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上门狂婿〕〔陈默〕〔朔明〕〔抗战之野狼突击队〕〔桃运神医〕〔余远恒陈惜雯小说〕〔飞升之前〕〔豪婿韩三千免费阅〕〔豪胥韩三千小说全〕〔华丽逆袭韩三千〕〔我有一座恐怖屋〕〔回到原始社会做酋〕〔LCK的中国外援〕〔快穿之炮灰升级指〕〔特战之王〕〔莽推诸天〕〔最强逆袭〕〔无垠〕〔时间重启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404章 像坐着云彩的粮价
    在罗江县,任是生意如何凋零,有两个地方是会一直有人,不愁没客人的。

    一是有盐卖的杂货铺;二就是这粮铺了。

    白善宝他们到时,粮铺里虽只有三个客人在,但伙计也只是掀起眼皮看了他们一眼便问道:“买些什么?”

    白善宝道:“我们看看。”

    伙计点头,“随便看吧,看好了问我价格。”

    正说话,一旁的客人问道:“这米怎么还是五十文一斗,我看外头地里的小麦都收了。”

    “那点冬小麦也就够乡下人自己家嚼用,谁往外卖呀?”伙计道:“现在我们的粮食还是高价从外头进回来的,这个价不算高了,您要等粮价降下来,那得等到夏收,甚至是秋收之后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买的三个客人闻言,只能无奈的道:“那给我量一斗吧。”

    离夏收至少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呢,谁能饿着肚子等到那会儿?

    不过他们也没买多,现在不像去年遭灾的时候,他们觉得粮价只会越来越低,不会再往高处去了。

    所以他们宁愿多跑几趟一次就买一斗,也不多花那点冤枉钱。

    杨和书看着伙计给他们量米,问三孩子,“去年之前,你们这儿的米价是多少?”

    白善宝表示不了解,白二郎就更不知道了。

    满宝道:“我二哥从家里运来县城卖是八文一斗谷,听说粮铺卖出去是十文钱。”

    杨和书皱眉,那这差的也太多了吧?

    他伸手捏了一把谷子,问小二,“你们现在谷子是怎么卖的?”

    “三十文一斗。”

    “以前是怎么卖的?”

    小二笑了,问道:“客观您问的以前是多以前?”

    杨和书感兴趣的问,“在这之前的都算,我在外头好似没看到这么贵的谷。”

    “哎呦,那是您没见过,别的不说,就开春那会儿,这谷就是四十八文一斗,更往前,去年五月,雨水刚停,但外头路塌了粮食进不来的时候,六十文一斗都买不着。”

    满宝都听得目瞪口呆,心中暗道:她那会儿的系统里要是也有这么多麦子,一定想办法把它换成钱。

    可惜没有如果。

    杨和书不动声色的问,“那更往前呢?”

    “更往前就是没遭灾的时候了,其实每月,甚至每旬的谷价也都有不同,但也差不到哪儿去,最高的时候不过十五文一斗,那一般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伙计道:“低的时候,十文一斗,或九文一斗也是有的,多半是秋收结束后不久,那会儿新粮多。有的陈粮,八文一斗也卖出去了。”

    杨和书便叹气,看来去年的水灾对罗江县的影响还是很大啊,这粮价像坐着云的神仙一样,上上下下起伏得剧烈。

    伙计却不以为然,道:“您别嫌弃我们的粮价高,听东家说,益州那边才可怜呐,现在谷价虽然也是三四十文,但那是因为有朝廷压着的,粮铺里根本没摆出多少粮食来,每日都不够抢的。”

    杨和书没想到益州是这样的情况,忍不住问,“那百姓吃不饱不闹吗?”

    “闹什么,私底下悄悄的卖呗,五十文一斗,六十文一斗,那些粮商都在私底下卖,那些百姓害怕他们连这点也不卖,也不敢声张。”

    杨和书怀疑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满宝和白善宝白二郎也不看粮食了,纷纷挤上来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

    被三双这样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伙计忍不住心虚,他左右看了看,发现粮铺里只剩下他们这几个人,这才硬着头皮小声道:“我东家也想把粮食运到益州赚一笔的,但他没有门路,去了后反而被当地的粮商排斥,最后只勉强保了本回来。”

    所以一生气,不免就在后院骂起来,一骂起来,他不就知道了吗?

    满宝三人恍然大悟:原来这也是个奸商啊!

    满宝问:“益州不种冬小麦吗?”

    “哎呦,要不怎么说他们倒霉呢,去年他们那儿的良田直接被冲了,一直到入冬都还有水洼呢,更别说那沃土都叫冲走了,能种才怪呢。”

    杨和书却能考虑得更全面些,只怕是土地能种也没人种。

    去年犍尾堰决堤时他还在翰林院,正好要负责抄录来往的公文,据说当时整个益州还活着的百姓都在往外逃。

    赈灾后百姓还愿不愿意回到故土都不一定呢,没有人,便是土地能耕种也没人种呀。

    比如罗江县内现还留着的益州流民就不少。

    杨和书想到这里心中一顿,既然益州那边情况这么糟,那他干嘛要把那些流民劝走?

    留下就地安置不就好了?

    若是能够再回去把家里剩余的人带来就更好了。

    杨和书目中生辉,一回神,就见三孩子和伙计都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他忍不住轻咳一声,问道:“怎么了?”

    四人一起摇头,满宝想:杨大人一定是在想好吃的东西,不然怎么会像流口水的样子呢?

    不过科科说过,太说实话也会遭人讨厌的,所以有时我们要学会沉默。

    白善宝将麦子和谷的价格问了一遍,然后顺嘴问道:“那你们粮铺收粮食吗?”

    伙计眼睛一亮,笑道:“收呀,收呀。小公子家里是有粮食要出手吗?”

    “你们的麦子多少钱一斗收?”

    “三十文一斗收。”

    杨和书都忍不住皱眉,“刚才我们刚问过价,你们的白面是九十文一斗了。”

    “是啊,这麦子碾成白面是有损耗的。”

    那也不可能损耗三倍去吧?

    伙计道:“我们这价格算公道的了,客观们不信只管各个铺面去打听打听,其他家多是只给二十八九文一斗的。”

    满宝则指着角落里金灿灿的麦粒问,“那个呢,那个多少钱?”

    “那是麦种,更贵了,不是论斗,而是论斤了,一斤要十二文。”

    一斗大概是十二斤左右,所以这一斗……

    满宝心算了一下,咋舌道:“这是要一百四十四文一斗呀。”

    白善宝也看到了角落里的麦种,眼中闪着亮光,他扭头去看满宝,满宝也正好看着他,俩人忍不住一起咧开嘴乐呵。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头牌经纪人:你老〕〔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裴少难缠:娇妻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