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这个体质便宜卖〕〔三界缉凶〕〔寒门仕子〕〔亮剑:代管独立团〕〔开局约会绝色校花〕〔穿梭万界:从要听〕〔西游:我为唐僧,〕〔白衣军主〕〔三国:五岁熊孩子〕〔至尊丹皇〕〔神王令〕〔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一胎三宝:直男爹〕〔第一兵王于枫杨黎〕〔重生过去有亿点物〕〔相亲对象是神明之〕〔网游之开局获得成〕〔穿越世界的赛亚人〕〔天降七宝,团宠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章 突破
    ..,最快更新!

    随后,在仙萌威逼利诱,加上两瓶八十年份果丹的承诺下,顾琅将他们分开之后大致的事说了一下。

    还真的就只是大致说,仙萌万分后悔怎么就答应了刚才果丹的要求,她明明知道顾琅是个极不靠谱的人。

    好吧,事实就是,两人在被入口进来的乱流冲散后,顾琅被传送到了骨海,之后没过多久遇上了时秋,由于没见到仙萌,他不肯离去,便守在被传送过来的地方,直到将人等到。

    “看来只能问时秋了。”仙萌将心中疑虑压下,感应到在这里已经能进入宝葫界,也没有擅加动作,决定静观其变。

    休息一晚后,时秋出现两人面前,怪鱼不见踪迹,余下雾隐兽摸样的妖兽在旁边蹦跶。

    “今日我带你们去修炼的地方。”时秋开门见山道。

    仙萌将人叫住,“你真不打算跟我们解释一下?”

    兀自往外走,出了大殿,走过路边厅殿,时秋淡淡道,“你想听什么?”

    “所有。”仙萌狮子大开口,旁边不明所以的顾琅也跟着点头。

    “哦,那可真是说来话长了……”时秋话语一转,“修炼室到了。”

    仙萌气得跺脚,追上去,“那就长话短说!”她就不信今天挖不出一点消息来。

    时秋老神自在道,“可是我能说的不多,只能告诉你这里是秘境额外开辟的环境空间,没有我带路,你们必定出不去,也不会受十个月期限的限制。”

    仙萌一愣,想起上回助他们逃脱的雷劫与煞气柱,这回是真没那么幸运。

    但时秋话中的可信度也有待考究,她不可能凭只字片语就全信了对方。

    这修炼室与神仙居的修炼密室大为不同,并未隔出一个个小间,而是大厅中按照某种规律摆了八个聚灵炉。

    暂时没有任何波动传出来,似是荒废已久,仙萌看向露出怀念神色的时秋,不知对方葫芦里卖什么药。

    “你们稍等片刻。”时秋说完,走到聚灵炉旁,挨个往里边投入中品灵石,最后走到大殿中的某一根支撑柱旁,伸手极有规则的拍打几下。

    待他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大殿中灵气猛地氤氲起来,浓郁到一种雾化的状态。

    好纯的灵气!仙萌惊疑,总共加起来也才八块中品灵石,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这阵法可以维持一个月,你们就在此处修炼吧。”时秋道。

    仙萌拉住往外走的男人,“透露一点总可以吧,比如诡门究竟是因何故解散?”她知道拿这问题问时秋有往人伤口上撒盐的嫌疑,但直觉告诉她,一旦这个问题解决,其他事情都会引刃而解。

    时秋周身气息一寒,冷如冰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知道太多,对你并无益处。”

    话一说,仙萌知道对方是打定主意保密了,又是一阵气结。

    将人安顿好后时秋就不见了踪影,仙萌和顾琅也就每天在客房与修炼厅殿来回,安分了一些日子。

    两月后,仙萌感觉到自己境界又有突破的预兆,暂时停止了修炼,将这段时间疯狂吸收的灵气巩固,望冲击一下筑基后期之境。

    这日是时秋来换灵石的日子,一眼便看出了仙萌如今的修为造诣,轻咦一声,“为何我从你身上感应出了金丹之力?”

    仙萌心中一禀,事实上通过这段时间相处,她已经放下了对时秋的戒备,但对方这句话,还是让她免不了心头一抖。

    金丹之力?她料想应该是丹田中的那股带有毁灭之气的力量丝,那是她原本用来做保命的手段。

    “还有个问题其实我早就想问了。”时秋视线又落在顾琅身上,“我们初见时,他修为可是不若这般低下。”

    废话,当时还没签订契约,顾琅是元婴修为嘛,仙萌翻了个白眼,两个月才反应过来问这个,你是有多迟钝?!

    “这个啊。”仙萌笑道,“说来话长了,如果你用诡门的消息来换,我还是可以说上一说的。”

    时秋失笑,兀自拿出灵石跟换,“这短时间你也将附近楼阁走遍,可有收获?”

