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高手〕〔丹医〕〔林宜应寒年〕〔时间苍凉爱不淡忘〕〔神医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都市狂神〕〔最强神医〕〔乾坤剑主〕〔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韩三千苏迎夏全文〕〔近卫高手〕〔对你依然如初〕〔南风过境乱我心曲〕〔愿你一世无忧〕〔宋辞霍慕沉〕〔奇门医仙〕〔神级透视〕〔玉娘兰梓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727章 借刀
    唐县令神色不辨的道:“一里百户,一户之中能有多少人?你世代居于此,长于此,却连百户人都认不清,本官很好奇,你是怎么选上里长的。”

    莫里长额头上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唐县令拿起惊堂木狠狠地一拍,怒喝道:“官民勾结,互相包庇,你们是在针对本官,还是你们整里都想着落草为寇,造大晋的反?”

    莫里长和孙里长闻言,立即伏地疾呼,“大人恕罪,我等绝无造反之意啊。”

    莫里长扭头看向孙里长,叫道:“孙里长,你到现在都还要包庇族人吗?”

    孙里长脸色瞬时铁青,察觉到一股凌厉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他不由暗暗咬牙,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立刻趴在地上请罪,“大人恕罪,小老儿有罪,这堂下受刑的叫汪三,是我们里的人。”

    唐县令面无表情的道:“可他也不姓孙呀。”

    孙里长冷汗淋淋,心虚的道:“倒是有个族人叫孙大树,前两天,小老儿偶尔听到一个消息,说前段时间孙大树带着附近两三个村子玩得好的青年出去跑了一趟,结果赚了一笔钱回来。”

    他道:“因为他们这一群青年整日的游手好闲,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很高兴,以为他们是长大,知道上进了。但后来又隐约听说,那笔钱来得不正经。这事莫里长也是知道的,因为他们里也有好几个青年在其中。”

    这下换莫里长咬牙了。

    唐县令的目光落在了莫里长身上。

    莫里长也只能应了一声“是”,道:“都只是隐约听说,并没有实证,我等毕竟是外人,总不能上门去问他们赚钱的法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想抢他们的生计呢。”

    “本官派下去查他们的差吏,为何总被敷衍?”

    莫里长和孙里长一起叫屈,道:“大人,我等实没有敷衍,实在是差爷们带去的画像都模糊得很,或许也因为我们年老眼昏,所以实在是认不出来画上的人。”

    唐县令冷笑。

    画像模不模糊他不知道吗?

    原画是白善画的,当事人周四郎都说长得很像,而他又是请的画师照描,他自己都对比过,和真人不差多少。

    现在告诉他画模糊,这是当他傻吗?

    白善也很不高兴,毕竟原画是他画的。

    很较真的白善直接上前捡起汪三的画像,走到他面前,仔细的对比了一下他的脸后道:“唐大人,这画像与真人虽没有十分像,却也有七分像了,我不信熟悉汪三的人会认不出来他。”

    莫里长和孙里长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白善,不知道这少年是干什么的,打哪儿冒出来的。

    因此微微皱了皱眉。

    白善扫了他们一眼后道:“大人,两位里长说自己年老眼昏认不出来正常,难道三个村子里的人也都眼昏不成?可见,他们是有意包庇的了。”

    莫里长怂唐县令,却不怂白善,闻言道:“你这小儿,没有证据的事怎能乱说?大人,我等说的句句属实,我们真的没有隐瞒之意啊。”

    唐县令对白善笑道:“你又怎么说?”

    白善收了画回到满宝身边,道:“就当你们说的是实情好了,大人,两位里长年老眼昏成这样,显然已是失职。里长本就是代朝廷管理乡民,他们却连自己的百户人口都认不清楚,还如何能代朝廷管好乡民?”

    白善淡淡的低头瞥了跪在地上的两位里长一眼,道:“大人不如体恤体恤他们,让他们归家养老吧。”

    唐县令微微颔首,笑道:“你说的不错。”

    莫里长和孙里长脸色苍白,但心里却又隐隐松了一口气。

    唐县令浅笑道:“不过,就算莫里长和孙里长有过,却也代朝廷管了许多年的乡民,有过要罚,有功自然也要赏,来人,且先请莫里长和孙里长去后衙住着,待明日我再请些里长来给两位里长论功行赏。”

    莫里长和孙里长一愣,立即伏地推辞,“不敢,不敢,我等治下出现了此等刁民,大人不罚我们也就算了,哪还敢论什么功?”

    唐县令似笑非笑道:“两位老人家玩笑了,功要赏,过自然也是要罚的。”

    莫里长和孙里长便心中一寒,知道他根本不是留下他们论功行赏,而是等着要罚他们呢?

    可是……

    俩人仔细的想了想,他们是有过,但似乎也没实际的证据证明他们有罪。

    最多就是失职不察而已。

    他们咬死了认不出画上的人,谁又能说他们认得的?

    毕竟俩人年纪实在是大了呀。

    衙役将俩人带下去。

    唐县令看着他们的背影冷笑。

    满宝就盯着唐县令看,然后悄悄的和白善咬耳朵,“我觉得你被唐县令坑了。”

    白善又不傻,道:“你是说我不该当出头鸟吗?”

    满宝:“小心他们记你仇。”

    白善道:“那怎么办呢,我生气了,就是想怼回去。”

    唐县令见俩人当着他的面说悄悄话,忍不住点了点手指头道:“你们能不能收敛一些?”

    满宝和白善立即安静下来。

    劫匪一,不,是汪三,立即被拖了上来。

    唐县令给自己把茶添上,又喝了一口,招了招手,书记吏立即捧了一本才翻出来的户籍册子上前,道:“大人,根据孙里长的口供,我等找到了汪三的户籍,他名字就叫汪三,一家八口人,父母俱在,有两个兄长,两个兄长皆以娶亲,还有一个侄子,家住在孙家村第二十八户……”

    趴在地上的汪三脸色惨白。

    唐县令扫了他一眼,丢下一枚签子道:“来人,去把汪家一家老小全都拿来。”

    汪三立即抬头,向前爬了两步道:“大人,大人,这不关我家里人的事,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

    唐县令冷笑着问,“什么事不关他们的事?”

    汪三脸色一噎。

    唐县令继续问,“不关他们的事,那关谁的事?孙大树?除了孙大树还有谁?”

    唐县令问完,狠狠地拍了一下惊堂木,问道:“再问你一句,招还是不招?你不招,自有人替你招,到那时候本官可没闲心再听你说些有的没的了。差吏拿着你的画像上过你家的门,结果你父母兄长皆不认,这就是包庇之罪,你犯的罪有多严重,他们便也要受多大的惩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六宫凤华〕〔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他是病娇灰姑娘〕〔疾控档案〕〔最强斗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