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丹皇〕〔农门巧姐点食成金〕〔面壁者:从球状闪〕〔傅总离婚请签字〕〔武侠:开局被灭绝〕〔都市古墓医仙〕〔诛天战婿〕〔敬我为神明〕〔错嫁甜婚〕〔战神豪婿(又名:第〕〔十绝山〕〔首辅大人家的童养〕〔都市我为尊〕〔女神的极品仙医〕〔洪荒:我在南海有〕〔都市绝品弃少〕〔提刑大人使不得〕〔天龙殿〕〔西游之我天蓬绝不〕〔长生从锦衣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七章 藏书阁
    ..,最快更新!

    仙萌与顾渊白出山采集,吃晚饭的时候自然是被师兄弟一番批斗。

    但事情都由顾渊白扛下了,这厮又是个冰山脸,柴米不进,大家说几句就没话了,仙萌也得以幸免于难。

    第二日,仙萌去菜园的路上被云越叫住,“听渊白说,你想学炼丹?”

    “就是觉得很有趣。”仙萌眨眨眼,这种无辜眨眼的攻势在云越,顾渊白和於小小身上最好用,尤其是云越最为明显。

    不过云越今天一反常态,倒是没有很快缴械投降,反而一本正经道,“你可想清楚了,炼丹之事非同儿戏。从培养灵植,熟悉药材特性,背诵丹方,提炼提纯,这些等等都是要耗尽心血,极其枯燥的事,你有这个觉悟吗?”

    仙萌,“!”这个大师兄让她想起了传授养气决那天,有点陌生却不可否认魅力值爆表。

    见仙萌不说话,云越摇摇头,伸手摸摸眼前毛茸茸的脑袋,“渊白是我看着长大,他绝无可能做出主动带你出去之事。我说这些是想让你知道,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就贸然下决定去做一件事,比如昨天的出山。”

    “那么想学炼丹术这事也是如此。”云越声音柔和,“尽管你年纪尚小,却一直很有主见,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若做下决定,我这里有藏书阁的钥匙。”

    去菜园的路上仙萌不断在思考,总觉得云越话中有话,可她大脑天线偏偏没接收到,挠得人心中直痒痒。

    “四师兄?!”岔道口站着一人,顾渊白黑衣抱剑而立,像是等了许久,“今天没练剑吗?”仙萌走过去。

    顾渊白抬眼,惜字如金,“等你。”

    仙萌一愣。

    “我六岁那年被传授养气决,有幸见祖师画像仙姿,悟飘渺剑境。然后继无力,终不得法门,后弃剑两年,以为平生再无握剑之心。”顾渊白缓缓道。

    仙萌视线落顾渊白剑上,很难想像门派中实力最强的四师兄会有这么一段经历。等等,话说同样是看画像,为什么她就没悟到剑境,纯粹只是觉得头晕,这就是天赋的差距吗?

    “那是我最迷茫的两年,有想过走其他一途,比如二师兄的扇与三师姐的鞭。”顾渊白定定看着仙萌,“大师兄也问过我选择,但却是一个需要从一而终的选择。直到那时我才发现,心中放不下的依然是剑。”

    仙萌低头,若有所思。

    “修真之途,惟有一心,你现在的选择决定了你以后的道途,慎重。”

    仙萌脑海中唯留下慎重二字回响,抬眼时顾渊白已不见踪影。

    菜园里。

    仙萌手里拿着竹篾编筐子,视线却没落在上面,眼神放空,显然是在——发呆。

    她现在的内心活动是这样的——卧槽,修真世界好复杂好暴躁……四师兄这是在开导我吧,一定是在开导我吧,可是为什么感觉自己反而更乱了?道途什么不能再讲清楚一点吗?……以及,好想要大师兄手里藏书阁的钥匙!

    仙萌丢下编一半的竹筐,找个角落进了宝葫界。

    一看到满眼瓜果,早上刚种下的灵植也长势良好,仙萌的心忽然就安静了。

    是啊,自己慌什么?有宝葫界做后盾,就算选择炼丹为道途又如何?光灵植年份这一条,她的起跑线就已经甩了别人好几十条街。

    抉择往往在一念之间。

    “决定了?”主殿中,云越看着面前孩童,距离将她抱回已经六年多了,真是时光荏苒啊。

    “恩。”仙萌郑重点头,“是的大师兄。”

    云越轻轻一叹,“随我来吧。”

    主殿大堂的侧门打开,墙上点着微弱烛光的通道不知通向何处。

    两人并行。

    “炼丹要求修炼者灵根中最好有火属性或木属性,在你八岁测试灵根后,还有一次选择机会。”云越道,“故而在这之前,你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扩充自己,希望你能耐得住。”

    钥匙插入孔洞,长时间没被打开过的大门发出吱呀声响。

    手一推,尘封的藏书阁打开。

    站在门口一眼扫去,两米高的书架鳞次栉比,目测最少有上百个,上面书叠放整齐,占满整个架子,也就是说稍微估算一下,里面藏书最少万册!

    “好大。”仙萌不知怎么形容眼前景象,感觉自己分明就是打开了一个宝藏,她现在有点明白云越说藏书阁时的慎重了。

    “钥匙在这,以后藏书阁就交由你管。”云越完全没有一点因为仙萌只有六岁就不放心的意思,“其他人要进来也会来找你,所以不要乱跑了。”

    仙萌,“……”为毛有种大师兄把钥匙给她其实是为了不让她拉着四师兄满山跑的错觉?

    得到藏书阁钥匙后,仙萌日常又多了一项,看书。

    虽说云越最初目的是让她积累丹药知识,怎奈里面藏书太多太杂,于是仙萌只好“勉为其难”从最近书架上的修真界杂记散记看起。

    就这样,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门派大比的日子。十年一届,本届在六品宗门摩炎宗进行,云越要带着派中人提前出发。

    可惜的是,上次仙萌没赶上,很不幸这届也去不了,她得和於小小一起镇守门派。就算送别时仙萌死皮赖脸拉着顾渊白衣角不放,最后还是被离辰一个手刀打晕抛下了。

    午后,闲来无事两人坐在主殿前晒豆子。

    “小师妹别难过了。”於小小安慰道,“下一届大师兄肯定会让你去的。”

    那又得等十年后了。仙萌有些忧伤,咬牙道,“我恨二师兄一辈子。”

    於小小看着仙萌包子脸皱成苦瓜,扑哧一声笑了,“行啦,晒好豆子我带你去五师兄的药园怎么样?”

    仙萌小眼睛瞬间就亮了。听说五师兄上山采集的灵植都种在那,只是药材宝贵,嫌自己年纪小下手没轻重捣乱,就一直瞒着药园地点。

    “好好好。”仙萌连声应道,心里乐开了花,她已经预见宝葫界里又要多几株上好灵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