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从灵气复苏开〕〔一击神明〕〔道破界狱〕〔比邻星纪元〕〔英雄联盟之我的巅〕〔快穿之反派改造计〕〔宿主今天又在搞事〕〔我认盘古做大哥〕〔埃尔法纪元〕〔皇叔心尖宠:王妃〕〔末世神魔录〕〔重生之我是阿斗〕〔重返文明〕〔店里都是穿越者〕〔农门温香〕〔御天〕〔绝色毒医王妃〕〔鉴宝黄金指〕〔天刑纪〕〔重生之商女王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145章 谁去(云起推荐票十万的加更)
    小钱氏将饼子放到她面前,道:“你当那河坝是纸糊的呀,说破就能破,赶紧吃了上学去。”

    满宝现在已经不用人接送上下学了,吃完了早食便自己背着小书箱屁颠屁颠的去学堂。

    刚走到学堂前的那个路口就见庄先生站在路边正朝这边看,满宝立即颠颠的跑过去,仰着小脑袋问,“先生,你在等我吗?”

    庄先生微微一笑,将目光收回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问,“村里怎么这么热闹?”

    “村长叫大家开会呢,不知道是不是又去捕鱼。”

    庄先生听了忍不住一乐,心中的忧虑被她的童言童语冲散了不少。

    庄先生定下心来,牵着满宝回教室,安排了她读书才回小院,他想,出了什么事,最晚下学他也就知道了。

    下学以后满宝也知道了,因为一回到家,家里就在商量今年去服役的人选。

    据说,昨天下午他们的里长被紧急召到上游的江定村,因为堤坝破口的事被县令大骂了一顿。

    当然,被大骂的不是他们里长,他们里长是捎带的,最惨的是负责江定村的里长,听说此时已被下了大狱。

    但人抓了堤坝也破了,本来七里村离江定村中间还有三个村子呢,这事跟他们扯不上多大关系,但县令当时的意思就是要召集役夫维修堤坝,所以今儿一早里长就过来找村长了。

    里长觉得,最多也就这几天,县里就要发服役令了,所以提前通知下去,也好让各家有个准备。

    去年是周三郎服役,按照排序,应该是轮到周大郎了,但很不巧,今年周四郎就要成丁了。

    哦,对了,他成丁后还能分田地,老周头已经在和村长打听了,正计划着是不是给里长送个礼,好让他分下来的田地好一点儿。

    所以今天商量的主题就是,到底是周大郎去服役,还是周四郎去呢?

    揣着钱,背着空篓喜滋滋回来的周四郎才推开家门就对上了大家炯炯的目光,他觉得心里有些慌。

    他下意识的把肩膀上的褡裢拿出来,道:“我没贪钱,不信问老五和大姐,今天的账他们都记着呢。”

    周喜推开他走进来,问道:“怎么了?”

    大家鄙视了周四郎一眼,收回目光,周二郎道:“上游的堤坝不是破了吗,县里可能要发役令。”

    周喜忍不住道:“那不是在江定村吗,怎么还征到我们村来了?”

    老周头道:“都在一条河上,他们不好,我们能好?”

    他道:“亏得现在是夏汛秋汛都过了,它要是早两月破开,地里的庄稼全都得遭殃,恐怕房子都得出事。”

    周二郎道:“我记得江定村的堤坝是五年前修的吧,那会儿还是大哥去的呢,怎么就破了?”

    周大郎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迟疑道:“是因为少了木头?”

    周四郎觉得家里现在的气氛对他很不友好,于是他悄咪咪的走到满宝身旁,蹲在他身边,将一封信递给她,顺便打听,“服役就服役,干嘛大家都瞪我?”

    信是傅二小姐写的,满宝高兴的接了,给他解惑,“四哥,你今年成丁了。”

    周四郎张大了嘴巴,攥紧了褡裢问,“所,所以我要去服役?”

    满宝想了想道:“按理来说是这样的。”

    不然又从大哥身上轮,太便宜四哥了。

    周四郎却眼珠子一转,小声问满宝,“如果我去服役,那地里的姜和山药怎么办?”

    满宝:“还有五哥和六哥呢,他们现在很厉害了,再不济还有二哥,他也会帮忙的。”

    “那我要是去了,家里还会去旁边搭灶炖肉汤吗?”

    “应该会吧,”满宝想了想,安慰他道:“四哥你放心,你要是去了,我一定让大哥他们去旁边搭灶炖汤。”

    周四郎感觉好受多了,把褡裢给她,“喏,今天的钱,你数一数吧。”

    满宝却决定先看信,反正爹他们现在还在商量事情,不急着数钱。

    其实昨天傅二小姐就想给满宝写信了,只是因为周四郎他们换了一个地方卖姜,所以信没有送出来,但今天一早,丫头一听到外面的叫卖声,她就把信给送出来了。

    信中着重写了她最近看的书,学的东西,然后提了一下他们家里人都很喜欢她送的小鱼干,并且和满宝分享了一下她听到的八卦。

    毕竟当时她被傅县令吓了一跳,她才有十岁,虽然很懂事,但事后还是忍不住哭了鼻子。

    还是她母亲安慰她,说不关她的事,她才好受些,但她还是让人去打听了一下出了什么事。

    当然,傅县令是不会和女儿说这些的,但今天一早她爹一身疲惫的从外面回家,她还是从她母亲的唠叨里知道出了什么事。

    有一段河坝垮了,不幸中的万幸是,现在不是汛期,除了定江村的一些田地外,其他村都没有被淹。

    而现在秋收已经结束,定江村也就损失了一些蔬菜,没有损失庄稼,只是水最深的那些田地会肥力失衡,有可能从良田变成贫田。

    再万幸,河坝也是破了,破了就得修。

    傅二小姐说,她爹发了很大的脾气,因为修堤坝得要钱,而似乎县衙里没钱了。

    这种事,傅二小姐也只是八卦了一下,并没有详细说,但满宝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散发了一下思维,没钱了,县令不会又问他们要吧?

    此时,傅县令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今年他本不想再发役令的,让各村自己收拾一下自己的水利,把给成丁的地开出来就行。

    可现在却是不发不行。

    但这个要怎么发呢?

    抽哪个村子的劳丁,不抽哪个村子的劳丁?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修筑堤坝的材料怎么办?

    县里并没有和州府申请过河坝修筑,以至于今年没有拨出这一部分钱来。

    傅县令一想到这事就恨得牙根痒痒,破的那处堤坝是他上任县令在时修筑的,就是这么巧,是在他离任的前一年修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隔墙追到时先生〕〔明朝败家子〕〔吻安,顾先生!〕〔重生六零之空间俏〕〔轮回学府〕〔疾控档案〕〔六宫凤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