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猫并不想理你〕〔诸天古卷〕〔不知所云微剧场之〕〔捡到一座废墟城〕〔文明从抽卡开始〕〔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我游戏中的老婆〕〔闪婚厚爱:误惹天〕〔婚内有诡:薄先生〕〔剑仙在上〕〔武极神话〕〔启禀九爷,那小妾〕〔笔下的另一个世界〕〔一号狂兵〕〔侠客管理员〕〔摄政王的医品狂妃〕〔托身白刃里,浪迹〕〔我养的宠物都超神〕〔路边捡到一只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758.第757章 帮忙
    第757章 帮忙

    不说白善和白二郎打小就养尊处优,就是满宝那也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虽说来了益州城后他们学会了洗衣服,学会了烧火做些简单的饭菜,也会帮忙打扫卫生了……

    但扫大街,还是如此大工作量的扫大街,三人都还是第一次。

    扫垃圾时的劳累倒是其次,铲垃圾和倒垃圾的脏却让他们好一阵不适应。

    但最不适应的还是被人围观。

    三天都没到,整条街上的人都知道他们三个是因为闯祸被先生罚了。

    每个看见他们的人都要打一声招呼,“白公子,你们今天又被罚了?”

    “周小娘子,你们先生气还没消呢?”

    三人觉得很羞愧,头几天出门脸都是羞红的。

    人一羞,做事便图快不图细,好多地方都没扫干净,然后庄先生就罚他们写小字,一人一天两张。

    满宝摊着手脚躺到了床上,忧伤的看着帐子顶,她觉得她真的错了,当时不该冲动的打白凝的。

    至少不应该打在脸上……

    也不是,如果每次打架都要被罚,那就很得不偿失了。

    除了打架,他们一定还有别的更好的方法教训对方的。

    白善也累得倒在床上想这个问题,他唉声叹气的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时为什么要打架呀?”

    白二郎抱怨道:“还不是你最先动手的,然后满宝打得最凶,我就是帮忙压一下手脚,结果我却和你们一样被罚。”

    “有本事下次你不和我们一起动手,”白善哼道:“先生让我们反省,可不是让你推卸责任的。”

    白二郎摊开手脚,隔着屏风和他喊道:“可是扫大街真的好累啊,还丢人!”

    白善和满宝也觉得丢人,但脸皮这种事,练着练着就练出来了。

    你扫大街一两天会羞,扫三四天碰见人会愧,但你扫上七八天,天天都碰到差不多一样的人,听到差不多一样打趣的话,那再薄的脸皮也练出来了。

    没过几天,他们三个再扛着扫帚,推着手推车走上大街时已经可以和路两边的人挥手打招呼了。

    偶尔还会热心的帮他们把家里的垃圾给倒了。

    这半条街上的人也很喜欢站在路边和他们说话,偶尔还会有人送他们些家里做的芝麻糖,饴糖之类的。

    毕竟快要年终了,不少人家家里都开始做些零嘴给孩子吃了。

    满宝他们也不是什么东西都收的,基本上这种小零嘴都会收,收了就放到自己随身带的荷包或兜里。

    然后推着车开始沿街清扫垃圾。

    魏亭几个偷偷摸摸的躲在车后面看,看了老半天,疑惑得不得了,“不是说被罚吗?我怎么看他们挺乐在其中的?”

    “苦中作乐吧?”

    “苦中作乐个屁呀,看他们收了多少东西,像是苦吗?走,我们上去找他们说说话去。”

    于是魏亭领着一帮人呼啦啦的冲了出来,一下就把三人给围住了,问道:“我才听说你们被你们家的老师罚扫大街,我还不信呢,结果是真的,你们做了什么坏事,竟然被罚扫大街?”

    魏亭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问道:“是不是你们偷偷跑到府学里来偷看书的事被你们老师知道了?”

    三人:……不,你想多了,这事还是我们先生指点我们干的呢。

    满宝握着扫帚挥手道:“你们要来帮忙吗?不帮就让开,一会儿太阳落山了我们扫不完,我们就要摸黑干活儿了。”

    魏亭看了一眼他们手里的扫帚,再看一眼那破推车,最后看了一眼那长长的街道,忍不住退了一步,连连摇头。

    大家也跟着退后了一些。

    满宝就叹息了一声,“没义气!”

    “不是,你们得先告诉我们,你们为什么被罚吧?”

    白善让他们推开,他要扫地,道:“被罚又不是好事,你们又不帮忙,凭什么告诉你们?不说!”

    白二郎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因为人多,大家又嘻嘻哈哈的说话,魏亭他们倒没觉得丢脸,跟着走了一段后,也不知道是同情心作祟,还是就好奇他们被罚的原因,撸了袖子便帮忙铲垃圾和推车子。

    有他们帮忙,今天打扫的速度便快了许多,到达最后一段时,白善拍了拍手道:“行了,为了答谢你们,我请你们吃馕饼。”

    “得了吧,我们也不喜欢你的馕饼,你就告诉我们,你们为什么受罚就行。”

    七八个少年就蹲在街边说话。

    白善当然不可能告诉他们白凝设计满宝的事,只道:“也没什么,就是我们三个和一个人打架了,先生罚我们。”

    “和谁呀,输了还是赢了?”

    白二郎:“那不是废话吗?我们三个打一个那还能输了吗?”

    “明白了,一定是打得太狠了,把人给打坏了。”

    “打坏了才罚扫大街?要换我家,早打得屁股开花去跪祠堂了。”

    “那你愿意被打屁股还是愿意来扫大街呀?”

    那人仔细的想了想后道:“我还是愿意被打屁股跪祠堂,你们先生罚的也别致,竟然罚你们来扫大街。”

    满宝辟谣道:“我们没把人打坏,就是皮肉伤而已,先生罚我们是因为我们不该动手打架。”

    魏亭很好奇,“是谁呀?你们竟然三个打一个?”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知道了事情,魏亭他们略一打听就能知道,所以白善直接道:“是我们家隔壁白府里的二公子白凝。”

    “咦,不是说那是你同族吗?”

    在益州城里,这种关系就不可能成为秘密。

    当初冬至宴魏家也有人去了的,所以过后没多久魏亭就知道新来的员外散骑侍郎是白善的同族堂伯。

    当然,这种关系更新会传得很快,因此府学里大部分学生也都知道了。

    这也是府学学生们的课程之一,虽然从未列成课,但这几户是默认的私下必修课之一。

    这也是庄先生能够对益州城的势力如数家珍的原因,因为往前三十年,他有近十年的时间在修这门势力课。

    白善也不意外他们会知道,他肚子有点儿饿了,招呼大吉去买些馕饼来吃,然后才回答道:“谁说同族就不能打架了?同门师姐弟都还有打起来的时候呢。”

    满宝和白二郎深以为然的点头。

    下一次更新在晚上十二点之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