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婚宠:霸道老〕〔影帝的家养兔叽〕〔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不许凶我哦〕〔女配她光芒万丈〕〔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逆流人生〕〔汽车大时代〕〔八零娘亲是女配〕〔帝少今天又醋了〕〔校园重生之王牌少〕〔穿到七年后我成了〕〔末世重生之归途〕〔清宫重生升职记〕〔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天作不合〕〔末有忆石〕〔都市之我真的无敌〕〔美食供应商〕〔地球最强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二百七十九章 闲话(求月票?)
    不过虽然赞赏,但老大夫还是伸手道:“你媳妇也是五文钱。”

    这是最基本的问诊费,相比于县城大药铺里坐堂大夫要的钱并不多。

    情况比自己预想的都要好,周四郎喜滋滋的数出四十文来给他,然后出去看了一下已经渐暗的天色。

    他看了一眼天边还没完全消失的斜阳,扶着腰半蹲着诱哄满宝,“满宝,晚上你跟我和你四嫂睡好不好?我跟你说,方婶娘家里有很多好吃的……”

    “你直说你不想回家,想借宿就是了,”满宝又不是傻子,还能听不出来他的意思?

    满宝虽然觉得自己的床睡得更舒服,但想到以后她还要用四哥做例子,便勉为其难的点头道:“借宿就借宿吧,不过四哥,我们为什么要住下来?”

    明明时间足够回家的,就算回到家的时候有点黑儿,那也是不怕的。

    周二郎左右看看,这才和满宝哼哼道:“你四哥这一跤不能白摔,所以我得去和我岳父岳母好好的说一说。”

    方氏瞪了他一眼,“你可不许拿我爹娘当刀使。不过老贾家是很过分,乡里乡亲的,他们家还经常去我家的山里打柴挖野菜呢,我家说过什么?怎么去找一些野菌就不行了?”

    “就是,就是,我又不是砍他们家山上的好树,不就找些野味吗,又不是他们家种的。”

    反正他们家这么小气,他是一定要说一说的,哼,他跟大梨村又不是没关系,他岳家可在这里。

    于是夫妻两个领着满宝转弯去了方家。

    方家的宅子就在肉摊后面,位置在最热闹的那条大街的正中,好得不行。

    虽然天快黑了,但方家的院子里依然热闹,聚了不少说闲话的村民。

    看到方家的小闺女领着她那夫婿回家,纷纷愣了一下,“二妞怎么回来了?”

    方母正被人逗得哈哈的,闻言吓了一跳,连忙出去看,看到女儿是女婿陪着回来,一旁还跟着周家的宝贝疙瘩满宝,顿时松了一口气,喜笑颜开道:“你们回来怎么也不早点儿,吃过饭了吗,娘给你们热饭去。”

    热饭是不可能的,家里怎么可能有剩饭,但可以现做。

    周四郎连忙道:“娘,我们都吃过了,您别费心了。就是我摔了一跤,我爹娘有点不放心,所以吃饱了饭让我过来看看老大夫。”

    方母这才发现周四郎走路一瘸一拐的,连忙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摔哪儿了,老大夫怎么说的?”

    满宝特别乖觉的给他搬来一张凳子,周四郎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目光,便扶着腰,好似怀了八个月孩子的妇人一样小心翼翼的坐到凳子上,叹气道:“在众山给摔的,也幸亏是摔了,不然我恐怕得被砍死了。”

    本来想着人家女儿女婿回家,不好再多留的邻居们顿时停住,又纷纷回身坐好,兴致勃勃的问,“这是怎么说,谁敢砍你?这不是想着坐牢吗?”

    坐牢是不可能的,谁还会为这么点儿事去报官不成?

    自家就能解决了。

    不过邻居也没说错,谁敢砍周四郎啊,他家可是有六个兄弟的,舅舅家人也不少,真把人给砍了……

    众人一个激灵,更加兴致勃勃的盯着周四郎看。

    周四郎就唉声叹气的把他今天去众山找野菌,然后被撵的事给说了。

    他叹气道:“我也知道,众山是他们贾家两兄弟,他们不给我们上山找野味,我们下次不去就是了,但他们这次也不放过我们,直接扛了锄头就追上来,当时可把我和我五弟给吓坏了。”

    满宝蹲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虽然她已经听过一遍了,但发现再听,四哥的说法却又完全不一样,这完全就是个全新的故事了。

    满宝若有起来,这就是科科说的,她得去判断病人说的是假话和真话吧?

    四哥在家里说的肯定是真话,但在这里说的,也不完全都是假话。

    周四郎一脸的忧郁,扶着腰道:“当时可把我吓坏了,我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了呢,回头想和他们解释,结果才说了两句话他们就撵上来了,我当时一慌就跑得快了一点儿,结果昨天晚上刚下过雨,山上有点儿滑,我一下就摔下去了。”

    “当时我半边身子都是麻,怕得不行,唉,你说他们怎么就不愿意跟我说话呢?”

    方母一听气炸了,一拍桌子道:“真是老贾家的人追的你们?”

    周四郎肯定的点头。

    方母就盯着周四郎问,“你就只是去找野味?”

    “那是一定的呀,”周四郎冤道:“娘,众山上最多的就是各种松树和一些弯弯扭扭的杂树,我不是去找野味,我还能去干嘛?总不可能去偷木吧?”

    他道:“我家现在可是有五份口分田的,又不缺木头,大夏天的,我又不可能去打柴,而且打柴在我们村口的山上就行,我们村的人都大方,只要不是砍上好的木料,其他的树随便砍。”

    大家一想也是,周家人多,分的山也多,人家要什么木头自家山头里找就是。

    况且,周家房子早就建好了,这时候并不需要木头。

    口分田对大家来说就是提供好木料的地方,如果不是偷好木,那不论在山上干什么,基本都不会违背当地的伦理道德。

    方母得了准确的回信,气炸了,拍着桌子道:“这心也太毒了,他们家每年从我们家山上砍的柴还少吗?年年春天都上我们家山上挖野菜,我也从没说过不许呀,怎么我女婿去众山找点儿野味就不行了?”

    其他村民也纷纷应是,“这也太小气了,他们家以前的山就在村口不远,最后是看上了众山里的松木才换过去的,这些年冬天打柴,春天挖野菜可都是从我们这几家的山上挖的。”

    “就是,春天就不说了,冬天打柴的时候,你说你一个烧炭的,竟然不用自家烧的炭和砍回来的木柴,竟然去我们的山上和我们抢木柴,这理说得过去吗?”

    “我早看他们不顺眼了,每年烧炭都在我家屋后不远处,说多少次了都不管用,那烟味难闻死了,这两年我家里人经常生病,我觉着就是因为他们烧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张牧李晴晴〕〔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倾城之恋,病娇男〕〔刺客奇航〕〔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血精灵崛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