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丹皇〕〔超品渔夫〕〔大明第一臣〕〔人道大圣〕〔都市我为尊〕〔云婷君远幽〕〔网游:开局截胡降〕〔儒道神尊〕〔精灵之我挖矿养你〕〔都市妖孽狂婿〕〔女总裁的逍遥高手〕〔国潮1980〕〔绝世战神〕〔剑镇诸天〕〔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游戏制作:从治愈〕〔网游之我锻造的装〕〔全职剑修〕〔海贼之麦田守望者〕〔穿书后男主每天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零八章 密室
    ..,最快更新!

    眼中的嗜血毫不掩饰,站在时秋旁边的付铭被顾琅一眼扫到,当下就是一激灵。

    “事实甚于雄辩。”时秋颇有自信道。

    两人谈话没有任何遮掩,旁边有人听到时秋有手段探查到洞府情况,原本被顾琅吓退的心思又活络起来,只是碍于对方战斗力惊人,躺了一地的“战绩”还摆在眼前,便谁都没有先动手打头阵的意思。

    “这位道友,你要随我们同行吗?”时秋转向付铭,语气温和道。

    说实在,付铭打心底是不想摊上这事的,可眼下所有人都看到自己与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一旦落单说不定就被捉起来拷问了,天知道自己也是今天刚认识仙萌三人而已。

    一不留神,就结交了一群烫手山芋啊。

    “一道吧。”付铭道。他还是相信自己眼光的,不然这些天进出这么人多,他为何偏偏选中了仙萌三人,就赌一把。

    时秋点头,像是早知道对方回答,神色淡然,“那就走吧。”

    “等一下。”有人眼见三人就要离开,开口道,“你们打伤了这么多人,打算就这样离开吗?”何况有些还是被生生夺了金丹。

    顾琅从鼻子里出气,冷哼一声,人类嘲讽人的恶习被他学得七七八八,不屑地扫向场中,“就凭你们几个想留下我?”他的话中少了一个们字,恩,这种高傲是狼族天性带的。

    听到这话其他人怒意横生,伤了人不说,偏生这几人对话间还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真当在场的人都是死的吗?

    当然,其中到底有几分是为场上人讨个公道。还仅是对时秋口中办法感兴趣,有待考究。

    “你们有何指教?”顾琅暴走前时秋接过话茬,身上气息没有掩饰发散出来,让周围人具是一寒。

    原来狠角色不止一人,还要加上这个从头到尾含笑的男子。

    这可真是……

    一时场上竟无一人敢回话,就连最先带头那人也是脸色发白。

    试想,光顾琅一人就打得他们毫无招架之力。再加上时秋。还不让人给团灭了?

    那场面,光是想想就让人脊背发冷。

    于是,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消失在林间。余下几个场上唯一完好的金丹期修士面面相觑,终究还是没有跟上去。

    来到岛的另一处,感应到四下无外人,时秋找到一处地方落脚。

    付铭没有先开口。看了眼沉默不语的顾琅,又转头看时秋。作为被顺带的那只,他深知自己此刻是没有话语权的。

    “说吧,你说有办法找到她的。”顾琅看向时秋平静道,但谁都不怀疑他这句话背后酝酿着一场风暴。

    “莫急。”时秋悠然地摇摇头。兀自道,“你们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

    付铭发誓自己绝对看到了顾琅额头的青筋在跳,秉承着少说少错的原则。也只能在心里狂吼道,“都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再去拨撩了好吗?!”

    好吧。说起来他也很是好奇,时秋到底有什么手段能把收手伸到到洞府里边,以及,请务必保佑他的潭水能顺利到手。

    顾琅木着脸,将方才得来的金丹丢进嘴里,咬得咯咯直响。

    付铭不忍直视地别过头,这绝对是威胁吧。

    顶着低气压,时秋到底没再卖关子,手从袖口中伸出,一小团暗色的灵气汇聚在他掌心。

    付铭心神一震,没敢说出口,这种灵气颜色是……暗灵气吧。

    此地是风雷海域并非古云域,故而也就没有诡门的传说,然这种灵气着实少见,在整个海域中修练的人绝对不过一手之数,时秋是付铭迄今为止见到的第一个。

    这些人到底是从何而来?付铭知道自己此时该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传闻暗灵气是带来不详的根源,这个说法从上古流传下来,虽说无从考究,依然导致了修炼暗灵气的人在修真界中被人驱逐的下场,毕竟无风不起浪。

    若是被方才那些人知道时秋的手段就是这个,完全有可能会去请元婴期的老怪出手。

    将付铭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时秋垂下眼帘,掌心的黑色气团慢慢成型,虚空幻化成了圈状。

    这个过程并不快,导致顾琅有些不耐烦道,“她呢?”

    一会儿工夫他已咬下四颗金丹,付铭在惊叹顾琅牙口好的同时,一边哆嗦地想到——四个金丹期的能量他要怎么吸收?最后不会爆体而亡吧?!

