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宠婚撩人〕〔惹火甜妻:老公大〕〔最甜不过邱小姐〕〔心电猎手〕〔酱香满园〕〔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爱淳爱〕〔我是最强战神〕〔锦鲤农门崛起日常〕〔顾少的绝宠恋人〕〔八零娘亲是女配〕〔重生之辣媳当家〕〔她来运转〕〔四爷:娇妃会算命〕〔主播小傲娇〕〔郡主今日仍然在作〕〔爱在大不列颠〕〔人间杀神〕〔穿越养娃日常〕〔废世子他又暖又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七百零五章 添柴坑人
    新上任的节度使,刺史和唐县令一起,为了能够让逃亡在外的流民回来,那是软硬兼施,让各家吐出来不少田地安置流民。

    但和罗江县比起来,他们吐出来的这些田地就跟挤已经流尽的羊奶一样,你须得停顿许久,然后用力的挤一挤才有可能挤出一滴来。

    而这次季家和应家的官司是一个意外,意外到唐县令一挤,就挤出了一大碗羊奶,不仅唐县令,就是节度使和刺史都惊呆了。

    这几天俩人一直安静如鸡,默默地给他顶着来自各方的压力。

    各家拿了地,但光有地有什么用?

    没有人,你手上有再多的地,那也变不出粮食,变不成银子。

    偶尔下乡劝课农桑的唐县令看到过那些大家族的佃农和仆人是怎么种地的,因为人少地多,除特别好的良田细细耕作外,其他的都是刨个坑把种子丢下去,甚至便大部分荒废在那里。

    那些大老爷们并不着急,他们也会买人或雇人去耕作,但只很少。

    唐县令知道他们在等什么。

    等到冬天,天气一冷,活儿少了,愿意施舍钱粮的善人也少了,益州城内外几千甚至上万的流民无家可归,无果腹之米,怎么办呢?

    这时候只需一碗米,一声悄悄的私语,这些人就可以全部变成隐户。

    隐户,根本不能称之为人,因为他们没有籍书,比流民还不如,是完完全全的黑户。

    所以,他们可以看心情给酬劳,看心情抽地租,不用替他们缴纳丁税。

    以为下人是那么好当的?

    奴籍是由主家来交税的。

    而佃户,所收地租是有上限要求的,虽然民不告官不究,但传出去,你家收了六七成的地租,只给佃户三四成,那是一定会落下一个刻薄的名声的。

    大家之族,谁不爱惜名声呢?

    隐户就不一样了,那并不是人!

    同样是大族公子出身的唐县令,以前或许清风明月不知道这些事儿,但他当了两年多的县令了,不说审过的案子,光每年去处理的这些流民,听到的那些真真假假混杂在一起的消息,再有父亲的提醒,他想不知道都难。

    别的地方他管不着,但真如杨和书所言,在其位谋其政,他既然是华阳县的父母官,那就得管好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

    要是这几千上万人都去做了隐户,想到朝廷以及百姓因此而损失的利益,唐县令就想拿着官印给自己脑袋来一下。

    这一次,唐县令突然入手这么多“荒地”,还大手笔的拿出这么多钱张罗义诊的事,眼见着就要把民心都收买了,各家这才坐不住了。

    他们的那些地,可以荒两年三年,也可以荒四年五年,可要是真的搜罗不到人,荒个七八年,那可就真的是荒地了。

    所以各家这才开始出手,或拿钱买人,或是引诱去当隐户,反正先把人搞到手再说。

    唐县令虽然已经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不代表就容许他们那么猖狂,他想了想道:“最近几日,叫人多在各地巡逻,再有流民无故消失,仔细的查问查问,警告一下他们,别把手伸得太长了。”

    “是。”

    师爷顿了顿后又道:“对了大人,我今日还听到一个小道消息,说有一些拿了籍书没分到地的流民打算义诊过后结伴去罗江县,说是罗江县的杨县令会给他们分地。”

    唐县令惊呆了,问道:“杨和书抢人抢到我这儿来了?”

    师爷不说话,他可是知道的,他这位大人与罗江县的那位不仅是同窗,还是打小一块儿长大的情谊,连上任都找个相近的县城。

    所以这种矛盾,他还是别掺和了。

    唐县令震惊了一下后摇头道:“不对呀,他就算是要抢人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吧?你有没有问这话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这倒没有,”师爷道:“这个消息还是底下的人偶尔听来的,大人也知道,这些流民惯会躲避人。”

    唐县令摸着下巴沉思起来,半响,还是摇头道:“杨和书精明得很,现在益州城的情势这么乱,他才不会掺一脚呢,该不会是有人要离间我们吧?”

    “那大人,要不要我派人去辟谣?”

    唐县令想了想,摇头道:“算了,让他们传吧,他们要是真去罗江县也不错,总比给那些人家当隐户的强,嗯,对了,你派人去各个角落把这消息扩一扩,重点夸一下杨县令的仁心,这么好的县令,不夸一夸,实在是亏心。”

    不说师爷,就是一旁的随从都为远在罗江县的杨县令抹了一把同情泪。

    唐县令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还推了杯碗道:“我吃饱了,笔墨伺候,我给杨和书写封信通通气。”

    说是通气,其实就是接茬骂他一顿,甭管这事是不是他干的,反正他就要做出就是杨和书干的样子来。

    事发以后,他也怪不到他身上来,因为他也被算计了呀。

    完全不知道自己成了坑杨县令源头的满宝才给莫老师发了一封问询的邮件,然后便出了系统,抱着被子滚了半圈美滋滋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满宝比以往略晚了一些到达野地,正巧和纪大夫他们一起到了。

    此时野地上排队看病的人不是很多了,一个医棚前最多十几二十个,一眼扫过去,还大多数是之前看过,似乎是来复诊的。

    于是大夫们都特别神清气爽,这才有闲心互相拱手问好,然后美滋滋的去自己的医棚里看病。

    纪大夫和满宝一起走,看了一眼她医棚前排队的病人,人数比他们的还多些,便笑着微微颔首,赞许道:“不错,你开的药方,这两天几位老大夫都抽空看过,很不错。”

    满宝笑眯了眼,问道:“您把我写的脉案给他们看了?”

    纪大夫微微点头,“这一次,其他药铺只出一个或两个大夫,而我们济世堂出了三个不说,还有你是专门看的女病人,年纪又小,他们不免心中疑虑,你那脉案给他们看,正好打消他们的顾虑。”

    满宝的脉案已经写满了一册,所以昨天她便把自己的脉案给纪大夫送去,让他有空给他查漏补缺一下。

    现在得到他以及其他大夫的夸奖,满宝特别的高兴,比吃了蜜的还要高兴。

    农家小福女

    农家小福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圣源武祖〕〔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