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狼小子〕〔传奇在继续〕〔我怎么就火了呢〕〔缺氧〕〔穿越末世之炮灰转〕〔张天师传奇之轩辕〕〔乡村透视仙医〕〔代号桃园〕〔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道门鬼差〕〔史上最强万界掠夺〕〔全能废少〕〔影后常年热搜〕〔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林间谷雨〕〔道观养成系统〕〔天芳〕〔邪王追妻〕〔一世倾城〕〔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399章 亩产
    而老周家有记录的习惯,但一般也只记看着最好的一块地和最差的一块地。

    他们家之所以会记这个,还是因为钱氏。

    据周大郎悄悄和他们说,他小的时候,每年春种和秋收时爹娘都会吵架。

    春种时吵,是因为钱氏嫌弃老周头懒,让他把地里的大泥块敲碎了弄精细些他总不听;

    而秋收时吵是因为家里人多地少,收获的粮食钱氏怎么算都不够家里吃一年的,于是又翻出春种的账来。

    当时周大郎他们年纪小,可没分田地,但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尤其是十一二岁正长身体的时候,一个儿子吃的比老周头还要多,何况他还有那么多儿子。

    钱氏都快要愁死了。

    所以钱氏就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记账对比,用她和老周头都能看得懂的符号记下春种时哪块地撒了多少种子,用去了多少肥,水浇到什么位置,秋收时的收成各是多少斤。

    纸是扫坟常用的黄纸,笔是用灶下的黑炭记的,上面全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符号,一个圆圈,一条波浪线,反正满宝看它如同看天书一样。

    但老周头和钱氏却能知道上面记着什么。

    在年前,满宝为了换麦种各种折腾时便把东西给翻出来了,然后钱氏就翻着那些黄纸口述,满宝便将那些数据重新记了下来。

    到现在,老周家也留着每次收获都要称出最好和最差的一块地的产量,只是现在记述的是满宝,用的是大家都认识的文字。

    满宝不仅记了自家的东西,他们自己农庄里的数字也记下来了,而且是全记。

    分块记录,然后算总数,还要算出平均亩产。

    当然,这个平均亩产依然是庄先生友情为他们计算,没办法,虽然满宝和白善宝都自认聪明,但二十来亩的亩产,他们俩算下来的数据不一样。

    已经自诩学会算平均亩产的俩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所以官司就打到了庄先生面前。

    庄先生就给他们算了一遍,嗯,很巧的是,两个孩子都没算对,这下半斤八两,没打起来。

    但是,庄先生惊呆了呀。

    虽然他对农事不太熟,但也知道这个产量是很高的。

    庄先生看了一下纸上的算术,再看一眼还在低头研究自己错在哪儿的两个孩子,问道:“你们的麦子呢?卖了?”

    “还没有,”白善宝总算是找到了自己的错处,一边心算,一边漫不经心的道:“我让白庄头去问过粮铺了,他们的确是奸商,明明粮铺里卖得很贵,给我们的价钱却很低,所以我决定等白二的那个吴叔叔来了再说。”

    满宝深以为然的点头,“如果那个吴叔叔给的价钱也低,还不如把粮食给我二哥,让他拉到集市上卖呢。”

    白善宝咦了一声,问道:“我们能在大街上卖粮食?”

    “也没说不给卖吧……”

    庄先生轻咳了一声道:“少一些没什么,几袋粮食县衙不会查的,但你们这二十来亩的麦子都要卖出去,那就必须得拿到衙门的文书才行。”

    满宝就转了转眼珠子道:“那就一天卖几袋呢?”

    庄先生:“是同一人……”

    “不是同一人,”满宝乐滋滋的道:“我有六个哥哥呢,还有侄子和侄女,还有我们三个,一人卖几袋就完了。”

    庄先生竟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来,不过他好像要说的不是这个……

    庄先生轻咳一声,总算是想起自己的目的来,他无奈的叮嘱俩孩子,“你们暂时别把麦子卖出去,先等一等,对了,你们麦子存放好了吗,最近下雨多,且大,你们可别让它受潮了。”

    “放心吧先生,不会受潮的,”白善宝道:“现在那些麦子都堆在我家里呢,我家的房子才盖了没几年,怎么可能漏水?”

    白善宝说到这里和满宝道:“我们没有仓库,所以我们得付我家仓库费。”

    满宝道:“你真小气!”

    “这是公事公办。”

    “行吧,你说要付多少?”

    白善宝哪里知道行情?想了想道:“等我让白庄头去县城里问问市价再说。”

    “村里的房租能和县里的一样吗?”满宝为他们的利益据理力争,“而且你家的房子空着也是浪费,租给我们还物尽其用了呢,所以你得定价少一些。”

    “那你说多少?”

    “就县城的十分之一吧。”

    白善宝并不是要从中赚多少钱,而是想得意的告诉祖母和母亲,他没占家里便宜,他们用家里的地方可都是付了钱的,所以没多考虑就点头,“好。”

    庄先生看着俩孩子你来我往的又完成了一项生意,便将桌上的纸收起来,道:“你们这两天有空便去县城买一副算筹回来,我要开始教你们用算筹了。”

    满宝和白善宝一起张大了嘴巴,想起以前在学堂里看庄先生教其他师兄用算筹,有些忧虑的心虚,“先生,我们年纪还小呢,就学算筹了吗?”

    “不小了,何况学习并不以年纪来论,而是以能力和需要,你们现在需要学算筹,而你们也有能力去学,为何不学?”

    白善宝便垮下肩膀,“好吧,我回去就转告白二。”

    又增加了一门课,不太开心。

    庄先生却摸着胡子笑道:“白二不急着学算筹,你们两个先学。”

    满宝和白善宝:……

    俩人垂头丧气的往外走,满宝抽空看了一眼系统内的钱盒,问道:“一个算筹多少钱呀?”

    “不知道。”白善宝根本不担心这种事,他担心的是,“又要学算筹,那我们的作业会不会更多?以后还能出去玩吗?”

    自从要玩农庄以后,他们就很少出去玩耍了,今年春汛,连鱼都没去摸,不,是连河边都没靠近,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有可能裹着许多小鱼仔的春汛就这么过去了。

    满宝却停下脚步,“忘了问先生我们什么时候放假了,既然要进城买算筹,那就算是放假了吧?”

    俩人对视一眼,转身就又跑回小院。

    自从小麦收了,最后一拨稻秧插到田里后,庄先生别借口要补回之前因为春忙而缺失的课程,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都不会放假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重生六零之空间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