    时秋懒懒抬眼,黑圈中有暗灵气凝丝结网,慢慢的上面出现一些影像,正是洞府通道内的景象。

    “没有缝,没有标记,特么那些人都是怎么找到密室的?!”仙萌将石门所在的这一片岩壁上上下下细看过去,浪费不少时间后仍旧没找到路子,不由有些暴躁地揉头。

    “这里设了阵法,并且连接整个洞府的主阵,得用一些手段才能看到。”一道声音忽然响起,仙萌身子一僵,豁然回头。

    没人?

    刚才声音好像是时秋的,难不成是她幻听了。

    “萌萌,你怎么还不出来?!”顾琅声音接连响起,有外人如付铭在场,一般来说他是不会开口叫娘的。尽管这让他很不乐意,但听说人类将这称之为情趣,他就勉为其难将就一下。

    哀怨中带着委屈的话只喊得仙萌一个冷颤,如果她再知道顾琅是什么想法,铁定一巴掌就拍上去了。

    “别看了,在你肩上。”时秋提醒道。

    仙萌侧头,最后在左肩上发现一团迷你的黑色,“时秋?”

    “是我。”

    “……”指甲盖大小的其实就是一团煤灰吧,仙萌嘴角抽了抽,“这也是你的契兽?”

    许是看出仙萌想法,时秋摸摸鼻子道。“出了一点意外,倒是你没有受伤吧?”

    仙萌摇头,想了想道,“你也遇上了那场灵气风暴?”

    迷你的黑色气团在仙萌肩上蹦哒两下,瘫软成饼状,就粘在了上面,如同一个墨点。

    “嗯。这个洞府有些古怪。你小心些……”时秋没说完,就被旁边的顾琅打断,“萌萌快出来!”

    明显处在暴走边缘的顾琅仙萌一向是无视的。打扰小爷寻宝的都给我一边玩去。

    “你刚才说的阵法是怎么回事?”仙萌视线又落在石壁上。

    墨迹黏在肩上动都没动,顿了半晌,声音从里边传来,“这么说吧。整个洞府被人用阵法祭炼过,你想找密室现在有两个办法。一间间找过去,或是找到洞府的控制核心。”

    “核心?”后一种明显是一劳永逸的办法嘛,仙萌歪头问道,“怎么找?”

    “不清楚。”时秋道。“主殿里存在核心的概率会大些,另外我们不知道它长什么样,找起来也麻烦。”

    仙萌翻了个白眼。说了等于没说,“所以我们还是得一间间找?”

    时秋话中带了笑意。“没错。”

    仙萌叹口气,低头看地图,果然不该把希望放到这群不靠谱的家伙身上,自己还是先把地图上的密室找到吧,运气好没准还能捡几个漏。

    进入洞府算起来也有两天,之间除了朱涛就再没见到其他活人。

    在仙萌找到第三个密室时,第二次冰灵气风暴到来。

    有过之前一次经验,仙萌快速闪身入到密室之中,石门关上将一切隔绝。

    咦?有人?!

    不似之前洞府中的空无一物,石室中还留有一人,只是同之前见过的尸体一样,全身血液凝固,成了一座冰人。不同的是他身体前倾后脚抬起,保持迈出的姿态,面部表情也是惊恐,像是从哪里逃命出来。

    仙萌心中一惊,这人在密室中却仍旧被冻结,是不是代表密室也非绝对安全?

    情况尚不明朗,仙萌没有贸然走过去,她身后的石壁开始震动,代表冰灵气风暴已然到来,至少一日时间,出不得这间密室,颇有点进退两难的意思。

    “那人身后的墙壁上有阵法痕迹。”时秋道,“你再走近些。”毕竟他只能通过契兽感应洞府中情况,限制太多。

    仙萌视线落在被冻住修士的身后,一面平整的石墙,如果时秋说得没错的话,再依照此人眼下动作来判断,很可能是那道墙壁背后的密室里有什么,这人逃脱不及才冻了住。

    最大一个可能,就是石门另一头,是与灵气风暴相同的冰灵气,倒霉修士开门后觉察不对迅速关上,但仍旧受到残留的冰灵气侵蚀,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你说我对上外面的灵气风暴,有几成把握活下来?”仙萌小心靠近,边问道,“对了,你们这会儿在干嘛?”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古怪的声音。

    时秋在那头叹气,“顾琅在吃赤雷蟹。”

    “!”仙萌,“还在吃?!”这不是两个小时之前的事,“等等,他在说什么?”

    契兽传递过来的声音顿了顿,“他说你什么时候回来他就吃到什么时候。”

    仙萌,“……祝他早日撑死。”

    时秋,“……”

    距离石壁尚有两米,时秋的声音没再传出来,似乎在感应壁面上的阵法。

    与此同时,仙萌也不怕死地盯着倒霉修士的手上看,暗戳戳地想怎么把上面的储物戒指拿下来。

    显然,之前一次取戒指险些被冻住的经历没能给她很好的教训。(未完待续)

    ps:感谢静看大黄瓜童鞋的打赏,感谢machera童鞋的粉红票,么么哒乃们(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