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重生之归途〕〔清宫重生升职记〕〔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天作不合〕〔炮灰她嫁了豪门大〕〔末有忆石〕〔都市之我真的无敌〕〔美食供应商〕〔地球最强修仙〕〔乡村小神农〕〔诸天之主〕〔极品天医〕〔农门小辣妻〕〔妙手药王〕〔重生之都市狂仙〕〔桃运小兽医〕〔都市大领主〕〔乡村超级医圣〕〔第一战神〕〔乡村透视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726.第725章 又晕了
    第725章 又晕了

    满宝是来得最快的,一是济世堂离得近,二是现在药铺里没病人,衙役一去叫,她非常快速的收拾东西就来了。

    而且她还不是一个人来的,她是和白善一起来的。

    两人速度快到唐县令吩咐完各种事,才坐下喝了两口茶。

    而就在隔壁偏院里办公的县尉都没来呢。

    满宝背着自己的背篓,和白善一起蹬蹬的从外头跑进大堂,先敷衍的和唐县令揖了一礼,然后左右张望,问道:“唐大人,人呢?”

    唐县令也不起身,手指直接往旁边柱子后的地上一指。

    白善最先跑过去,这才发现地上铺了一张席子,一个人正躺在席子上,眼睛紧闭,额头跟脸上都有青色的印子。

    两只手被交叉放在胸前,显得特别的安详。

    跟在后面跑进来的满宝震惊,“他死了?”

    唐县令:“……你是大夫,你看不出他是晕了还是死了?”

    满宝上前去摸了一下他的脖子,这才“哦”了一声,抬头和两人道:“是活的。”

    唐县令很好奇的看白善,问道:“你怎么也来了?”

    白善:“我和满宝一起来的。”

    唐县令就微微一笑道:“我眼不瞎,我是问,你今天不上学吗?这么闲?”

    白善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道:“大人,今天是二十八,明儿是二十九,我们放两天旬假。”

    唐县令这才一拍额头道:“这都二十八了,不对呀,你们旬假不应该放的是二十九和初一吗?”

    “学官们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一月之计就在于初一了,所以学里的规矩改了,以后初一不放假,都要回学里上课。”

    唐县令很好奇,“可初一……若是有的学生要陪同家中老人上山礼佛访道之类的怎么办?”

    白善面无表情的道:“学官说了,这是孝心,他们请假,学官们应该会批的。”

    唐县令就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问,“你觉得怎么请假学官们会批?”

    “看情况,有的学官喜欢文藻华丽的文章,有的学官喜欢朴实的,有的学官就想知道你是不是撒谎了,老不老实……”

    唐县令明白了,i批假全凭他们的喜好。

    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抚掌道:“这个法子好,常有佛庙道观附近道百姓抱怨,每月初一,田地周围总有人纵马伤苗,有的正好碰见还好说,总能得些赔偿,有的却只留下马蹄印。我查来查去,干得最多的就是你们府学的学生。”

    白善道:“可不是我,我既不用礼佛,也不用访道。”

    “没说是你……”他们两个在这里说闲话,满宝则将背篓放下,开始翻着他的眼皮看,又摸了摸他的脉后问唐县令:“除了额头和脸上,还有哪里受伤了?”

    唐县令悠哉悠哉的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人,道:“抓住他的下属蹲了好几天才蹲到的人,所以我让他们回去休息了,你不就是大夫吗?自己姑且猜一猜吧?”

    满宝:……这是能猜的吗?

    她是大夫,又不是看相算命的。

    不过,能让人晕倒的法子也就那么几种。

    满宝见他一时也醒不过来,便抓住他的肩膀要给他翻一个身,去看他的脖子和后脑勺。

    白善蹲下去帮忙。

    唐县令见她东摸摸,西摸摸,还真从背篓里把针袋给拿出来,忍不住走过去两步,俯身看了一会儿道:“你还真打算治他呀?”

    满宝一呆,抬头问,“你叫我来不是为了治他吗?”

    唐县令轻咳一声,连忙道:“没错,就是让你治他的,别的且放下,先把他弄醒再说。”

    白善瞥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便又些不客气起来,用力将他的肩膀往自己这边一掰,好让对面的满宝能看得更仔细一些。

    满宝冲唐县令点头,表示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然后两人就见她去挑拣针袋里的针,似乎越挑越粗,还越长,不仅唐县令,就是白善都把把眼睛挪开了。

    唐县令怕自己眼晕,侧着脸不去看满宝挑出来的一根根长针,问道:“他没事吧?能受刑吗?”

    满宝道:“他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被撞到了头,所以晕过去了。”

    唐县令点了点头,低着头看劫匪一,看着看着觉着不对了。

    他怎么觉得这人的眼皮在打颤?

    白善也不想去看满宝挑出来的针,手上搬着的人又有些重,他便也盯着他看。

    同样也发现了他的眼皮在打颤。

    白善眨眨眼,抬头看向对面的满宝。

    就见满宝终于挑出了一根她特别满意的针,扬起笑脸冲他甜甜的一笑,道:“好了,把他放下来吧。”

    白善手一松,劫匪一便啪唧一声倒在了席子上。

    满宝捏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针快狠准的扎入了他的人中穴。

    本来还眼睛紧闭的人唰的一下就睁开了,惨叫起来。

    满宝悠悠的道:“你叫吧,叫得越大声,这针就进去得越多,最后他会全根没入。”

    劫匪一便眼睛一翻,晕了。

    唐县令:“……我让你来是治人的,而不是让你把人吓晕的,人晕了我还怎么审?”

    满宝也没想到他这么不经吓,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把针拔了。

    白善道:“这有什么,再扎一次就行了,换根更粗一点的针。”

    满宝道:“不行啊,再粗就不好扎了。”

    然后她把才拔下来的针又扎进去,还转了两下,已经晕了的人唰的一下又睁开了眼睛。

    满宝微微一笑,这次很快的把针给拔了出来。

    劫匪一捂住鼻子,浑身发抖的看向围着他的三个人,旁边还守着不少的衙役。

    唐县令直起了腰,和蔼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劫匪一颤颤,“才,才刚刚。”

    唐县令微微一笑,也不管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手一挥便冲上来两个衙役,将人押到大堂中央跪着。

    满宝和白善还是第一次见审劫匪的,都有些兴奋,立即在唐县令身边站好。

    唐县令看了他们一眼,没说话。

    而这时,县尉大人还没来呢。

    唐县令嘴角微微一挑,也不等他,拿起惊堂木一拍,道:“堂下跪着的,姓名,户籍,全都报上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唐朝的事〕〔倾城之恋,病娇男〕〔血精灵崛起〕〔穿越之符师〕〔快穿:大佬你人设〕〔[火影]父辈的秘密〕〔极品赘婿苏允〕〔阎夜冥免费阅读〕〔我就是这般好命〕〔云安安霍司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