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影救世主〕〔首富从盲盒开始〕〔网游之我有百倍奖〕〔秦卿谢晏深〕〔英雄时代之融合李〕〔我在东京教剑道〕〔阴倌法医〕〔都市之仙帝归来〕〔天命葬师〕〔灵异直播:求求你〕〔我的老婆是祸水〕〔昭周〕〔一世狼王〕〔爱情公寓:我的女〕〔武映三千道〕〔大英公务员〕〔直播:我能看见过〕〔校花的贴身保镖〕〔混在19世纪美利坚〕〔灵武家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九十九章 再遇
    ..,最快更新!

    由于煞气浓度与其他地方不同,她也不知血雾是否已过了削减时间,只能尽力寻找与顾琅会合的路,其他的走一步算一步。

    如此又过去大半时间,这是进入血雾森林的第四天晚上。

    周围树木中含有大量煞气,树皮表层呈现出一种暗红的深色,勉强砍下一段想用作烧火的柴,用凝火却半天点不着。

    随便吃了点干粮,仙萌盯着手中树杈若有所思,灵火焚烧不尽,用来做炼器材料岂不是极好?

    记得在古书上看过,这些煞气重的材料,是做魂幡养阴的顶好材料。

    “可惜门中没有人精通炼器一道。”仙萌摇摇头,将木材收入储物戒中——没人会做就哪去卖咯,她从来不会嫌钱少。

    休息片刻后,仙萌站起身,继续这两天的寻找工作。

    她坚信这片地区一定藏了还没发现的秘密,尤其几日下来,连一只骨魔骨兽的影子都不曾见,说没猫腻她第一个不信。

    血雾漫漫,随着探索时间过去,空气中的雾气逐渐浓稠起来,紧接而来的压迫也异常强烈,仙萌晃了晃头,眼前之景出现模糊。

    糟了,该不会是削弱的时间结束了吧?

    煞气本就浓烈,这一来更是连呼吸都不顺畅起来。

    恩?有东西来了?!

    仙萌神识探查中,流光朝这边飞来,手先于腿有了动作,可还是慢了一拍。

    “好冷。”她这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下半身已被煞气侵蚀,行动僵硬迟缓。

    怎么回事?按理说经过炼体,早该适应了血雾森林里的煞气才对。

    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仙萌运起炼体功法转了一个小周天,感觉那股难受劲压下去了些,才眉头舒展,“此地不宜久留啊。”看来是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可是还没找到顾琅就让她离开,叫人怎么甘心?况且直觉告诉她,若这次放弃,直到秘境关闭将人送出前都没有机会了。

    忍受肉体上的压迫在附近这一带打转。炼体功法在体内高速运转,每待一刻钟都意味这身体在发生惊人蜕变,等时间长了适应过来。不是不能忍受。

    在仙萌收获第十六颗血煞结晶,得到一柄残斧后,事情出现了转机。

    虽然尚未找到开启某个通道的入口点,但在某次得到血煞结晶的刹那。她敏锐感觉到周围能量波动不对劲。

    就像找到了入门的捷径。仙萌开始拿着结晶在周遭走动。

    终于,一处传来的诡异波动让她欣喜——结晶里的能量在被吸收!

    只是这里的压力也同样让人难以忍受,她不确定自己还能拿着晶石撑多久。

    “格拉。”又一块晶石里的能量被吸收干净化作齑粉,仙萌忍着肉疼又拿出一块。乖乖,再这样下去,到手的晶石都得折回进去啊。

    手中晶石能量被快速吸收,暗红色渐渐变为浅红,就在到达某个临界点时。周身空间似乎变得扭曲。

    仙萌只觉眼前一黑,似是一瞬。又像是过了很久,再睁开眼时,就见到顾琅正朝自己扑来。

    “!”仙萌视线却先一步落在少年身后。

    苍茫的天地,血红高耸的天壁,脚下是连天的白骨,一堆一堆叠成大山小山,骨与骨的间隙里是看不清的黝黑。

    血浪翻卷着云气,似有一阵风带着无尽寒意,掠过白骨森森。

    这里她来过,当初在圣山上与怪鱼打斗,掉进洞里后进来的就是这里。

    “娘!”再次见到仙萌,顾琅脸上掩盖不住惊喜,抱着人在蹭啊蹭,“娘!”

    仙萌同样狠狠将人抱住,这母子会合……啊呸,久别重逢实在是太令人激动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仙萌问道。以及,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恭喜你成功找到埋骨秘境第二层。”一道声音突兀响起,听这声音,这语调,绝对不会是顾琅。

    仙萌一惊,看向声音来源方向,“是你?!”

    一身白衣,笑容可亲,眉宇间带着让人亲近的温情,正是在云城客栈里见过的时秋。尤记当初入住客栈后闹出的凶案就是这人干得,为此自己还白得了十块上品灵石。

    “你怎么也在这?”仙萌拉着顾琅退后,脚下的骨头路走起来并不安稳,视线落在的时秋旁边,又是一惊,“这是圣山上的怪鱼?”太不可思议了,这两人一怪到底是怎么碰到一起的,看起来居然还相处不错?!

