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今天又醋了〕〔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同桌追定你了〕〔死对头好像喜欢我〕〔我家长姐凶且媚〕〔都市之医武狂少〕〔巷子深深春风暖〕〔温少你老婆又作死〕〔世纪第一宠:厉少〕〔妆面吟香〕〔百日婚约,亿万总〕〔明灯花开待你来〕〔玄门妖王〕〔九八年暖又甜〕〔英雄联盟之兼职主〕〔我是最强战神〕〔墨先生今天又吃醋〕〔贴身狂医混都市〕〔我爸真是大明星〕〔我是污妖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六百八十四章 堂审
    庄先生笑看着,见唐县令起身,便冲他微微拱手,和白善道:“还不快谢过唐大人点拨之恩?”

    白善和满宝连忙行礼,一旁懵懂的白二郎也连忙起身跟着行礼。

    唐县令微微一笑,拿了供词道:“这件案子是不可能公开审理了,但关起门来审理,你们两个也是证人,或许可以一观,到时候请你们去看本官审案啊。”

    听出他语气中的骄傲,俩人连连点头,他们也很想看呢。

    季浩的身体在慢慢的好转,应家终于能进季家门看望这位季小公子了,他们很努力的想要先从牢里把应文海捞出来。

    但应家的人在大牢外守了两天两夜,没发现牢里有人叫大夫,而他们送进去的东西,不论多少都被收了。

    塞了银子问,牢头一再肯定东西送进去了,只是应公子嫌弃太油腻,自己不吃,赏了他们。

    应文海不病,他们就没理由把人提回家去,应炜没办法,拉下脸去了一趟益州王府。

    王妃派了一个老嬷嬷去大牢,也没能进去大牢里看一眼应文海。

    他们,他们还真拿唐县令没办法。

    明刺史还在乡下巡视,顺便劝课农桑呢,听说即便被晒得黑乎乎的,他也坚持与百姓们站在第一线,努力安抚还遗留下来的流民,做好流民的安家工作。

    而祁别驾则是病倒了,听说已经好几天不能办公了。

    整个华阳县就唐县令最大,除非益州王亲自出面,不然还真没人能进到大牢里去。

    但益州王一直在假装不知这事,既不阻止王妃为应家奔走,也不出面为应家说情,让他出面是不可能的。

    唐县令也去季家看过季浩了,见他可以清醒的回答问题后,便问了他几个问题,这才离开。

    季翔沉默的请他到前厅,问道:“唐大人,若我季家不追究此事……”

    唐县令就笑道:“季家不计较,我们县衙自然不会强逼着你们报案,不过此事关系甚大,期间还波及到了府学不少的学生,也应该给他们一个交代。”

    他道:“我已定下后天便审理此案,季家若要撤告,便拿了钱来县衙销案就好了。”

    唐县令可不管他们私底下是怎么商量的,反正这个案子他是要了结了,而且,唐县令嘴角微微一挑,他可不觉得仅一天的时间,季家和应家就能达成最终的和解。

    而审完以后,应家是拿钱赎人,还是利用益州王府的势来赎人,那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唐县令起身告辞,冲着季翔身后走来的季老夫人行了一礼后告退。

    季翔回头,这才发现他老娘正扶着老嬷嬷的手面色如霜的走来。

    季家到底没来县衙销案,于是,唐县令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实在是太巧了),将季家,应家,府学及大成书院的先生和部分学生请来了县衙。

    县衙大门关闭,大家分成两边坐下,小辈则站着,唐县令坐在椅子上,一拍惊堂木,道:“去将应文海提上来。”

    应文海被关在牢里七八天了,人瘦了一圈,但看着精神还可以,不像是受到过虐待的。

    应家这边的人稍稍松了一口气,季家的人看到应文海却不多开心,脸色很难看。

    这个案子是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加上应文海也不抵赖,所以特别好审,前期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在应文海和一众证人做完栖霞山的口供后两家的辩护,其实就是应家的辩护。

    应家的意思很明了,出手伤马致季浩坠马是应文海不对,但他本意不是要害季浩,且前情季浩的错误显然更多,毕竟是他先挑着人骂的。

    人在激动之下做出攻击的反应是正常的。

    季老夫人沉着脸坐在一旁,自有季翔上前辩驳,他们季家也不是不占理的,比如他们为什么在栖霞山上吵起来?

    还不是因为一个月前春风楼的事。

    当时季翔只有半个月的假,这还不算来回花费的时间,所以他没那么多时间处理这事,加上先前已和应家交流过了处理意见,各家的孩子各家带回去教,春风楼的损失一家一半,让他中途出尔反尔自然抹不开面。

    所以他没有就季浩胸口上的那道伤再去找应家。

    这会子他提出来,理由也很充分,“我儿到底只有十六岁,应文海让他伤了这么重,他们又素来有矛盾,吵嘴两句是正常的,但再吵嘴,他也不该动手。”

    “别说无意,哪个小子才学骑马时没被教过,乱马是会死人的,他背后给我儿的马来那么一鞭子,马岂能不乱?”

    季家这边连连点头。

    应炜愣了一下,问道:“什么叫春风楼受伤?当时春风楼斗殴,我儿也受伤了的……”

    “哼,你儿子是受伤了,但那都是皮肉伤,我是后来才知道,我儿胸口上被人用银钗划了一道,伤口不浅,且上面还涂抹了些脏东西,使伤口不能愈合。”季翔道:“如此心机,若当时他涂的是一些毒药呢?”

    应炜立即道:“季大人,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当时是你我一起去春风楼里领孩子的,我们都看着了,除了脸上的一些伤,他们并没有受其他的伤,你说季浩胸口上的伤是我儿伤的,我却不敢认。”

    一直安静的唐县令这才轻咳一声,插话道:“应大人,此事我知道,不巧,告诉季家季浩身上有伤的也是在下,而应文海也承认了季浩当时胸前有伤。”

    他看向堂下一直跪着不说话的应文海,笑问:“应文海,本官说的对不对?”

    应文海低头道:“对。”

    应炜是怎么也没想到还有这一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气得差点倒仰。

    唐县令道:“应文海虽然认下了此事,不过本官还有些疑虑一直未曾得到答案,正巧今日应大人和应太太都在此,正好解我心中疑虑。”

    唐县令准备得特别充分,当初栖霞山案件一发,应文海的小厮就被他拿了,然后应文海也被他关进大牢里了。

    农家小福女

    农家小福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