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大佬又被她渣〕〔伯府庶女要翻天〕〔惹火甜妻:老公大〕〔帝国老公狠狠爱〕〔许你浮生若梦〕〔修真狂少〕〔侠士是怎么炼成的〕〔邪王宠妻:废材嫡〕〔本宫玩转高科技〕〔凤展异世〕〔无敌小刁民〕〔医武兵王俏总裁〕〔道观养成系统〕〔超级小神医〕〔妙手神农〕〔穿越末世之炮灰转〕〔抗战之烽火漫天〕〔霸道总裁深深宠〕〔我的僵尸女友〕〔非酋变欧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小福女 第449章 报丧
    钱氏看了小钱氏一眼,小钱氏立即拉过大头和大丫,小声道:“你们两个一块儿去找村长,让他请人去山上把你爷爷和爹叫下来,你们可不许自己往山里跑知道吗?”

    俩人点头应下。

    小钱氏又低声道:“把村长叫来,快去吧。”

    两个孩子手拉着手一起跑了。

    小钱氏进厨房里打了一碗豆腐花,忍痛撒了一把糖进去,搅拌好了给衙役送去。

    衙役没吃过这东西,吃了一口后惊讶得不行,“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像豆腐,却又不像。”

    钱氏便笑道:“这是嫩豆腐,我们叫豆花,放了糖很解暑的,劳烦您一路走来,还请官爷不要嫌弃才好。”

    衙役的脸色就更好了,也放松了许多,见钱氏一脸忐忑,便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说到这儿一顿,又挠了挠头道:“也算大事吧。”

    钱氏的心随着他的话一上一下的,她捏紧了衣角小心问,“那敢问官爷,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算坏事吧。”

    钱氏的心一下就沉到了底部,她强笑一声问,“是不是我家不小心犯了什么事?”

    衙役怀疑的看着她,“你家有人犯事了?”

    “不不不,”钱氏连忙摇手,一脸担忧的道:“这不是我家开春那会儿跟县衙赊了一头牛吗?是不是因为这赊牛的事……”

    满宝站在钱氏的身后,暗道:赊牛是不会有问题的,前儿初五爹还进城问过呢,只是县衙过端午节,所以没人办公,但守门的衙役说过,三年之内还上钱就行。

    因为他说,进了初一就算一月,不管满不满月都算一个月的利息,所以老周头特别小气的决定等到二十九时再去衙门还钱。

    所以赊牛能有守门问题?

    果然,衙役一听说是赊牛的事,他便挥了挥手道:“那是县太爷办的事,能有什么问题?你也别胡思乱想,我就是个报信的?”

    满宝见娘亲实在紧张,就忍不住问道:“是机密吗?”

    衙役这才看到站在钱氏身后的满宝,总觉得她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所以他摇了摇头。

    满宝就道:“既不是机密就告诉我娘好了,我家都是我爹娘一块儿做主,我娘知道跟我爹知道一个样儿。”

    “那不行,上头指明要找周金,那我就得找周金。”

    满宝就忍不住逗他,“那我爹在山上十天半个月的不下来,我们也找不着,你怎么办?住我家?”

    衙役一呆,恼怒道:“怎么可能有人待山上十天半个月?”

    “怎么没有,猎户就会呗。”满宝的目光不由落在他身后,惊讶的问,“你背着个包袱,不会真的要住我家吧?”

    衙役:“……这不是我的!”

    “那是给我家的?”满宝眼睛一亮,“我知道了,是不是有人给我爹寄了东西,所以驿站要送来?也不是呀,驿站只给官儿送东西,难道给我爹寄东西的是个官儿?”

    衙役真是怕了她了,连连道:“行了,行了,你别猜了。”

    他不就是想要点儿打点的钱吗?

    怎么就这么难?

    他瞪了满宝一眼后道:“是有人给你爹寄了东西……”

    此话一处,屋里坐着的钱氏,屋外头围着的小钱氏等人齐齐松了一口气,然后忍不住在心底埋怨这衙役,真是的,寄东西有什么不能说的?

    衙役吃了一口豆花后才继续道:“你们家是不是有个叫周银的?”

    钱氏和小钱氏等人的心又猛的一下提起来,钱氏甚至眼前眩晕了一下,她一把抓住满宝的手臂,而满宝已经高兴的应声道:“是啊,是啊,他是我小叔,很久以前就卖身走了,是他给我爹寄的东西?我小叔当官儿了?”

    这不可能!

    当初周银的脸虽被划了十几道,但是不是他,钱氏还能认不出来吗?

    那可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

    衙役却同情的看了满宝一眼,反正打点的钱可能无望了,他也不再藏着掖着,很干脆的把包袱拿下来,打开道:“这就是周银的东西,是从梁州送来的,三年前梁州闹匪患,周银带着家小出门时遇匪全死了,去年冬,梁州剿匪,这是从匪窝里找到的东西,这里头有周银的路引及一些东西。”

    衙役见钱氏脸上怔然,满宝更是张大了嘴巴,便撇了撇嘴道:“梁州衙门觉着人死了总得通知其家人,便照着路引查了查,最后查出周银是我们罗江县人,怎么样,他是你们家的吧?”

    满宝就拿起路引看,连忙给她娘念了一遍,问道:“娘,这是小叔吗?”

    不是!

    两个字在舌尖转了转,钱氏便想到去年来村里的那俩人,还想到山上的那座没有名姓的孤坟。

    钱氏的眼泪一下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的往下落,她转而去捏着包袱里的东西,那里面有两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有一双虎头鞋。

    那衣服不知道是谁塞进去的,所以钱氏一把握住了虎头鞋,哽咽着点头道:“是你小叔,是你小叔,这路引上写的样貌与你小叔一模一样……”

    钱氏转而一把抱住满宝,大哭道:“我的心肝啊,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出去了这么些年都没回来看一眼,我还以为你是忘了回家的路,原来却是这样……”

    门外的小钱氏和周喜也立即也哭了起来,姑嫂两个抹着眼泪就进去扶住钱氏,冯氏等全跟着哭起来……

    大人们一哭,孩子们就忍不住跟着哭,一时老周家哭声震天,急忙赶来的村长才到门口就听到这哭声,吓得一个激灵,连忙奔进去,高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满宝也哭了,她哭得哗哗的,虽然没见过这个小叔,但毕竟是自己的亲人,而且娘哭得这么伤心,满宝便也忍不住跟着哭起来。

    但她还好,便开口道:“村长大哥,我小叔死了。”

    村长一脸的茫然,“你小叔是谁?”

    钱氏已经反应过来,连忙高声哭道:“就是周银啊!”

    村长瞳孔一缩,钱氏已经连珠炮似的哭起来,“衙役说,我家周银三年前就被土匪杀死了,难怪他一直不回家,也没信儿回来,原来他早没了,我以后可怎么去见公婆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仙王的日常生活〕〔张牧李晴晴〕〔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笑傲之问道巅峰〕〔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倾城之恋,病娇男〕〔再世为凰:重生庶〕〔刺客奇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