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病娇大佬协议订〕〔校花的贴身保镖〕〔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首富从盲盒开始〕〔友乾的空间戒〕〔麻衣道祖〕〔重生八零找老公〕〔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女尊世界中的万人〕〔我和邓肯同年秀〕〔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不科学御兽〕〔王爷放肆宠:通房〕〔修仙三百年突然发〕〔救世主降临〕〔灵气复苏,还好我〕〔修炼9999级了老祖〕〔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我的末世虫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九十章 赌注
    ..,最快更新!

    上次前来引连云宗的人斗丹时,他就已注意到这个画像被放在宗门任务上的少女,只是当时并不确定,故而回去找师兄弟们确认了一番。

    待肯定确实是仙萌后,又发现另一个问题,就是她旁边跟着的金丹期修士已不见,想来可能是被秘境入口的乱流冲散,让他看到了机会。

    不过接下来仙萌的专心修炼并未让他找到下手时机,若非刚刚不经意间瞥到,怕是又得错过一次,才有了如今赌注一说。

    回想起仙萌并非是连云宗之人,这一提出若容其草率答应,便又是一次很好羞辱连云宗的机会,岂不一举两得?

    现在诱饵抛出,就看对面坐着的,看似稳如泰山的人怎么接招了。

    作为一个八品宗门的大师兄,容其又怎会是浅薄之人。早料到对方会出幺蛾子,只是没想到把主意打到仙萌身上,这可真有些不好办了。

    如果不答应下,在气势上就低人一筹,而倘若应下,以后谁还敢跟动不动就出卖人的连云宗亲近?

    潘屈的算盘打得着实是好。

    一时场上竟无人说话,神仙阁过来的裁判也将视线落在容其身上,等待对方答复后就可开始斗丹。

    台下的仙萌心中冷笑一声,合着原来在这里等我,她视线扫过不远处面露愤愤的丹阳阁弟子,竟在里面又发现了当初被放走的两个筑基期修士其中之一。

    呵,真是防不胜防,早知当初就算不将他们杀死,也该废其一身修为,省得看见心烦。

    明显觉察到仙萌毫不掩饰的恶意。那名筑基期弟子狠狠打了一个冷颤,再发现对方修为晋级升到筑基中期,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

    分明,前几日还不过是炼气期巅峰,自己捏死对方就像捏死一直蝼蚁!

    “考虑如何?”潘屈步步紧逼,语气里倒真有了几分从容气度,当然。这是建立在他自认为已把控全局的基础上。

    容其却没有立刻回答他。思索半晌后道,“她非我宗门中弟子,不该作为此次斗丹的筹码。若你执意如此,这一局就当我们落得下乘。”

    说起来就算落下乘又如何,不过是面子上过不去一些罢了,斗丹注重的又不是这些。而是最后比斗的结果。反倒潘屈这般作为,极有可能让一些性格磊落的修士所不齿。

    早料到是这种结局。潘屈没有失望,反正他羞辱连云宗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仙萌,避魔堡中不能明着抓人。他们可以来暗的。

    再退一步讲,不信仙萌这十个月中会住在里面不出去,一旦出了避魔堡。谁还能保得住她,想必连云宗也不会真为了区区一个外人跟丹阳阁开战吧。

    潘屈心中算盘打的很好。正欲开口向裁判说比赛的事,场下响起一道声音,“我跟你赌。”

    仙萌不顾方小花在旁边拼命拉自己衣角,跳上台去,“他不能做主,我对自己可以做主,既然要赌,那你输了又能拿出什么筹码?”

    这一刻的仙萌大脑很清醒,她深知自己已经暴露,那接下来的日子定不会安稳,既然自己不痛快了,不如让别人也同她一起不痛快。

    一打岔,围观的人均是眼中漾起一抹兴味,以容其为首的一众连云宗弟子则是面露焦急,在他们看来,仙萌这番举动实在是鲁莽,这个他们看着顺眼的道友可要栽了。

    “仙萌,别胡闹。”容其站起身道。

    摇摇头,仙萌看向容其,脸色坚定,“这算是我的私事,还望大师兄不要插手。”

    得,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不好评判什么,容积叹了口气,还是坐了下去,不再过问。

    “说吧,准备出个什么价买我这条命?”仙萌嘴角一勾,直接看向潘屈。

    这情况倒是在预料之外,但对自己宗门炼丹之术的信心,让潘屈并未感到棘手,反觉得仙萌自投罗网倒是让他少费一些麻烦。

    “我们若输了,这里有本七品上乘剑诀便是你的。”潘屈手中取出一本册子,待仙萌应答下,他就会将这交给裁判保管,以示公正。

    七品上乘剑诀?仙萌心中一动,如今她炼体功法已到手,基础修炼功法还没有换的打算,再有便是身法也未炼到顶级,这剑诀,倒是可以解她在攻击手段上的燃眉之急,就是不知道练出来后威力如何。

    但既是七品上乘,估摸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好,我跟你赌了。”仙萌心里一动,手中同样出现了一物,“我再压你两块上品灵石,你敢不敢跟?!”

    潘屈嘴角一抽,剑诀是他偶然所得,并不是自己主修的功法,送出去倒也不可惜,可灵石,尤其还是上品灵石,对修为在金丹中期的自己来说也是相当稀缺的。

    该死,这一定是罗天华储物戒中来的吧,潘屈心道,否则对方小小筑基中期的修为,哪里来一笔这么巨大的财富?

    再想到对方原先身边还跟着一个金丹期修士,如今仙萌身上都有两块上品灵石,另一位手上恐怕会更多,潘屈眼中的贪婪一闪而过。

    “难道我还怕你不成!”自不可能被仙萌比下去,眼下也无退路,潘屈纵然肉痛,然想到接下来等斗丹比完后就能连本带利收回来,狞笑着同样拿出了两块上品灵。

    将斗丹的赌注都交给了一旁的裁判,两人签下状纸。

    “上仙,我想与我方派出的参赛人员单独说两句话可否?”对于神仙阁来的人,还是修为高出自己一截的修士,仙萌很是恭敬道。

    那位被请来的裁判看年纪不过四十岁上下,收好赌注后诧异看了仙萌,似是想起什么,没有拒绝也未答应,淡淡道,“我前来只是作最后成丹的公正,还是问比斗双方的意见吧。”

    如果仙萌是连云宗的人,只要问丹阳阁便足够,可并不隶属双方,是额外加进来的,故而要问双方。

    容其面容冷肃,不知仙萌葫芦里卖了什么药,见少女视线过来,继续冷着脸点头。仙萌是站在连云宗这一方的,无论如何他不会有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