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道独尊〕〔最强黄金眼〕〔厉少有喜,二婚甜〕〔这爱妃有毒〕〔豪门妻约:我老婆〕〔奶爸至尊〕〔黑夜里的荧光〕〔盛世余生只为遇见〕〔伯府庶女要翻天〕〔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这个王妃莫得感情〕〔九品相婿〕〔女总裁的特战兵王〕〔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我在异界是个神〕〔都市全能奶爸〕〔最强近身保镖〕〔拯救女神系统〕〔三国处处开外挂〕〔我真要逆天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二百三十六章 周银
    一见到刘氏,白老爷连忙问起此事。

    刘氏让人给他上茶,又叫厨房准备一些甜羹给白老爷暂时填填肚子,这才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觉得他们是冲着我白家来的。”

    白老爷不能理解,问道:“为什么?”

    刘氏没回答,反而问道:“立之,他们似乎想在村子里找什么人,应该是一个青年人,在周金家,双方的反应都很大,你知不知道,他有个弟弟叫周银?”

    白老爷一惊,“他们是为周银来的?”

    刘氏忍不住坐直了身体,问道:“你认识?”

    白老爷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转过头去问,“婶娘怎么突然对这些事感兴趣了?”

    刘氏道:“你先告诉我,我再告诉你。”

    察觉到刘氏的戒心,白老爷没有伤心,反而更加震惊,这事得有多大,婶娘竟然连自己都不相信。

    白老爷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周金是有一个弟弟,我举家搬过来时,他并不在村里,但能经常听村里人谈起他。”

    但这六年来,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避开周银不谈,好像那是一个禁忌一样,其实也是。

    白老爷组织了一下语言道:“大德十一年,这一片旱灾严重,周金一家的家境当时并不好,因为先辈人口少,而到了他们这一辈孩子又多,所以家里很困难,这一受灾,他们家最严重。”

    本朝建国后才开始分人丁分土地的,至今也只分了三代而已。

    所以周金的老爹只给他们兄弟俩留了一份永业田。

    但周金太能生了,六个儿子,一个闺女,当时周大郎又刚成亲,却还没有成丁,所以家里又添了一个人。

    一场旱灾,直接把他们家逼入了绝境。

    白老爷道:“听说周银是周金的媳妇钱氏一手带大的,人很孝顺,又机灵,他当时只有十四岁,趁着人不注意,自己把自己卖给了一家商队,给周家换回来了一袋粮食。”

    刘氏沉默的听着。

    “不仅如此,他还很仗义,又念着乡亲们,不说前头给村里办的事,就说当时他跟着村里人走了没多久又跟着商队回来了,他在商队里给村里的青壮年争取到了一份短工,又介绍了好几家的人去县城里做苦力,靠着那点粮食,好多人都活了下来。”

    “可是那之后,他就跟着商队走了,再没回来,”当年村长为求白老爷帮忙遮掩,将周银的这些事都如竹筒倒谷子一样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而白老爷对周银的印象也很深刻,加之这件事一直压在心底,他便一直记着,“后来周家去找过,包括又路过这里的商队,听说他是在走后不久受了风寒,得了时疫,当时商队的人给他留了一些钱就走了,之后再没有消息。”

    刘氏道:“得了时疫的人还能活着,也是运气了。”

    “是,周银当时的确还活着,侄儿第一次见他便是六年前的初夏,当时他带着妻小衣锦还乡,我当时与他说了一会儿话,觉得他是一个清朗豪放之人。”

    也因此,当时他才邀请对方回家饮酒,白老爷觉得,当时周银要是能活着,他们说不定能成为好朋友。

    而刘氏,听到“初夏”两个字便忍不住握紧了椅子的把手,问道:“后来呢?”

    白老爷垂下眼眸道:“第二次见面,他们已经死了。”

    白老爷顿了顿后道:“周金说,他弟弟想回乡居住,托了人把家私都送到了县城,当时他和他妻子是去县城取东西的,可当天他们没回来,是上山找蘑菇的村民发现他们倒在山上的,身上都是血,脸都被划伤了,但村民们对俩人很熟,一眼就认出了人,所以把人抬了回来。”

    “当时他们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连带着的买回来的驴车等全都不见了,所以周家人认定是遇到了劫匪,正想去县城报案,谁知道有官兵先一步来村里查问。”

    白老爷道:“人还是我先接待的,当时他们处事不甚,我先看到了周银及其妻的画像,便多问了一句,他们说是缉拿盗匪,可周银怎么会是盗匪呢?”

    刘氏却问,“他们家有驴车?”

    白老爷一愣,一头雾水的点头,“是啊,是周银带回来的,他带着妻儿回乡,总不能走着回来,所以就买了一辆驴车,怎么了?”

    刘氏缓缓的摇头,“然后呢?”

    白老爷就有些不好意思,当时他也是刚住到七里村不久,才一年有余,虽然村民们都很热情,但身份摆在那儿,他总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为了周银,也是为了搞好双方的关系,当时他就拖住了官差,先让人去通知了周金一家。

    然后等官差再去查问时,几乎所有人都咬口说不认识画像上的俩人。

    白老爷道:“村里几乎都是周姓,就算不是一个祖宗出来的,也都沾亲带故,而且村里所有人都受过周银的恩惠,而这些官差都还不是罗江县本地的官差,要瞒过他们很容易。”

    “但就是这样,周金一家也没敢给周银夫妻立碑,只悄悄的葬在了山上。”

    刘氏似乎有些难受,用手肘靠着桌子问道:“那他们的孩子呢?不是说是妻儿吗?”

    白老爷顿了一下,轻声道:“那人婶娘也见过。”

    一道亮光从脑海中闪过,刘氏问,“是,是周满?”

    “是,就是那孩子,不过她并不知道。”

    刘氏点头,眼泪再也收不住,开始扑簌簌的往下落。

    白老爷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将帕子递给她,“婶娘,您这是……”

    刘氏擦了擦泪,轻声道:“这或许是缘分。”

    白老爷:……

    “启儿不是死于山匪手中。”

    白老爷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怎么会?”

    “怎么不会?”刘氏有些激动的道:“启儿就是要剿匪,也不该来罗江县,蜀县距离罗江县可不近。”

    “子启不是在蜀县剿匪死的吗?”

    “不是,”刘氏很确定的道:“是他们把启儿的尸首运到了蜀县伪装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重生六零之空间俏〕〔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圣源武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