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家终于给我分配〕〔重生之军工霸主〕〔都市最强赘婿〕〔封少要进娱乐圈〕〔状元是我儿砸〕〔王妃她每天都想被〕〔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六零娇妻有空间〕〔亿万婚宠:老婆,〕〔瓷界无痕〕〔恋战新梦〕〔王倔头的幸福生活〕〔霍少的闪婚暖妻〕〔极品狂婿〕〔电影人传奇〕〔试婚100天:帝少宠〕〔同桌大佬又犯规〕〔重生甜心已上线〕〔太子追妃记〕〔宝贝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756.第755章 受罚
    第755章 受罚

    白余被请进白善他们的房间里时,满宝正在给他们扎针。

    他们趴在床上,屋里烧着炭,不是很冷,他们头上正扎着针,眼睛正紧闭着,脸上看不出伤来,但躺着的样子看着似乎挺严重的。

    周四郎跟在后面进来,立即道:“白大人,你也看到了,善宝他们是真的受伤,而且还伤得不轻,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他们伤的是内里。你看,你看,这脑袋里都有淤血了,只能靠扎针祛瘀。”

    白善和白二郎就死死的闭着眼睛。

    周四郎颇有经验的道:“他们昨天一回来就喊头疼,眼晕,二郎还说腰疼,仔细一问,原来是府上的二公子一脚踹在他腰上,他差点没站起来,您要不要看一下他腰上的伤?”

    白余有些怀疑的看着躺在床上看不出深浅的两个少年,正想顺势看一看,一旁坐着的庄先生轻咳了一声,起身拱手行礼,“白大人,两个孩子需要静养,有话我们不如去前厅说。”

    白余没见过庄先生,迟疑道:“这位是……”

    周四郎立即道:“这是庄先生,是他们三个的老师,家里都是先生做主的。”

    白余知道白善拜了一个老师,是敬茶后收入门墙的那种。

    师同父,在这里,庄先生的确比他这个远房堂伯更能做主,当然,意思也很明显,这就是白善他们的家长了,有事可以和他谈。

    白余略想了想,对庄先生微微欠身,跟着他一起去前厅。

    对着白善和白诚,他可以仗着长辈的身份教训一下他们,但在有家长出面的情况下,他再越过庄先生训话就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

    白余临出门前又看了床上躺着的两个少年一眼,眉头微微蹙起,很是有些怀疑。

    昨天晚上他审过跟着白凝的小厮,他可是说昨天是他们三个打他儿子一个,他儿子可都是被压着打的,怎么可能就受了内伤?

    白余才出门,满宝便踮起脚尖往外看了一眼,立即蹦过去把门给关上了。

    白善悄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立即叫道:“快快快,快把我脑袋上的针拔了。”

    白二郎也压低了声音叫道:“还有我,还有我。”

    满宝去给他们拔针,道:“放心吧,我没给你们乱扎。”

    但白善依然不接受脑袋上扎针,就算不疼,心里那关也过不去。

    拔了针,三人便一起悄悄的凑在窗户边上,透过缝隙往外看,“你们说,先生会怎么应对?”

    白善鼓动满宝去旁听,“你刚才没装病,可以去看一看。”

    满宝自己也想去,于是悄咪咪的去开门溜出去。

    没人理会的白善和白二郎凑在窗口那里瞄了老半天,什么都没看出来,只能回床上躺着。

    白二郎很鄙视白凝的行径,道:“打不过就和大人告状,大人竟然还找上门来,人品这么差,以后我们绝对不跟他一起玩儿。”

    白善深以为然的点头。

    他们在七里村时也没少打架的,当然,多数时候是他们打别人,那会儿村子里的村民们可不会找上门来。

    同样的,偶尔他们被打了,他们的家长也不会找上人家门的。

    除非被先生叫家长,不然这种孩子打架的事通常都是自己解决的。

    满宝溜到前厅,趴在门边上悄悄的听。

    周立君从厨房里端了茶出来,只当看不见的从她身边经过,直接进了前厅奉茶。

    周四郎是跟着白余一起进的前厅,他怕庄先生抹不开面子吃亏,况且他也是家长之一,自然要在场的。

    白余面色还算正常,只是一进门便形容了一下他儿子的惨状,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说,身上青青紫紫的伤痕也不少。

    当然,白余很大方的表示他今天来并不是算账的,毕竟三个孩子是同族兄弟。

    他只是有些好奇他们为何要打架,白余看了一眼对面的周四郎,道:“他们三兄弟都姓白,本该同气连枝,之前也相处得不差,白某人实在是想不出来他们为何突然就打起来了。听闻这次打架周家的小娘子也在其中?”

    这是怀疑满宝挑拨离间了。

    周四郎眉毛一竖,就要把他二儿子不干人事想要设计陷害他妹妹的事说出来,庄先生轻咳一声,周四郎张开的嘴巴便又合上了。

    庄先生示意白余喝茶,等他喝了茶后才道:“白大人没有问过令公子吗?”

    白余道:“问了,但那孩子只知道哭,说是和他们三个起了口角,便动起手来了。可我想着,他们是同族兄弟,再怎么样,也不能三个打一个,把人打成那样吧?”

    庄先生就微微笑道:“白大人不知,我也不好说您府上的是非,几个孩子那里更不好开口,不然您再回去问一问令公子。”

    周四郎这会儿总算是压不住话了,道:“白大人,我们周家是泥腿子出身,可也家世清白,我幺妹那也是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您府上要是看不上我们家,大可以把人拒之门外,迎了客进去又欺负人算怎么回事?”

    白余吓了一跳,心思电转,否认道:“不可能,我儿才多大,周小娘子又才多大?他怎么可能欺负她?”

    周四郎还懵懂,庄先生却突然沉下脸来道:“白大人慎言,周四郎也并不是那个意思,个中情由你不如回去问一下令公子,二公子不肯说,他院里的人总会知道吧?白善和白诚也是赤子之心,见他们师姐受了委屈,又是因他们而起,自然气恼些。”

    “不过白大人说的也对,再怎么样,打架总是不对的,所以等他们伤好以后,我一定压着他们上门赔礼道歉并重罚他们,也给府上的二公子一个交代。”

    白余微微眯眼,二郎欺负周满,却是因白善和白诚而起?

    他心中疑惑,但见庄先生已经端茶送客,也不好再留,只能起身告辞。

    躲在门外的满宝咻的一下钻进了厨房里,等人走了才跑出来,“先生——”

    庄先生瞥了她一眼道:“好了,事情解决了,把你两个师弟叫出来,一块儿受罚吧。”

    下一次更新在晚上七点左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给我一张复活卡〕〔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