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殿〕〔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戏闹初唐〕〔农家小福妃〕〔雪落关山〕〔电音时代〕〔豪门龙婿〕〔鉴宝直播间〕〔天国情缘劫〕〔久别重逢时〕〔前妻难追,周少请〕〔在平行世界当精灵〕〔陌上花开青禾伴薇〕〔塔防大雪地〕〔诸天帝影〕〔穿越之妙手医仙〕〔尾生女子约〕〔巅峰都市强少〕〔仙尊重生林君河〕〔一世之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9章 同意
    满宝迈着小短腿跑去找她大嫂,科科全程看着,一言不发。

    周大嫂显然吓了一跳,反复问了满宝当时庄先生的话,确定后略一思索就把东西往灶台上一放,道:“走,大嫂先带你回家,一会儿再来收拾。”

    满宝的记忆特别好,又是刚发生过的事,她当然说得清清楚楚,但老周头还是问了三遍,然后就蹲在门槛上,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生烟丝来,塞进烟杆里没说话。

    大家也都没说话,钱氏对小钱氏道:“你先干活儿去吧,这事不小,得等老大他们回来才能决定。”

    小钱氏应了一声,去学堂里继续干活儿。

    钱氏看了老周头一眼,牵起满宝的小手进屋,低头看她。

    见她圆圆的脸上满是茫然,就知道她估计还不懂其中的含义。

    想了想,钱氏问道:“满宝,你想读书吗?”

    满宝道:“我一直在读书呀,我已经学会《千字文》了,庄先生说可以教我《论语》了,我还能数到一百了呢。”

    钱氏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你喜欢读书吗?”

    满宝这下点头了,高兴的道:“喜欢,读书可有趣了,我心情好的时候读《千字文》就跟唱歌似的,心情更好了;我不高兴了,也读《千字文》,然后读着读着我就高兴了。”

    钱氏目光有些空泛,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半响才道:“真是太可惜了……”

    满宝就爬上床,依偎着母亲坐着,仰着小脑袋问,“娘,可惜啥?”

    “可惜你不是个男孩儿。”

    满宝就嘟嘴道:“我才不要做男孩儿呢,男孩儿都脏,还臭,也没有女孩儿漂亮。”

    钱氏忍不住一笑,“是啊,我们满宝又干净又香……”

    可男孩儿却可以传宗接代。

    钱氏自认为心肠够硬了,此时却忍不住簌簌落泪。

    满宝看着心疼得不得了,连忙给她擦眼泪,自己眼睛也忍不住红了,带着哭腔问,“娘,你怎么哭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去读书?那,那我以后少去一点。”

    钱氏忍不住笑出声,一边抹眼泪,一边拧着她的鼻子道:“真是个小滑头,跟你爹一样,就会说好听的话哄人。”

    满宝张大了嘴巴,实在难以想象她爹原来是那样的爹。

    钱氏也只伤心了一下,就抱着她道:“你既然能读书,那就读,读书好处多着呢,你虽然是个女孩,但读书了也比别人本事,以后不会被人骗,被人害,可以把自己的日子过得更好。”

    钱氏虽然大字不识,甚至是个没出过县城的村妇,却自有自己的一番见识,她低声道:“你看那些男人,识字的就比不识字的日子过得好,懂数的就比不懂事的机灵,女孩子们也一样的。”

    满宝狠狠地点头,“先生说读书能明理,白二那个傻蛋,他说他不考科举,以后就继承他爹的地收租子过活儿,先生就说他了。说明理的人不管走到哪儿都会不心虚,行事不错,可以……”

    后面的话有点难,满宝顿了一下,还是科科提醒了,她才能接下去,“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心不败,人不败。”

    满宝虽然不是很理解这番话,但她觉得当时的庄先生好高大好高大,听得她脸都红了,恨不得绕着村口那条河跑上三遍,大吼一顿,所以她记住了。

    她目光亮晶晶的看着母亲道:“娘,我要读书,还要明理!”

    钱氏看着她认真的小脸,差一点点就要应下她了,但想到如今家里的困境,钱氏还是把所有的话都压在了心底,还是听听当家的意见吧。

    周大郎他们在晚食的时辰回来,此时太阳刚要准备西下,但大家已经饿得不行了,毕竟早食只有粥。

    大家简单的洗了一下手就坐到饭桌上,老周头也不急着说正事,等大家都吃完了,这才坐到院子里,把老大老二和老三给叫到跟前说话。

    小钱氏往外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揪着抹布没说话,周二嫂冯氏也往院子里看了一眼,忍不住小声道:“公爹不会真想让小姑去读书吧?”

    何氏皱眉道:“不会吧,那得花多少钱呀,大嫂,婆婆不会也答应了吧?”

    小钱氏揪着抹布,她心里也不是很想让小姑去上学,但中午是她把小姑带回家的。

    其实中午她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感觉是高兴,小姑能被庄先生收做徒弟,将来得多出息呀。

    但再回到学堂的时候她就想到了,读书是要花钱的。

    就算庄先生是私下收徒,不收小姑的束脩,但拜师礼不能少,逢年过节也得走礼,这些都算小头,那读书了得买书吧,笔墨纸砚哪一样不得花钱?

