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第一女相〕〔太古丹尊〕〔兔子爱上窝边草〕〔厂公攻略手札〕〔青云端〕〔富贵惹人来〕〔重生最强锦鲤少女〕〔我即王〕〔农门恶女是团宠〕〔极品狂婿〕〔第一战神〕〔大当家今天脱贫了〕〔悲催村女重生记〕〔我的师父是神仙〕〔第一至尊〕〔冷王的腹黑医妃〕〔隐形学霸超A的〕〔出名太快怎么办〕〔超级狂兵〕〔甜蜜的冤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二百四十六章 留下
    当时魏知便想把白启找来问一问,结果一问才知道,这位大贞元年的进士,他不是调到了别的地方任官,而是在大贞二年时就死了。

    还是死在任上,死在剿匪中。

    魏知以前在刑部干过,断案锻炼出来的直觉告诉他,那不正常。

    所以他放下了调查犍尾堰的工作,转而去调查白启。

    两年过去了,犍尾堰的账册根本看不出什么来,他知道犍尾堰一定有问题,但没有证据,一切都白搭。

    所以他去查白启。

    当年跟在白启身边的人竟然全都死了,这其中不仅有他的下人,还有当地的一些官差,当年白启的县丞何子云及其长子一起死了,全都是为了剿匪。

    魏知在查白启时感觉到了阻力,那股阻力比调查犍尾堰时还要大。

    比如他在益州府要看犍尾堰的账册,他们会眼也不眨的给他,要见当年修筑犍尾堰的劳工,也没人阻拦。

    可他找到当年的一些旧人问起白启,却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被问话的人也一直言辞闪烁。

    明明之前他还看到过白启在任时留下的案宗及办案中的各种笔记,但一夜之间,蜀县的衙门就起火,将那些卷宗全烧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系列的动作,他知道自己查对了。

    所以他立即派人去白启的家乡陇州找人,想要找到他的家人。

    在此期间,他便在益州抗洪救灾,等派出去的人从陇州回来时,赈灾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

    他才知道,他要找的人竟然就在益州府内。

    所以在听到路边有两个流民提起绵州也受灾严重时,他便顺水推舟的过来了。

    在剑南道,在益州,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他是不可能直接找上门来见刘氏的。

    在巴西时,他本来还在思考该找什么样的借口到罗江县的七里香走一走,所以在白老爷也去时,他才会特意把人叫上去说话。

    想着要是到了罗江县,白老爷和其他乡绅一样客气的请他回家暂歇,他一定会答应去的。

    结果情况比他预想的还要好。

    夜色已暗,白老爷却突然派身边跟着的长随离开,由不得他多想。

    却没想到,七里村竟然有这样的惊喜等着他。

    回来的侍卫说,在他们之前就有一拨人到了七里村,但不知为何,他们突然和当地的村民起了冲突,所以被抓起来了。

    魏知此次来七里村,一是要见见被抓起来的三个人,最好把人给提走;二是和刘氏谈一谈。

    对方那么怕他去查白启,说明白启手上一定有什么他们害怕的东西在。

    魏知怀疑,那些东西在白启家人的手上。

    但刘氏交给魏知的只有两封家书和两份画押的供词。

    魏知眉头紧蹙,问道:“除了这两封家书,白启没有其他东西留下吗?”

    “我儿怎么会把那种东西带回家连累我们呢?”刘氏道:“当时他是一人在任上,当时我孙儿年幼,不能出远门,所以我们留在陇州老家。”

    这就麻烦了。

    魏知问,“老夫人可有其他的线索吗,你想一想,他会把东西藏在哪儿?”

    刘氏摇了摇头,道:“老身实在想不出来。”

    白老爷看了刘氏一眼,低下头去。

    魏知便叹了一口气,道:“我想见一见那三个人。”

    刘氏立刻让大吉带魏知去。

    等人一走,白老爷就问道:“婶娘,我们不说,魏大人见过那两个人也会知道周银夫妻的存在,我们为何要瞒着他们呢?”

    “魏大人可信吗?”

    “起码可信他九成。”

    “可我背后立着这么多条人命,别说是九成,就是九成九,我也不敢冒这个风险。”刘氏道:“他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对夫妻在,但这会儿一定想不到是周银。”

    “那……”

    “再等等,”刘氏道:“我们再等一等,反正此时他也不急着走不是吗?”

    魏知也能感觉得到刘氏不是十分的信任他,不过他略一思索便也理解了。

    等他从客院出来时,魏知也有写沉默。

    跟着他的侍卫忍不住问,“大人,刘氏是不是知道那对夫妻是谁?”

    魏知叹气,“她或许知道,但白启的东西她一定没拿到,甚至都不知道在哪儿。”

    “那怎么办,没有物证,我们拿益州王等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是啊,没有物证,所以她信任与否都不重要,”魏知道:“这三个人证用处不大,与鸡肋一般,弃之可惜了,却又没多少用处。”

    关键还在于白启手里的东西,可白启已经死了,他会把东西放在哪儿呢?

    魏知眉头紧皱,道:“这世上最了解白启的恐怕就是那位老夫人了,让她开口,可比让那三个犯人开口要难得多。”

    “那……”

    “不过我们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大不了多住几天就是了。”

    侍卫便应下。

    魏知说住下就住下,当然,不可能住在这边,毕竟刘氏和郑氏都是寡妇,而白善宝年纪又小,所以魏知和侍卫们以白老爷朋友的身份住到了他家。

    白老太太和白太太一丁点都没怀疑,开开心心的欢迎他们,还打算给他办一个接风宴,热情的挽留他多住几天。

    魏知欣然答允。

    白老太太就和下学跑回来的白二郎笑道:“去隔壁把你堂弟也叫来,还有满宝,她要是在,也一并带过来,有两三天没见着那俩孩子了,还怪想的。”

    白二郎叫道:“他们请假了,今天才去上学的。”

    他有些不服气,哼哼道:“祖母,他们这段时间总是请假。”所以一点儿也不像是好学生。

    白老爷就恨铁不成钢的横了他一眼道:“昨日善宝和满宝在书房里看了一天的书,你倒是去学堂了,你学到什么了?”

    白二郎不信,小声的嘀咕道:“谁请假了还会读书啊……”

    魏知看得哈哈笑,问道:“善宝是刘老夫人的孙子?”

    “是啊,一个很聪明伶俐的孩子。”白老太太努力的炫白善宝,没办法,她大孙子不在,侄孙也是孙不是?

    夸完了白善宝便顺嘴夸一夸他们家的二郎,笑道:“我们二郎也很乖巧孝顺的。”

    却没有说聪明之类的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全球诸天在线〕〔笑傲之问道巅峰〕〔血精灵崛起〕〔嫡女炼丹师〕〔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最强斗音〕〔仙王的日常生活〕〔神级卡徒〕〔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冲出穹顶〕〔说唱之神〕〔22岁中年危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