩人是一家,打扰了这样的话,少爷,满小姐,这些东西……”

    白善皱紧了眉头,打开礼盒看了看,礼物比季家的只贵重,而不便宜,除了笔墨和布料等东西外,连给他的配饰都有,还有一大盒的螃蟹。

    满宝也翻了一下给自己的礼盒,东西也不少,且奇怪的是,她的礼比白善的还要重,因为她打开一个盒子时,里面是一排五锭的金子。

    下一次更新在下午六点左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他是病娇灰姑娘〕〔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