    鱼头骨身,朝着人龇牙咧嘴,身子比上次见时缩小两倍之多,悬浮在空中,像是游在空气里,静静立在时秋身旁。

    要不是要跟顾琅会合时机不对,仙萌估计会二话不说直接抡武器上去了。

    “我们很有缘分嘛。”仿佛没觉察出仙萌的敌意,时秋笑道,“几日不见,近来可好?”

    仙萌,“……”喂喂,这种语气,其实我们根本没那么熟吧。

    “凑合。”仙萌警惕地看着时秋,暗自盘算如果对方此刻发难,自己和顾琅全身而退的概率有多大,“你刚才说的埋骨秘境第二层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时秋摊手,“别紧张,我没有恶意,何况有他在。”视线落在顾琅身上,“我恐怕也做不了什么。”

    “所以?”仙萌是满腹的疑虑重重,但时秋有一点说的没错。她修为提升,又经过炼体,两方打斗起来,对方就算有怪鱼帮衬,也讨不了多少好。

    两方人对视着,达成诡异的共识,场面总算有些缓和下来。

    “我们先出了这里再说吧。”时秋开口,语气颇为无奈,“两个月前我就发现了他,只是他不肯走,没想到还真把你等来了。”

    仙萌拉起顾琅的手,五十年份的果丹塞到他手里,后者立马老实了。

    “去哪里?”仙萌视线转向似是看不到尽头骨海,心道这回可没有运气再来一道雷劫将他们辟出去了。

    时秋笑而不语,转身朝一个方向走去,怪鱼摇着鱼骨尾紧跟其后。

    仙萌纳闷,还是跟了上去,在未知之地,有人领路总比自己瞎碰好。

    眼前空间出现波动,看到的景色变成扭曲的螺旋,时秋往前迈开一步,人消失在了其中。

    是传送还是阵点?仙萌面色一肃,犹豫片刻,抬步迈了进去。

    修真界处处危机,她知道相信一个没见过几面,曾今还交战过的人很不靠谱,可眼下去别无选择。

    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周围环境瞬变。

    漫天骨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青石砖地,上方修建着古老的建筑。飞檐陡走,高低错落,亭台楼阁不胜其数,古朴中透着亘古的苍凉。

    只是四下看不到除他们之外的人,犹如被抛弃的荒地。

    顾琅拉着仙萌衣角,手指不安分地在她掌心抠了抠,被仙萌拍开,极为委屈地噘嘴求安慰。

    时秋看着两人相处有趣,眼中兴味十足。

    仙萌可没有被人看猴戏的爱好,走过空无一人的建筑,再次发问道,“这是哪里?”

    怪鱼每一次挪动都发出咯咯的声响,摇摆游行在石道上,鱼骨罩上了一层青灰,说不出哪里怪异。

    “哪里?”时秋声音清朗却低沉,悠悠地笑道,“是两百多年前的诡门啊。”声音听起来倒像是在哭。

    仙萌左右看看,觉得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对了,云城客栈里有人提及时秋的暗灵根好像提到过。

    诡门,是百年前因一处秘境而被灭了满门的宗派。

    仙萌一个激灵,这里,不正是埋骨秘境吗?

    一时间没人再开口说话,仙萌看向时秋,这人身上犹如遮了层看不清的雾——两百多年前的诡门,为何他却像是很熟悉一般?

    片刻钟的行路,时秋终于在一处殿前停下。

    仙萌抬头,就见悬挂匾额的地方空置,犹如岁月留下的巨大空洞。

    “挑一间房。”时秋道,“八个月后我带你们离开。”他的笑容很淡,“不枉我们缘分一场。”

    说的好像没有你带我们就出不去似的。仙萌不以为意,八个月后秘境关闭,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被送出去好嘛。

    这神神叨叨的家伙,有些古怪啊。

    大殿前厅很小,往后走就是厢房,里面东西摆放整齐,由于久置上面不免落灰。

    仙萌视线落在墙上,上面悬挂着一幅画,极为深奥的阵法演变图像,盯久了会让人产生晕眩之感。

    不仅是一间房,其他地方或多或少都有阵法一道演变的痕迹,大到房间布局,小到桌角篆刻,无不透露出诡门的独特底蕴。

    仙萌想去找诡门的藏书阁,必定能带给她惊喜,想想还是作罢,在别人地盘上收敛一些,反正有八个月的时间打探。

    “说说我们分开之后的事。”仙萌盘坐,看向顾琅。

    咬了一大口灵果,顾琅歪头,认真道,“跟娘分开。”低头数手指,“灵果吃完,果丹吃完,肉干吃完,辟谷丹也吃完。”瘪嘴总结,“好可怜。”

    仙萌,“……”谁问你这个。

    好吧,虽说顾琅修为不至于饿死,但以他的馋嘴和大食量,这将近两个月想想也是满心酸的。(未完待续……)r129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