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直觉醒一直爽〕〔缠绵入骨:总裁好〕〔你跑不过我吧〕〔日娱假偶像〕〔女子误国〕〔次元法典〕〔你不是我以为的快〕〔鸿运渔女〕〔快穿反派总贪恋我〕〔四爷:娇妃会算命〕〔锦鲤老婆你好甜〕〔道士不想下山〕〔墨先生今天又吃醋〕〔重生之先声夺人〕〔隐居在娱乐圈〕〔市井之徒〕〔入骨暖婚〕〔饲养全人类〕〔出名太快怎么办〕〔重生之财气冲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二百五十四章 通过
    白家的花园里有一个亭子,就在池塘边上。

    只要不是天黑和冬天的时候,满宝还是很喜欢来这亭子里玩儿的,因为这里四面透风,很凉爽呀。

    俩人直接背了书箱去凉亭那里,下人送上来点心和水便退下,并没有时刻跟在他们身边。

    以前在陇州的时候,白善宝出入都有下人跟着,哪怕是晚上睡觉,外间都有小厮值夜,但来了七里村后,刘氏除了在他身边放一个大吉,以前跟在他身边的下人全被调走了。

    一开始白善宝不是很习惯,不过那段时间他正忙着跟满宝和白二郎做“斗争”,所以没怎么注意,等他注意到的不同的时候,他又习惯了这种改变。

    再说了,白二郎身边也没有丫头小厮跟着呀,不也过着霸王的生活吗?

    但在魏知几个侍卫的眼里,白家这样就显得有些寒酸了。

    他们对白家的家境还算了解,因为早在益州时他们查白启时就查过了,虽然跟他们这样的功勋,和魏大人那样的世家不能相比,但也是士族,家里有田有铺,也养着不少下人,按说不该如此落魄呀。

    魏知在花园里闲逛时,看到两个孩子一人占了石桌的一边认真写作业时便停了下来,没有去打搅他们。

    他对跟着的侍卫压了压手,找了一棵还算茂盛的树,在树底下坐下。

    侍卫就站在一旁的阴影处默默发呆。

    魏知就这么看着两个孩子埋头写作业,写完后俩人还交换着检查了一下,然后就友好的换回来,把各自的作业收好。

    魏知正打算上去和他们说说话,就见两个孩子翻出书来,就在凉亭里摇头晃脑的读起书来,显然他们今天还有背诵的任务。

    这棵树正巧在凉亭的侧边,前面正生长着一丛月季,所以不仔细,凉亭里的人看不到魏知俩人,但魏知却能看见他们。

    同时也能听到俩孩子说话。

    或许是因为要背诵的课文太长,也太过生涩,白善宝忍不住埋怨满宝,“都怪你……”

    满宝捧着书背对着他,哼哼道:“你自己笨,背不来怪我咯?”

    “我背书比你快!”

    “我比你快,不信你看着吧,”满宝已经问过科科了,她比去年的她更聪明了一点儿,当下她就问科科,“我现在是不是比他聪明了?”

    科科没回答。

    好吧,满宝就懂了。

    她有些不服气,念书的声音越发大声了,她一定要比他先背下来。

    宏愿刚刚发下,她就闻到了一股好香好香的味道,她吸了吸鼻子,顺着味道转了半圈,就见郑氏正带着丫头端了一个木盘过来。

    白善宝也闻到了香气,俩人立刻把之前的不愉快和打赌抛在了脑后,冲着郑氏就跑过去。

    郑氏一手接住一人,笑道:“下人昨天买了一头母羊回来,那头羊正在下奶,正巧今天管家去县城里买了一些冰回来,我就让人做了两碗奶酪,你们吃吃看好不好吃。”

    白善宝狠狠点头,把书暂时放到了一边。

    白善宝问满宝,“你吃过奶酪吗?”

    “没吃过。”

    “很好吃的。”他也很少能吃到,所以对那滋味印象很深刻。

    郑氏虽然疼他们,但也不敢给他们吃太多,毕竟是冰的,所以都只有一小碗。

    白善宝和满宝吃得津津有味,等他们吃完了,郑氏就柔声叮嘱,“吃完了就认真做功课,不能吵架和打架哦。”

    两个孩子虽然要好,但也总是吵架,偶尔还会打起来。

    好几次儿子都是抹着眼泪从外面回来的,都是说满宝欺负他,郑氏去了解过,结果人家小姑娘也是哭着回家的。

    自个儿子不仅是男孩,也比人家大一岁,身量也更高,郑氏当然不觉得满宝能欺负他,多半是打起来后都被打疼了,不过她觉得总体来说肯定是满宝更吃亏。

    所以每次两个孩子打架过后,郑氏都有些心虚的。

    才吃了好吃的,满宝心情不错,特别乖巧的应下,等郑氏走了,俩人便又把书拿起来,这一次俩人倒是不吵架了,一起乖乖的坐在栏杆上,一边甩着腿,一边背书。

    魏知便从草地上起身,背着手走过去,笑问,“你们知道这篇课文是何意吗?”

    白善宝:“先生今天讲过了,我们当然知道。”

    “既知道了释义,要背就容易多了,来,我来教你们怎么背。”背书这种事,进士出身的魏知真是太了解不过了。

    白善宝和满宝听得津津有味,论起教书,魏知或许比不上庄先生,但说起学识,他可一点儿不比庄先生差,甚至还远在庄先生之上。

    所以不论满宝还是白善宝全都受益匪浅。

    以至于满宝差点忘了要回家吃晚食,等她反应过来时,还是大丫奉命过来找她,她才知道时间不早了。

    她便把书一收,和白善宝魏知道:“我要回家吃晚食了,等吃完了我再过来找你们,你们一定要等我呀。”

    白善宝拍着胸脯表示没问题。

    魏知微微一笑,也表示会等她的。他也挺喜欢跟这俩孩子相处的。

    一连两天,魏知除了每天和刘氏喝茶外,便是到田野里走动,或是到村口的那棵大榕树下和村民们说话,等满宝他们下学了,则和他们一起玩。

    当然,主要是他指导两个孩子读书。

    到第三天,他显露出想要回京的意思来,刘氏在沉默过后,这才请了人去正堂。

    白家的正堂周围被清空,除了大吉和刘嬷嬷在外把守,谁也不准靠近。

    这三天来,她对魏知的了解越多,就越信任他,也因此,她愿意去冒那一分危险。

    所以她问他,“您能将幕后之人绳之以法吗?”

    魏知问,“你有证据吗?”

    “犍尾堰决堤,您什么都没查到吗?”

    “查到了一下,”魏知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却不得不道:“但想定所有涉及此事的人的罪不可能,比如益州王,本官现在不能拿他怎么样,因为我手上没有一丝证据是指向他的,虽然你我,甚至是朝中诸臣都不相信他是无辜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