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道独尊〕〔最强黄金眼〕〔厉少有喜,二婚甜〕〔这爱妃有毒〕〔豪门妻约:我老婆〕〔奶爸至尊〕〔黑夜里的荧光〕〔盛世余生只为遇见〕〔伯府庶女要翻天〕〔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这个王妃莫得感情〕〔九品相婿〕〔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我在异界是个神〕〔都市全能奶爸〕〔最强近身保镖〕〔拯救女神系统〕〔三国处处开外挂〕〔我真要逆天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749.第748章 诗词接龙
    第748章 诗词接龙

    满宝收获了一怀的伤心回屋,第二天又站在门框那里量了好一会儿自己的身高,直到下人来说有客人来了,她这才从收拾心情往前面去。

    左老夫人带着儿媳妇及两个孙子两个孙女一块儿来的,因为是同族,所以坐在一起没那么多忌讳。

    刘老夫人直接让白直白善和满宝带着他们去园子里玩儿,她们几个中老年人则自己说说话。

    毕竟昨天才见过面,说过话,两边都还算熟悉,只是主客发生了变化而已。

    作为这边唯一的女孩,满宝自然要承担起招呼白佳诗姐妹的责任,于是和她们走在了一起。

    白善他们走在前面,白佳诗可能有些不习惯,特意放慢了脚步,看着园子里的景色笑道:“这园子的景色还真不错。”

    满宝看着花圃里的盆栽说不出话来。

    或许是因为这宅子才买不久,花圃里之前多为野草,所以一清理干净就光秃秃的了,这盆栽还是前天他们去逛街时买回来的呢,也不多,就东一盆西一盆的放着。

    满宝觉得,等来年天气暖和一点儿,她可以把他们小院里种的那些花花草草移一些过来,可能比外头买的还要好呢。

    白佳诗见满宝睁着一双纯粹的大眼睛看她,便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们很少和家中兄弟一起玩儿,所以有些不适应,满妹妹,不如我们与他们分开?”

    满宝道:“可家里只有这一个园子,你要不喜欢和他们玩,那我们就自己玩自己的。”

    “不是,不是,”白佳诗生怕她误会,连忙道:“不是不喜欢和他们玩儿,只是不习惯而已。”

    一旁的白佳琳道:“满妹妹,我们家从来都是男子在前院受训,女子在后院受教,少有在一处的。”

    白佳诗连忙道:“我们倒没什么,就怕直堂哥他们嫌弃我们烦。”

    “不会的,”满宝立即笑道:“白大哥人特别好,很谦逊大方,怎么会嫌弃我们烦呢?”

    她伸手拉住白佳诗道:“我们自己玩儿人太少了,人多了才热闹,才好玩呢。”

    白佳琳年纪和她差不多,也有些活泼,闻言问道:“你们要玩什么游戏?”

    “能玩的游戏可多了,我们先去找他们,看看他们想玩什么。”说罢一手拉了一个就赶到前面去。

    男孩子们也在说话,满宝赶上来问,“你们有想要玩的游戏吗?”

    白府的大公子白凌就笑道:“巧了,我二弟刚说要玩诗词接龙的游戏呢。”

    满宝“咦”了一声,笑道:“这个游戏也好玩儿,我们就玩这个。”

    一旁的白凝瞥了她一眼,问道:“你也要玩儿?”

    满宝一愣,问道:“我不能玩吗?”

    白凝浅笑道:“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能接的住吗?”

    他瞥了白善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善堂弟好歹是府学的学生,就怕他的诗词不是一般人能接的住的。”

    满宝拢着眉头道:“诗词接龙又不是要自己作的诗,背别人的诗有什么接不住的?我说你到底要不要玩儿?”

    白凝被噎了一下,白直看了一下他的脸色,立即笑着打圆场,“这游戏人越多越好玩儿,又是凝堂弟提议的,自然要玩的。”

    白佳诗和白佳琳踌躇起来,小心的拉了一下满宝的袖子,小声道:“你们玩吧,我,我们就不玩了。”

    “为什么?这个很好玩儿的。”

    白佳诗略微摇头,小声道:“我们不过认得几个字,读了几本书而已,于诗词上知道的不多,哪里接得上来,所以你们玩吧,我们在一旁看着就好。”

    满宝觉得这是很失礼的行为,怎么能自己跑去玩儿,把客人丢下呢?

    于是她犹豫着是不是要带白佳诗她们换个游戏玩儿,结果白善就拉了她一下道:“那就来吧,先玩一局,然后去玩其他的,两位堂姐且稍等一下。”

    似乎很笃定游戏很快就结束了。

    白凝听着冷笑一声,大马金刀的在一张石凳上坐下,仰着下巴道:“那就开始吧,谁先?”

    白善便随手从一旁的盆栽里折了一支梅花来道:“随意一抛,花束冲着谁就从谁开始,顺着往下走就是。”

    白直抚掌笑道:“这个好,那我们站成一个圆?”

    几人挪了挪脚步顺序就差不多了,也未必得要特别的圆,白佳诗和白佳琳站在一旁,没有上前凑合。

    白善便把手中的梅花丢出去,啪叽一声,花束就冲着白二郎落下。

    白二郎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乐得不行,叫道:“那我来了啊。”

    白直和白善淡笑着点头。

    白二郎转了转眼珠子,然后念道:“幽兰生前庭,含熏待清风。”

    不巧,白二郎过去就是白直,他不假思索的念道:“风吹桐竹更无雨,白发病人心到家。”

    白善用下巴点了点满宝,满宝便接道:“家家锦绣香醪熟,处处笙歌乳燕飞。”

    白善深深的看了满宝一眼,接道:“飞盖集兰堂,清歌递柏觞。”

    然后看向白凌。

    白凌沉默许久,额头上冒出冷汗来,半响他才退后一步,羞愧的道:“在下才疏学浅,恐怕接不上了。”

    白凝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紧跟着接道:“觞酣出座东方高,腰横半解星劳劳。”

    白二郎挠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接道:“劳将素手卷虾须,琼室流光更缀珠。”

    白直:……

    他暗暗瞪了白二郎一眼,接道:“珠履少年初满座,白衣游子也从公。”

    满宝略微惋惜,但还是接道:“公卿虽贵不曾酬,说著仙乡便去游。”

    白善:“游泳属芳时,平生自云毕。”

    白凝沉吟片刻后道:“毕竟忘言是吾道,袈裟不称揖萧曹。”

    白二郎转着眼珠子偷偷的看向满宝,满宝冲他眨眨眼,白凝就轻咳一声,问道:“你到底能不能对出来了?”

    白二郎就哼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道:“我不能,你们来吧。”

    有本事你赢过我大哥,白善和满宝,你要再能走两局算我输!

    白二郎心中恶狠狠的想到。

    下一章在下午三点左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