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护花神豪〕〔悠悠情不眠〕〔绝世神医:邪皇狠〕〔爱我你就抱抱我〕〔原来我很爱你〕〔这狗子无敌了〕〔医武高手闯天下〕〔我对你动了心〕〔总裁大人,又又又〕〔护花状元在现代〕〔胜者为王〕〔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君子与鬼〕〔一场繁华一场梦〕〔浪子邪医〕〔木叶之我不会忍术〕〔总裁爹地请温柔〕〔仙侠奇缘之献天缘〕〔强宠撩爱:厉少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为了
    “我娘很好客的。”满宝觉得她邀请朋友去家里住是很正常的。

    白善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他放下点心跑到书架那里开始找书,不一会儿把一本薄薄的书找出来,悄声道:“这是我爹小时候的日记,你可别告诉别人。”

    满宝呀了一声,探头去看,这才发现封面是空的,只是糊了一层厚厚的纸皮,打开一看,里面是装订的裁剪纸,上面的字很稚嫩。

    白善宝道:“这是我在一本杂书里找到的,叫《前朝秘史》,祖母说那是民间有些人乱写的,九分假,一分真,不足为信,但我觉得当故事看还是很有趣的。”

    其实是刘氏不给他看这样的书,怕他移了性情,像注重各地风俗,地理的杂记,刘氏还容许他看。

    但这种明显是杜撰出来的故事,还都是些爱恨情仇在里面,她是不允许他看的,为此还搜检了一番书房,把遗漏的这种书搜出来塞回书箱里去。

    但这一本白善宝看了开头,一直心里痒痒,于是没忍住,趁着祖母去隔壁白二郎家串门时又搜出来,这一搜,就把夹在最后的这本笔记给找出来了。

    那本书很厚,很宽,而这本笔记显然是自己装订的,所有有点小,夹在后面根本看不出来。

    白善宝一发现这本笔记就对那本书不好奇了,抱着那本笔记就跑了。

    这本来是自己的秘密,笔记这是他爹的笔记,还是小时候的,他连祖母和母亲都没告诉,但这会儿却拿出来给满宝看,小声道:“你看。“

    白善宝那么顽皮,而郑氏那么温柔,所以很大概率上,他爹白启一定也是个调皮的人。

    事实也如此,白启小时候可比白善宝还闹。

    他七岁的时候去别人家里做客,就敢学着大人亲漂亮的女孩子,当然,最后他被刘氏揍了一顿,而且揍得有点惨。

    “我爹说,亲女孩子会被祖母揍的,《礼记》上还说,男女有别,应该有所距离。”

    当然,这不是白善宝说的,他还看不懂《礼记》这种深奥的书籍,这是笔记上的一行小字写的,看那工整的小字,显然是白启长大后看到这本日记,重新写的点评。

    俩人的小脑袋凑在一起偷看先人的日记,嘴里说着要有距离,但显然并没有往心里去。

    日记里涉及到东西很多,这是白启从七岁到十岁时的日记,记载的东西很多,当然不可能每日都记,基本上只有发生对他来说很大的事时才写。

    比如,他被刘氏打了;比如他得了先生的夸奖,再比如,他在学堂里跟人打群架,把先生的书桌推翻了……

    白老爷踱步走到这儿时,便看见两个孩子凑在一起看书,一边悄悄说话,一边哈哈大笑,也不知道那书有什么有趣的,竟然看得这么开心。

    白老爷目不转睛的看着白善宝。

    其实他和白启很像,长得比他爹还要好一些,也更顽皮一点儿,但也更聪明。

    因为父辈关系好,两家关系虽然有点远,但他和白启很要好。

    他们年纪相仿,因此上学也是一起的,当时白立一家也是住在陇州,他爹为了他,特意从绵州搬回去,想着让他进族学读书,好出人头地。

    他还是挺喜欢读书的,就是成绩不太好。

    而白启正好相反,他小时候并不怎么爱读书,更顽皮一些,但他很聪明,同样是背书,他需要读上十几遍才能记住,白启却是念三四遍就记住了。

    只是他懒,所以小时候他们都不是先生喜欢的学生,一直到他们的父亲相继离世。

    俩人在族学里念书时总是会被欺负,于是白启就慢慢地不懒了,他认真起来还是很可怕的,从十岁开始,他的进度突飞猛进,带着白老爷都更进了一步。

    而白善宝显然比他爹更厉害一点儿,因为他是真喜欢看书。

    白老爷看得出来,至少就没哪个孩子在没有大人压着的情况下能够在书房里一呆就是一整天。

    这样的良才美玉,若不能更进一步就太可惜了。

    白老爷站了许久,最后转身去找刘氏,问道:“婶娘可考虑好了?”

    刘氏看向他,“你呢?”

    “侄儿愿亲往县中走一趟,亲自见一见魏大人。”

    刘氏手中的佛珠快速的滑动,半响才道:“好,你去吧。”

    这是同意把人交给魏知了。

    白老爷松了一口气,行礼后退下。

    等白老爷一走,刘氏便起身往关押那三人的院子去。

    大吉也在那里。

    那两个被电晕过去的人从清醒后就没再见过一个人,他们能听到外面走动的声音,还能看见走过来晃过去的人影,但就是没人进屋理他们。

    俩人被分开关押,一醒来,整个屋子里就只有自己,手脚被绑着,嘴巴被堵着,没有吃的,更没有水,一天下来俩人虚弱得不行,这种未知让他们很崩溃。

    所以当房门被打开时,倒在地上的人眼中就迸射出亮光,努力的抬起头去看站在门口的人。

    不管是杀时剐,好歹有个人理他们。

    逆着光,倒在地上的人看到刘氏,微愣,然后瞬间反应过来,他们这是行迹败露了。

    屋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大吉从屋外搬来一张椅子给刘氏坐下。

    刘氏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人,接过大吉奉上来的茶喝了一口,看到对方眼冒红光,喉咙动了好几下,这才握着茶杯问,“想喝水吗?”

    对方狠点头。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刘氏微微向前倾,盯着他的眼睛问,“谁派你来的?”

    对方立即往地上一倒,没反应了。

    刘氏见状,便回身坐好,喝了一口水后道:“看来你不想说,那就算了,再渴一天就是了。”

    说罢起身要离开。

    他没想到她说走就走,剧烈的挣扎起来,呜呜的叫着。

    刘氏回身冷冷地看着他。

    大吉道:“你觉得我们会让你活下去吗?”

    对方瞳孔一缩。

    大吉道:“活着有很多方式,死也有很多方式,一刀砍了自然痛快,但如果是活活的饿死渴死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