    其实庄先生的学堂束脩收得并不是很高,因为大头是白地主出的,但在周四郎赌输钱前,周家也没能送任何一个孙子去学堂读书,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家底还太薄,供不起一个读书人。

    这在之前供不起,现在更供不起了。

    而且他们家还有婆婆一个药罐子,每个月都要喝药,负担更重了。

    这些思量把小钱氏一开始的喜悦冲得一干二净,现在只剩下担忧了。

    当然,小钱氏能想到的,周家其他男人当然想得更周全,尤其是一家之主老周头,他本来是不太想让满宝去读书的,但下午妻子和满宝在屋里说的话让他一再犹豫。

    等到吃晚饭时,他看着满宝两只小手捧着一个大碗,几乎把小脑袋埋到碗里去,一碗稀薄的白粥也吃得津津有味。

    再一看他旁边三个刚放下碗筷就要收拾桌子,洗碗,打扫卫生的儿媳,老周头心底的天平就慢慢偏向了另一边。

    他的满宝身子弱,长得又白又胖,还可爱,在家里有父兄宠着,可十年以后,十五年以后呢?

    那时候她也要嫁给一个像她哥哥们一样的农夫,成为她嫂子们一样的农妇吗?

    老周头猛的抽了两口烟,呛了一下才把烟枪拿出来磕了磕,他道:“事儿你们也都知道了,说说吧,你们有什么想法?”

    周二郎和周三郎对视一眼,低下头去道:“我们听爹和大哥的。”

    老周头瞥了他们俩一眼,看向周大郎,“大郎,你说。”

    周大郎咬咬牙,道:“既然庄先生愿意收她,那咱就供,等她长大,要是能嫁到镇上去,也就不用跟我们一样地里讨食了。”

    “对!”老周头一拍大腿,“我就是这么想的,这世上能有多少闺女识字呀,还会算数,你们都算一算,家里几个孩子里,谁有满宝聪明?家里的鸡蛋大头怎么算都算不清,满宝数一遍就能数出来。我们满宝长得又好,长大以后肯定更好看,别说镇上,可能县里都嫁得。”

    周二郎纠结道:“话是这么说,可这读书得花不少钱吧,她还是个闺女,不能去考试做官……”

    周二郎在老爹的注视下声音渐低,只能捅了捅老三。

    周三郎道:“我听爹和大哥的。”

    周大郎&周二郎:“……”

    老周头就忍不住又抽了一口烟,道:“庄先生是肯定不会收满宝的束脩的,我们也就给个拜师礼什么的。”

    周二郎就道:“那书和笔墨纸砚得买吧,不能庄先生收了满宝做徒弟,这些东西还得庄先生出,爹,这些东西还不知道要多少钱呢。”

    家里没人读过书,他们不知道具体的价钱,但书啊,笔啊,墨啊,纸啊的一听就很贵。

    而这也恰恰是老周头最犹豫的原因之一,他沉着脑袋抽烟,一言不发。

    周大郎手上青筋暴突,咬咬牙道:“爹,满宝是个好孩子,庄先生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我去求他,他们现在要学哪本书,我们就买一本就行。满宝现在还小,且还不用纸墨练字,等以后她再长大一点,家里应该也存下一点钱了。”

    老周头见长子开口了,长呼一口气,点头道:“行,就这么办,你后天和我带满宝去拜师,然后和庄先生商量商量。”

    周二郎嘴巴张了张,到底没说出别的话来,但心里却忧虑不已。

    老四十六了,本来就要说亲了,原计划是给他娶个媳妇过年,开春能一块儿下地。

    但他赌钱,把家里的钱都祸祸完了,他名声也坏了,估计三年内是娶不着媳妇了。

    但老四可以晚几年结婚,那是他该的,可老五呢?

    老五可也十四了,再过两年就得说亲,这成亲的花销可不少,更何况他们娘还得吃药。

    家里六兄弟,没成家的那三个不算,已经成家的三个,老大虽然稳重,却不够聪明,老三更是个顶老实的人。

    也就老二机灵一点,又因为常到集市上卖些东西,所思所想要比老大还多一点。

    本来赌钱的事儿一出,他就在心里算计好了,过个三两年,家里怎么也能存下三四吊钱,到时候再借一点给老五说个亲事。

    老五完了轮到老四和老六,这三个小的说完亲,家里至少得再赤贫十年,然后大头也得开始说亲了。

    他原计划着家里还是一块儿干的好,父母在,兄弟力一块儿使,挣钱其实比自家要快一点的。

    虽然弟弟和侄子,还有他儿子会接茬成亲,他可能一辈子都见不着余钱,但至少吃穿不会太缺。

    可如果这个计划里再加上满宝读书,那家里就真是一点余钱也没有了。

    周二郎挠了挠脑袋,最后头疼的表示,算了,反正家是爹妈当的,要烦心也是他们,他现在只要乖乖听话,管好自个的小家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