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丹皇〕〔农门巧姐点食成金〕〔面壁者:从球状闪〕〔傅总离婚请签字〕〔武侠:开局被灭绝〕〔都市古墓医仙〕〔诛天战婿〕〔敬我为神明〕〔错嫁甜婚〕〔战神豪婿(又名:第〕〔十绝山〕〔首辅大人家的童养〕〔都市我为尊〕〔女神的极品仙医〕〔洪荒:我在南海有〕〔都市绝品弃少〕〔提刑大人使不得〕〔天龙殿〕〔西游之我天蓬绝不〕〔长生从锦衣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零二章 海外
    ..,最快更新!

    “轰轰轰”这一刻,所有在圣山上的人都感到了大地震动。

    尤其是秘境入口处,高约百丈的光幕大门碎裂,化成点点星光,在一众修士目瞪口呆中消失。

    这些人中,不乏后大宗门派来接应的人,等来的却是秘境传送门的消失,更是没有人从里面传送出,瞬间表情就僵了。

    “这。”有人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所有人都弄不清现在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很快有人反应过来,拿出玉简给宗门递了消息,妄图找到让他们暂时安心下来的寄托。

    要知道,进入埋骨秘境的,可都是各个宗门的年轻一代,最精英的弟子,一旦他们出事,门内必定会出现实力大减,人员青黄不接的情况。

    搞不好整个古云域修真界,会进行新一轮的洗牌。

    而之前收到诡门复出的消息,导致此次进入秘境的六品宗门弟子增多,更是加重了损失,让人不得不怀疑消息放出与这次变故背后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整个圣山都陷入一种压抑的气氛中,一些散修得到消息便早早离开。

    他们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无论如何发展,一旦牵扯到各大六品宗门,他们若是再看不清陷入其中,说不定就会变成池鱼中的一条。

    古云域天翻地覆,却跟在此时已在万万里之外的仙萌毫无关系。

    传送阵内天地旋转,所有感官在顷刻消失。

    “哗啦”一道水声响起,伴随着风雷海上的大风呼啸,很快被掩盖过去。

    这是一片寂静的海域,层云翻卷如墨。来得快去得也快,隐隐的雷光闪烁其中,不时降下一道雷鸣,犹如炸开的金色裂缝。

    仙萌被顾琅从水中捞起,不远处还有时秋,三人悬浮在海域之上。

    吐出一口水,仙萌觉得肚中忒不舒服。一张口。居然有拇指大小的鱼活蹦乱跳得从她口中同海水一起吐出。

    仙萌,“……”卧槽!老娘的形象!

    顾琅眨眨眼,两人这么久相处下来。他敢保证自己如果这时笑出来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可是不笑的话……怎么办,他有点憋不住了。

    时秋轻咳两声,“先找落脚的地方吧。”

    仙萌瞪了忍笑的顾琅一眼,运转灵气将衣服上的水渍蒸干。才环顾四道,“我们是在哪?”

    看起来是一片海域。但就她所知道的,最近的海似乎也与古云域隔了三个小域。

    所以,这里是海外?

    仙萌视线落在不远处天空的黑云上,清澈宽广的天穹多了一块黑疙瘩。想不显眼都难。

    瞧着里面劈下的雷霆,着实有点不妙。

    三人飞在海面上,确切说是两个人带着一个人在飞。速度极快,宛如一道虹。

    “如果没猜错的话。”时秋道。“这里应该是风雷海域。”

    仙萌一愣,开始回想有关这个海域她所知道的情况。

    似乎是归元大陆的海外岛屿,最出名的是覆盖整个海域的雷云,以及风雷八岛周边积累千百年的海下遗迹群。

    “传送阵的地点为什么会设在这?”仙萌惊奇地看向时秋。

    一般来说,传送阵位置都会设在相对安全的地点,且周围多半有人守护,能最大程度保证传送阵本身与被传送者的安全。

    时秋耸耸肩,毫无负罪感道,“事实上我也不清楚,不过你该庆幸是传到海上,而不是断崖。”

    仙萌,“……”好吧,就算我不会飞是事实,但作为传送阵的激发者,你敢不敢再不负责任以及不靠谱一点?!

    多说无益,就他们眼下面临的情况,还是快些找个落脚点为好。

    三人的状态都要恢复,否则若是半道突然冒出海怪妖兽什么的,没好果子吃的是他们自己。

    只是古怪的是,时秋看上去对目前境况完全没有一点在意,出了秘境之后,这家伙便呈现出一种懒洋洋又有些作死的状态,就像是了却一桩心愿后的释然。

    仙萌对此颇感疑惑,当然,要是她知道此次进入埋骨秘境的人,除了他们三人外全都葬送在里面,恐怕会无比庆幸傍上了时秋这条大粗腿。

    海面上飞行半日,没有地图指示下,他们多数时间是在蒙头乱撞,并小心翼翼花时间避开天上不时出现的雷云。

    夜半时分,海面上劲风刮得尤为激烈,三人收敛气息,全神戒备随时可能从海面下冒出的攻击,行走比白天多了一分谨慎。

    “那边好像有海岛!”凭借良好的夜视能力,顾琅率先发现了靠岸的地方,差点没跳起来。

    有岛意味着可能有人,那便有食物,退一步说,再不济也会有野兽,终于能吃到熟食了。

    时秋总算来了点精神,眯起眼看去。

    那是一座模糊的三角岛状,夜色中隐约能看到树丛模样,就算里边什么食物都没有,仅当做一个落脚点也比他们在海上一直飞行好好上不少。

    “等等。”时秋抬手拦住两人,“虽然我还没想好下一步做什么,但绝对不会是跟你们一起去死。”

