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无敌之英雄无〕〔清穿之躺赢〕〔六零彪悍人生〕〔无敌从唤神开始〕〔帝女太玄〕〔金粉〕〔陆先生你的初恋重〕〔淑色〕〔悍妻当家有福田〕〔大当家今天脱贫了〕〔罗马尼亚雄鹰〕〔誓欢〕〔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美食从和面开始〕〔逆流纯金年代〕〔再见了,我爱的渣〕〔星光灼灼〕〔总裁校花赖上我〕〔商场大咖〕〔万兽朝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二百三十八章 人情
    正想把钱都倒在一起的钱氏闻言顿了一下,她皱起眉头想了想,看了一下周大郎交上来的私房钱,她便伸手从周五郎和周六郎那儿取了同样的数目,剩下的都还给俩人,道:“你们自己存着吧,家里困难,不能把所有的钱都放在一起,老五说得对,等你们说亲的时候,家里要是有钱,自然会给你们出,要是没钱,你们就先用自己的积蓄垫上,以后公中有了再还给你们。所以你们还是得有自己的积蓄。”

    她道:“你们大哥二哥三哥娶媳妇都是家里出的钱,你四哥娶媳妇用的是你们大姐的,这份钱也由我们公中还,以后你们娶媳妇自然也是公中出钱。”

    “家里孩子多,真要一碗水端平很难,但我会尽量端平的。”

    周五郎就有些不好意思,道:“娘,反正我们现在也没要说亲,先给家里应急吧。”

    钱氏摇了摇头,“差不多够了,你们出和你们大哥一样的数就行,说起来这事还是你们吃亏了呢。”

    既然老五老六都这么干了,钱氏当然不可能全部收下周喜的钱,她也只取了和周大郎一样的数目,剩下的还回去,“你是归宁的女儿,手上得时刻有些钱。”

    周四郎拿出来的钱,钱氏则只取了那些铜板,剩下的给他拿回去,道:“你大嫂他们的嫁妆我都没用,更不能要你媳妇的嫁妆,拿回去吧。”

    周四郎交上来的钱是最少的,不过这半年他是没怎么出去挣钱,钱氏就说他,“你也上点心儿,看看你弟弟妹妹们。”

    周四郎羞愧的低头。

    满宝的钱也不是很多,但钱氏也没全拿,给她抓了一把让她自己存着买东西吃,剩下的才收下。

    钱氏把周二郎、周四郎、周五郎和满宝叫到跟前,一起将这些钱整理出来,大家各自的钱本来就是一百一串的串着,已经串好的放在一边,零散的聚在一起数出来继续串。

    然后钱氏就对着昨天晚上统计的数字看。

    他们是不知道写字,可却有自己计数的方法。

    钱氏道:“一共伤了十八个,伤轻的,给个五十文就差不多了,重一些的,得给一百文吧,像大亮和大谷,被踢得不轻,又开了口子,至少得二百文……”

    她让满宝一笔一笔的记下来,然后算下一个总数。

    一共得需要两千三百五十文,钱氏松了一口气,钱是够的。

    算好了钱,她便叫一众儿子儿媳过来,开始分派任务。

    周大郎伤得比较重,不能出门,其他人,老周头带着满宝和钱去看伤得最重的,周二郎和周六郎则带着钱去看伤得不是特别重的,周三郎则和周五郎去看伤得最轻的那一拨人。

    “虽然带了钱,但也不能空着手就上门,”钱氏问小钱氏:“家里还有鸡蛋吗?”

    “今天早上从鸡窝里捡了十一个。”

    “太少了,不够,”钱氏从钱盒子里零散的那些铜钱拿出来,数出七十文来,又多拿了两串钱交给冯氏、何氏和方氏,道:“你们去村里走一走,每家每户都去看看,谁家有鸡蛋的,买回来,这是一百八十个的钱。”

    全村都未必有这么多鸡蛋,所以钱氏道:“有多少买多少。”

    三个儿媳应下,连忙出门。

    钱氏又让小钱氏去找出一些篮子来,道:“每个篮子上放两斤的米,分成十八个篮子。有些事不好说出口,但我们心里得明白,人家是为我们受的伤,该谢的谢,该有的礼节也得跟上,别说这其中的恩情,便是乡里乡亲的,这些也是应该。”

    小钱氏低声应下。

    钱氏轻声道:“老大那儿你不用担心,大夫既然说了不要紧,那应该就没事,这几日你精心一些,吃上三天的药,要是还疼,就去县城里看一看,刚才你也看到了,家里还有余钱。”

    小钱氏哽咽的应下,昨天晚上周大郎疼得有些睡不着,倒不是腰疼,那里不按,不动基本不疼。

    是后背,之前不觉得有什么,但时间久了,后背砸出来的淤青和淤肿便显了出来,他是躺也不是,趴也不是。

    他疼得睡不着,小钱氏便也睡不着。

    小钱氏手脚麻利的把家里的好米拿出来,每个篮子里都装两筒米,也就老周家了,才能一口气拿出十八个篮子,这要是在别人家,是一定拿不出来的。

    所以探望还得一户一户去。

    夏天正是母鸡最爱下蛋的季节,尤其最近大家正在田里捉虫摸田螺。

    捉的虫和田螺当然不会就这么扔了,大部分人家都会拿回去给鸡鸭吃,虫子直接扔给它们吃,田螺可以煮一下,敲碎了壳喂给鸡,所以最近鸡鸭等都很喜欢下蛋。

    特别是老周家的鸡,小钱氏养得好,大部分母鸡都喜欢三天下两个蛋,极个别甚至能一天下两个蛋。

    所以冯氏等走了一圈,还真的把鸡蛋给买齐了。

    用三个大篮子小心的装着拿回来,然后大家就把鸡蛋分到各个小篮子里,放在米上。

    一个篮子放十个,不是很多,仅聊表心意了。

    然后大家就拿着篮子出去了,连隔壁与他们不是很要好的大驴家也分了一个。

    因为大驴被那三个的剑鞘打到了手臂,骨头没断,但淤肿得厉害,老大夫给了他药酒擦拭,还开了两副药消肿的药喝。

    因为离得近,周三郎和周五郎便先去看的他们家。

    人家是送钱送东西来的,就是张氏都拉不下脸来,她笑眯眯的把人送走,回身就要问大驴要那五十文钱。

    大驴连忙看向他爹。

    他爹就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道:“你也学学人家。”

    张氏不乐意了,掐着腰道:“我学谁?”

    “学谁,你说学谁?这钱是人家给大驴看病的,你拿去干啥?”

    “就肿了一下,用冷水敷一下,回头再用热水敷就差不多了,要吃啥药啊。”

    “这可是你儿子,大夫都开了药的。”

    “那不是已经拿了两副吗,那药也是他们家出的钱,吃两副就差不多了。”

    他不想和她说话了,直接儿子道:“钱你自己收着,要是吃完了药还不好,去大集上找大夫再开两天药。”

    大驴高兴的应下,把钱塞怀里了。

    张氏气得倒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奕王〕〔三千铭契目录〕〔最强斗音〕〔笑傲之问道巅峰〕〔穿越种田,山野汉〕〔超凡医仙〕〔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穹平纪事〕〔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