    有收获我还问你作甚,仙萌撇嘴,对方明显逾挪的话,着实让她听着不爽,“还成,就是对你保守的秘密更好奇了。”

    顾琅看看两人,根本没有他插嘴的地方,低头拿出灵果恶狠狠咬了一口。

    如此时间又过去四个月,仙萌修为终于突破筑基后期,并将修炼室周围的所有建筑都探索了一遍,终无半点收获。

    无论是藏书阁所在,又或是可能散落的功法典籍,就连与阵道相关内容稍微集中点的画册都没有见到半点。

    仙萌那叫一个说不出的沮丧,反而这几个月里由于忌惮时秋,她都没有进入宝葫界,果丹和灵植还要源源不断送进顾琅肚子里,真是欲哭无泪。

    “亏了亏了,亏大发了!”仙萌有苦难言。

    她入秘境的目的就是寻找秘宝,到头来却被困在这么一方天地里,入得来出不去,传送阵点没找到,自己小金库又搭进去不少,早知还不如现在血雾森林搜刮干净,不着急找顾琅,说不得这会儿炼体都大成了。

    顾琅看看仙萌,歪头坐在她面前,手撑着下巴,眼睛不时眨一下,眼神清澈见底。

    “再看就没收这个月的果丹!”仙萌瞪了他一眼,显然就是迁怒。

    顾琅视线飘了飘,趁仙萌不注意又移回来。他知道仙萌最硬心软,更何况算起来这个月也没几天了。

    打了个哈欠,顾琅拉了拉仙萌衣角,“娘我饿了。”

    仙萌嘴角一抽,“又饿了?”很好,反正她除辟谷丹外其他东西是拿不出来了,索性将储物戒里所有的辟谷丹留了自己的份,其余都给了顾琅,爱怎么吃怎么吃。

    顾琅看到瓶瓶罐罐就是耳朵一耷,“可是我想吃肉,这个味道太奇怪了。”言语中尽是委屈。

    没错,现在的顾琅能顺利对话,理解能力也好出几截,真是可喜可贺。

    “我还想吃肉呢。”仙萌撇嘴,起身又坐回下来,往后一躺,“这鬼地方,连根鸟毛都没有,你又不是没找过……看我做什么,肉干都被你吃光了,没有!”

    顾琅瘪瘪嘴,戳了戳仙萌,“娘,我想出去了,这里一点都不好玩。”

    陪仙萌在这修炼六个月,已经是他忍耐的最大底线,他本就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

    仙萌翻了个身,一挺身坐起来,摸摸下巴,“四天前我们不是找到一个疑似传送阵的地方,再去探探。”不仅是顾琅,她也是受够了。

    六个月,虽说修为突破了,可浪费了多少寻宝的时间?

    让她把下山历练的时间大半耗在这里,真特么太憋屈了,根本不是她的风格。

    出了修炼室,两人偷偷摸摸往上回发现的空间波动方向走去。

    整个诡门的宫殿武堂集中在一片区域,他们走得方向越发远离中心。

    “怎么又没了?!”仙萌在标记的地方来回走,却怎么也感觉不到与上回同样的波动,就像是裂缝被人修补了一样。

    不,应该说不仅是这回,其实前几次他们也有遇到过相同的情况,几乎都是找到了地方,结果等他们第二次来的时候波动就不见了。

    “难道秘境真有自动修补功能?”仙萌在周围细细查看一番,如预料中无功而返。

    空旷的平地上,仅有几株并不繁茂的树木生长。

    顾琅蹲在其中一颗树旁,像发现了什么,低头凝视半晌,从土里搓起一根毛,用两手指夹着,“娘,过来看这个!”

    一根银色偏灰的细毛,纤长柔软,似曾相识。

    仙萌凝视半晌,恍然道,“这像不像时秋旁边那只的雾隐兽的?”

    话落,两人对视一眼。

    如果猜测没错的话,排除秘境自主修复功能,是不是说明这次与之前找到的波动地带,其实就是被时秋给修复了?

    次日就是跟换大殿中灵石的日子,时秋照常出现。

    刚入殿中,一手成爪迎面抓来,丝丝金灵力波动环绕其上,是金丹期修士相当强力的一击。

    时秋身形一转,脚下步子轻挪,黑色的暗灵气环绕五指之上,对着爪影直扣过去。

    两方人一触即退,动手的双方对视前面之人。

    “你们这是为何?”时秋不解,诧异看向仙萌,说起来自己似乎没有得罪对方的地方,天知道还特意提供了修炼的地方。

    “我倒想要问问你把我们困在这里是何目的?”仙萌反问道,“我们前几次找到的波动点都是被你给修复的吧?”

    时秋听罢恍然,笑笑道,“原来是为这个,想来你们也该耐不住了。”

    这种看你们还小不与你们一般计较的语气真是恨得人牙痒痒,偏生在对方地盘,还真就不能拿人怎样。

    “跟我来吧。”时秋对两人道,“本来今日也是打算要带你们去一处地方的。”

    毕竟再有两个月,这处秘境就要永远地消失了,时秋垂目,遮住眼中的疯狂。r11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