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灿唐〕〔嫁入豪门77天后〕〔庶门风华〕〔百花大帝〕〔回到大唐当皇帝〕〔刺骨〕〔圣手玄医〕〔大雄的异界奇妙物〕〔重生种田:首辅家〕〔代号桃园〕〔快穿:我就是要怼〕〔撕下伪装的女神〕〔帝后世无双〕〔田园小针女〕〔夜少的二婚新妻〕〔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大国航空〕〔一刀倾情〕〔狂婿〕〔星际骷髅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六百八十三章 谨防
    唐县令走出牢房,回头看了一眼坐在牢房里生闷气的应文海微微一笑,招手叫来牢头,道:“以后应家的人再送东西来全都检查过一遍,凡是带字,带药的,一律不准送进去。吃食你们自己看着分了,从今天开始,我要他无病无灾,他要是病了,不论是拉肚子也好,发烧也罢,我都拿你是问。”

    牢头整张脸都苦起来,“大人,这,这也太难了,这位小公子可不老实,动不动就绝食。”

    “放心吧,今日之后他不会绝食了,”唐县令笑道:“真当饿肚子好受啊。”

    牢头依然不怎么高兴,应家的地位摆在那儿,而应家之上还有益州王府呢。

    他低下头小声道:“要是益州王府的大人们亲自来……”

    唐县令就瞥了他一眼道:“之前怎么做的,现在还怎么做的,怎么,之前拦得住他们,现在就拦不住了?”

    牢头苦笑,那不是情势不一样了吗?

    唐县令背着手道:“放心,不叫你们白担风险,应家送进来的东西,不论多寡,最后你们自己分了,把所有事情推到本官身上,你们只要守好这道门就行。”

    牢头这才躬身应下。

    果然,下午还没到吃晚食的时候呢,应家又提了食盒过来,不过这次和前面几天一样,他们又进不去了,只能把东西托给衙役带进去。

    应管事气得够呛,问道:“今天中午我们不是还能进去吗,为何现在又不给我们见了?”

    牢头苦着脸道:“应管事,那是因为县太爷在这儿,他说让你们进去,你们才能进去的,要不您先移步县衙,拿了县令的手书再来,您放心,只要唐大人同意,我立刻开门让您进去。”

    应管事被噎住,他们要是能拿到唐县令的手书,还用得着在这儿跟他废话吗?

    直接就把少爷带回去就是了。

    应管事深吸一口气,挤出笑容来,上前拉住牢头的手,不动声色的将一个钱袋塞进他手里,低声道:“还请通融通融,我只和我家少爷说两句话,绝对不耽误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牢头将钱袋推回去,低声道:“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我们家这位县太爷你还不知道吗?就是地上掉了一根蛛丝,他看一眼都能知道那蜘蛛是公是母,从哪儿爬过来,要到哪儿去的,您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在他手底下弄鬼呀。”

    应管事噎得说不出话来。

    牢头就低声道:“不过,人我不能带进去,但往里送东西倒是不难,您有什么东西交给我,我给送进去,再有什么话儿,也告诉我,我给您传就是了。”

    应管事就怀疑的看着他。

    他倒是很想相信他,但他是唐县令的手下啊,那位大人……

    应管事心中百转千回,最后笑道:“也没什么,就是家中的老太太忧心小少爷,所以着我们送些吃食来,一定要我们盯着少爷吃完才放心。”

    牢头就立即笑道:“这个简单,你把食盒给我,我给你送进去,我替你盯着他吃怎么样?”

    能怎么样,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说不吗?

    应管事强笑着把食盒交给他,牢头笑着和他保证,“您就放心吧,我一定把东西送到。”

    牢头微笑着目送应管事离开,这才提了食盒回大牢,这牢里是牢头的地盘,他叫来两个心腹,俩人把食盒里的饭菜都拿出来,仔细的找了找,最后在一个馒头里找到了一个纸条。

    牢头将掰碎的馒头放在一旁,也不看纸条,直接把他塞在裤腰上,然后看着一桌子的菜叹气,“以前当牢头多好啊,这进来的人,甭管是干什么的,那都得老老实实的待着,咱不说是老大,但老二是当得了的,现在倒好,住里头的是祖宗,来看祖宗的都是大爷,对着谁都得笑脸相迎,唉……”

    “老大,也是有好处的,比如这吃的,我们平时哪儿能吃这么好的东西?”

    牢头看他们从整鸡上撕下一大个鸡腿来,啧啧道:“吃吧,吃吧,我们不吃,这么油腻的东西送给里头的祖宗,不到半夜就能拉肚子。”

    心腹很好奇,一边啃鸡腿一边问,“老大,你说应家这是想干嘛,害自家的少爷?”

    “害什么害,他们想害的是咱,”牢头拍了他一巴掌,道:“牢里那位祖宗要是病了,你就看着吧,他前脚病了,应家后脚就能跑来要人,到时候大人问罪下来……”

    两个心腹立即把那只鸡给分了,道:“老大你放心,这桌上的东西我们一定都吃了,半点儿不放进去。”

    “我们吃不完还可以带回家里给老婆孩子,一定不会放一粒米进去的。”

    牢头冲他们翻了一个白眼,那拿起一块鸡肉啃,吃着吃着他有些犹豫,“你说,应家会不会往里下药啊?”

    心腹差点噎住,看着他们已经吃下去的半只鸡,迟疑道:“不,不会吧,毕竟是自家的少爷不是?”

    而此时,唐县令也在吃饭,不过是在满宝他们的小院儿里吃的。

    他这次是来取口供的,跟着的书记吏默默地坐在一旁将饭菜吃完,然后便继续去整理口供,最后将两张纸递给唐县令。

    唐县令看过一遍后交给白善和满宝,笑道:“你们画押吧。”

    俩人看过,发现没什么问题,但还是先交给庄先生看过,得到他的允许后才在上面签字画押。

    满宝很好奇,“唐大人,为什么要问我们季浩的伤口?那都过去一个月了。”

    唐县令笑,“你猜?”

    白善按下自己的手指印,道:“因为究其根由?”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口供,道:“那伤是应文海弄的?那可真够奸诈阴狠的,若是打马算是怒极做出的反应,算意外,那在银钗上涂抹脏东西伤人算怎么回事?”

    唐县令笑道:“这判案呢,是不能以偏识全的,你现在知道的只是你看到的,你又没问过应文海,怎么知道你看到的就是真的?”

    他道:“若你看到的不是真的,你因此推断出来的结论自然也不正确。”

    白善精神一振,问道:“所以应文海是无辜的?”

    唐县令摇头,笑道:“你看,仅凭我一言你又推翻了之前自己的认定,这也是以偏识全,不妥,不妥,不妥啊。”

    白善就沉思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六宫凤华〕〔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