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神医〕〔甜心玫瑰〕〔乡村小神医〕〔仙尊奶爸从无敌开〕〔豪门龙婿〕〔神级狂兵〕〔神豪阔少〕〔鉴宝直播间〕〔重生在90年代〕〔邪王嗜宠鬼医狂妃〕〔一剑飞仙〕〔有你我的兄弟〕〔女总裁的上门狂婿〕〔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开启黑科技时代〕〔丑女种田:山里汉〕〔魔鬼经纪人〕〔神秘生物异闻录〕〔龙抬头〕〔总裁校花赖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718.第717章 印象更好
    第717章 印象更好

    魏廷忍不住咳嗽起来,连忙在两人之间打圆场。

    祁珏才松的手又拽紧了,其他少年也反应过来,连忙帮着转移话题。

    祁珏将白二郎拉到一边,小声道:“别闹的太难看,你先生还在前院呢。”

    见白二郎软了态度,他这才叹气道:“你胆子也是真的大,就这么硬顶回去。”

    白二郎鄙视他,“他不就比我们大两三岁吗?怕什么?”

    祁珏:“他爷爷是左相呀。”

    白二郎:“我爹又不当官。”

    祁珏:……明白了,这位是无欲则刚了。

    祁珏扶额,拍着他的肩膀道:“可你以后总要当官吧?”

    白二郎歪头想了想道:“我倒是不介意当官的,但不一定能当上。而且,我就算能当官,那得多少年之后了,他这么小心眼的,吵一次架记这么多年?”

    祁珏能说季浩小心眼吗?

    他只能道:“我是想着既然有这个心,那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

    白二郎不在意的挥手道:“谁会去费那个心?万一我要是再当不上官儿,那十几年忍气吞声不是白费了?哼,我才不去受那个气呢。”

    他是白家的幼子,上到他祖母,中间他爹娘兄长,底下的下人和村民,谁不捧着他?

    在白善和周满之前,谁不宠着他,爱着他?

    就是对上白善和周满,他也是有输有赢,让他干站着被人欺负,他季浩是谁啊,就是他爹,要揍他的时候他都还要跑呢。

    白二郎不耐烦留在院子里看人恭维季浩,拉了祁珏道,“走,我们去花园里玩儿。”

    祁珏只能跟着他离开,单余等人见了,相视一眼后发现他们有些混不进季浩的圈子,便也跟着离开了。

    院子里又只剩下那些人了。

    见他们走了,其中一人才问季浩:“那位小公子是谁啊,敢这么怼你?”

    季浩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大家都是朋友,说说话怎么了?”

    那人乍舌,“你现在脾气也那么好了?他是谁啊?”

    季浩臭着脸道:“朋友。”

    魏廷笑道:“是我们的朋友,你不在益州城不知道,这小子可厉害着呢,他有两个朋友更厉害。”

    学外的人,竟然敢偷溜进府学偷看书,这不是厉害是什么?

    那人笑道:“我知道,季浩的救命恩人是吧?我回来两天了,耳朵都快听起茧了,本来还想今天见一下,没想到却没缘相见。”

    魏廷笑道:“你要真想见,多留几天,明天去府学里看就是了。”

    “行啊,那明日我也去一趟府学。”话是这么说,但他还真没想去。

    一个季浩的救命恩人,却是白身,还不至于让他那么上心。

    季浩恹恹的靠在软榻上,由着他们说话,没理他们。

    对于白善和周满没来,郑老夫人也很惋惜,本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将两人介绍给益州城的世家,带他们进这个圈子,也算是报答了他们。

    谁知道他们竟没来。

    季老夫人趁着更衣的时间回屋换了一下首饰,问老嬷嬷,“问清楚了吗?他们怎么没来?”

    老嬷嬷道:“问过了,说是家里出了些事,周小娘子的兄长受伤了,所以两人没来。”

    季老夫人叹息,“倒是可惜。”

    老嬷嬷点头,低声道:“才小少爷和白二少爷吵了几句嘴,不过小少爷看着脾气软和了许多。”

    季老夫人又叹了一口气,“只希望他吃了这一次亏后能学乖些。”

    老嬷嬷笑道:“老奴看着白善小公子和周小娘子脾气就挺好的,少爷多与他们来往,说不定磨着磨着这脾气就好了。”

    季老夫人忍不住笑,“你也就骗骗我了,脾气真好的,遇上他,还不得把他养得更纵了,既然是磨,那脾气也就算不上好了,恐怕和这位白二公子也差不多吧?”

    老嬷嬷笑着没说话。

    季老夫人却想了想道:“这样也不错,以前应文海和浩儿针锋相对,他脾气不见软,现在与人吵架却会退步了,或许真是应上了一物降一物的说法儿。”

    季老夫人道:“一会儿你备份回礼给庄先生带上,虽然他们这次没来,但之间的联系也不要断了,以后有得是机会。”

    老嬷嬷笑着应下。

    季老夫人对白善和周满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这次他们不来宴席的原因让她态度更郑重了些。

    本来她想,救命之恩,除去之前给的谢礼,这次又给他们介绍些世家认识,让他们接触到这个圈子,就算还尽了。

    可现在看来,他们并不钻营,她那份心思也淡了,对他们反而更多了两分真心,倒是真的把他们当朋友来对待了。

    满宝他们对此一无所知,拎了一堆吃食回家,在庄先生他们回来前消灭了大半,剩下的藏进了房间里。

    白二郎的鼻子就跟仓鼠似的,回屋里扑在床上时就忍不住动了动鼻子,问白善,“你在屋里藏了什么好吃的?”

    白善才从庄先生那里领回来了季家给他的礼物,闻言抬头看他,“你不是才参宴回来吗?竟然没吃饱吗?”

    在白善的记忆中,宴席嘛,主要就是吃,吃各种好吃的。

    不仅他们家,堂伯家,各个村子的宴席也都是这么干的。

    “没有,”白二郎摸了摸肚子道:“他们总是拉着我说话,还灌我酒,所以只来得及吃几筷子菜而已,本来没觉得多饿,但现在饿了。”

    白善就从自己床头的桌子边上摸出一个袋子给他,小声道:“肉饼,不过有些冷了,你去让容姨给你热一热,更入味,更好吃。”

    白二郎拿了肉饼就去厨房。

    肉饼就是一块烤好的饼,划开,往里填上剁好的肉,可好吃了。

    白二郎躲着庄先生的房间,俏咪咪的摸到厨房,悄悄的吃了一顿宵夜。

    白善已经把自己的礼物清点出来了,他过去找满宝。

    满宝也正在拆季家给的礼物,周立君一边拆一边惊叹,“季家也太大方了,小姑,你说他们会不会送一辈子的礼?”

    满宝道:“做梦呢你,其实他们不用这么多礼,我治病,他们给了钱,这事就算了了,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送礼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他是病娇灰姑娘〕〔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