    听这话仙萌原本看到岛屿有些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一下,她相信时秋绝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顾琅感应到两人的犹豫,挠挠头,“怎么了?”

    仙萌还是相信顾琅直觉的,问道,“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鼻子一动,顾琅四处嗅了嗅,像是在闻味道,这也是他常用的手段了,半晌后沮丧地摇头,“闻不到。”

    “海上水汽太多,后半夜更是笼罩蜃气,他感觉不到很正常。”时秋道,他说话一向都不急不缓,就像此刻就算感觉到不对,也仍旧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手在虚空一招,时秋掌中黑色的暗灵气出现,落在脚边扩展成一个圆,一条鱼型模样的东西出了来。

    仙萌定睛一看,还是一条鱼,只是与先前看过的骨鱼不同,这是一条完整的黑色鳞片游鱼,身形像是鲤,偏长,有两对眼睛,一对在头侧,一对在头部中央位置,极小,不细看就像是两颗圆形点缀。

    就在这时顾琅拉着仙萌后退一步,整张脸都皱到一起,捏着鼻子道,“好臭,不喜欢。”

    仙萌看他一眼,并未闻到什么,就被顾琅捂住鼻子。

    时秋呵呵一笑,“你现在鼻子倒是灵了。”他看向顾琅的眼中有种奇异的光华,低低一叹,“可惜了。”

    谁也不明白他口中的可惜是何意思,又或许仅是感叹一下。

    只是听在仙萌耳中,倒觉得时秋对自己二人另眼相看,又是送宝贝又是主动带出秘境的,可能与这句“可惜了”大有关系。

    黑鱼出现后,在时秋周围的海面转了两圈,海平面上激起阵阵涟漪,似有奇怪的波动以时秋为中心像周围发散开。

    顾琅脸色变得更臭,捂住仙萌的手也越来越紧,就像那只有他能闻到的熏死人的臭味越来越浓了。

    而现实时,仙萌表示除了那条发着微光的鱼,其他什么都没感应到,倒是手捂得太紧,她很可能会成为第一个被憋死的修真者。

    好不容易把顾琅的手从嘴边掰开,仙萌视线再次落在黑鱼身上。

    夜沉寂得可怕,惟有海潮阵阵伴着潮汐起落的声响。

    那条黑鱼身上发着淡色的萤光,在宽阔的海域上犹如萤火之辉。

    在旋转三圈后,脚下距离他们有十数米的海面有了动静。

    霎时,一个巨大钳子猛窜出,开合的地方直充他们而来,从挥舞的力度能感受到上面可怕的咬合力。

    露出海面的钳子通体泛着青灰,有两米多长,可以想像整体是何等的巨大。

    “螃蟹?”

    “吃的!”

    仙萌和顾琅的声音先后响起,一个惊讶,一个欣喜。

    至于欣喜的,听讲的话就知道在高兴什么,这可是送上门的海味!

    时秋的黑鱼转完大圈后就消失在了暗灵气中,仿若从未出现过,惟有海上还泛着的点点萤光昭示着它存在过。

    紧接着,随着第一个巨钳冒出,像是多米诺骨牌效应,接二连三冒出了数不清的巨大的钳子。

    海面上,以小岛为中心,放眼望去皆是冒头的巨大螃蟹。

    每一只身长都有五米,这数不清的数量,简直就是海怪群,更要命的是,里面修为最弱的,也到了筑基期。

    也就是说随便抓出两只都能挑了仙萌,这可真是——扎手的美味啊。

    幸好,他们还未深入,仅是在蟹群的外围,逃跑还是可以的。

    “娘我饿了。”顾琅咽了咽口水,看着螃蟹就像看到接下来几天的饱餐一顿,何况这些螃蟹还能增加修为。

    时秋斜斜看了他一眼,“这是风雷海域出名的妖兽赤雷蟹群,你们要吃我不反对,但现在不行。”

    仙萌同样在咽口水,“那我们还去不去那岛?对了,你刚刚那是什么手段?就是那条鱼。”

    确切来说,时秋身边还出现过雾隐兽和怪鱼,她以为是被留在秘境了,如今看来,应该都是如同今天这般召唤的手段带在身边的。

    这个人,从出现到后来的认识,包括其本身,都是一个谜团。(未完待续)

    ps:感谢静看大黄瓜妹纸的打赏(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