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医妃俏王爷安〕〔都市我为尊〕〔至尊丹皇〕〔天降七宝,团宠妈〕〔云婷君远幽〕〔带着系统穿年代文〕〔信我,我真想当救〕〔未来之绝世猎人〕〔皇太子在现代开马〕〔蕲爷家的神棍小师〕〔斗罗之圣银箭弩〕〔穿越香江之财富帝〕〔我,上古祖龙,被〕〔都市医流高手〕〔玉京山上的树〕〔从霍格沃兹开始掌〕〔相声贵公子〕〔一代狂君〕〔全人类消失后,我〕〔美艳总裁爱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一十四章 离开
    ..,最快更新!

    对方看到仙萌就是眼睛一亮,为首几人直直朝这边飞来,看情况就是不能善了。

    四对一,其中还有两个金丹期修士,用脚想也知道这场仗不能打。

    仙萌当机立断,身子一折,绕开这队人跑。

    契约上还有感应,只要拖到顾琅他们赶来,她就安全了。

    “小辈哪里走!”一人喝道,那人金丹初期修士,手在虚空一抓,周围灵气受其控制变成了一个灵漩,直直向仙萌罩来,庞大的吸力就欲将人抓去。

    反身隔空击出一掌,气啸声伴随掌劲对上灵漩,两股力量相撞,反将仙萌击飞老远。

    “慢走不送!”仙萌无不嘲讽的声音响起,身法动得极快,一纵掠出数米。

    “追!”金丹修士咬牙切齿道,后面几人纷纷跟上。

    这座岛,在洞府将人传出时就已彻底乱了。

    仙萌往顾琅所在方向飞去,一路上又遇到不少探查的人。这回她学乖了,在神识探查到人时不断转换方向,将这些人尽数避开,不与其正面冲突。

    “娘!”隔老远就听到顾朗带着兴奋的声音传来,仙萌先是心中一喜,道靠山来了,紧接着脚下就是一踉跄。

    喊娘什么的,她真心承受不来啊!

    果然,就见后面紧跟而来的付铭笑容僵在脸上,将仙萌重新上下打量一遍,五官挤成一个恰到好处的囧字。

    也就早听过这个称呼的时秋还算淡定,看向仙萌询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控制核心被人炼化,里面的人被强制传送出来了?”

    只有这个可能,才会导致仙萌被顾琅感应到突然出现在岛上。且四下一片混乱,这一路过来突然多出许多筑基期修士。

    仙萌歪头想了想,到底还是没把自己看到顾渊白这件事说出来,只点点头道,“嗯,我那片核心碎片也不见了。”

    时秋没有多问,距离他契兽消失到仙萌被传送出的时间并不长。而之前洞府又已经出现先兆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何况就算有,若仙萌不想讲,他亦毫无办法。

    “把他们围起来!”两队有金丹期修士的人马在四人会面后出现。极有默契地各自散开,将人包围在其中,无论从哪个方向突围都逃脱不了。

    顾琅相当自觉得上前一步,将仙萌护在身后。手中一把储物戒往她手里塞,足有五六个。

    仙萌顿时眉开眼笑。在洞府里得了宝贝,到外面又有宝贝拿,不枉她特意在宝葫界里开辟了一块专门种植顾琅口粮的土地。

    “把东西交出来,我们还能给你留个全尸。”两队人马加起来有十六人之多。超过十人为金丹期修士,看见仙萌几人实力修为后信心十足。

    顾琅呲了呲牙,手臂垂在身侧。十指卧了又松,凝若实质的金灵气汇聚其上。能看到淡金色尖锐的利甲。

    付铭摇着头往后退一步,不是他胆怯,实在是光凭面前几人,还不够顾琅一人收拾。

    他算看出来了,这批人是风雷海域中几个重要势力中的,也是之前守在洞府外的主道上那批,没有看过顾琅杀人,难怪敢冲的这么前。

    视线落在远些的草木丛中几个人影上,付铭摇摇头,这些被顾琅杀怕的人倒是躲得勤快,只是还有些贼心不死,毕竟财宝动人心。

    付铭没出手,时秋自然也没有,至于仙萌的就更不可能了,于是便剩下顾琅一人大开杀戒。

    金丹期这个层次闹出得动静太大,很快就将散布在岛上的不少人给吸引了过来。

    此时顾琅已经将第七枚金丹收入囊中,其中两枚还被他直接丢入口中炼化,一身修为没有增长,气势却在不断凝实,只一眼便给人惊悚战栗之感。

    “魔修!”一人吓得肝胆俱裂,面容极度惊骇揉在一起,连滚带爬地往后退去,再不见一丝金丹期修士的风度,边扯着嗓子吼道,“他是魔修,魔修!”

    魔修是为何?

    代表正道的对立面,走旁门左道的修士,多嗜杀,然实战能力极强,传闻千年前有大能者以百万生灵性命为祭成就无上魔道,使得魔修不为修士所接受。

    尤其在归元大陆海内,这两个字可以说让人听了闻风丧胆,足以群起而攻之。

    只可惜这里是海外,一众围观者摇头。

    殊不知风雷八岛中超过二成以上皆为魔修,尚有三个元婴期修士亦是修炼海外遗迹得来的魔功,要想凭这两字让他们这些人出手,喊出这话的人还嫩了点。

    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那名金丹期修士在心中暗骂,掩在不远草丛的人中他甚至看到了几个熟人,更是止不住咒骂,那些人显然是把自己这群人当做了出头鸟。

    而出头鸟现在又踢到了铁板,真是好生痛脚。

    “走!”剩下几个仅存的修士鸟兽四散,此刻也顾不得窥伺仙萌手上的宝贝了,在一个人试图自爆金丹被顾琅打爆血肉后,他们更是坚定不能与这四人对上。

    从洞府出来的筑基期修士不少,还是挑个软柿子捏吧。

    当然这笔仇,他们必定还是要报的。

    人逃窜后顾琅也没有追,又一次见识到超强战力的其余围观者也悄悄退了去。

    四下静静一片,一时间连岛上鸟兽的声响都绝迹。

    “我们也走,离开这岛。”不等喘上口气,时秋面色一肃,“有元婴期来了。”

    “什么?!”仙萌和付铭同时一惊。

    他们什么都没感觉到,连威压都未知觉,还是那位元婴期修士太低调?

    “有两个,不是冲我们来的。”时秋望向远处剑气弥漫的洞府方向,“这里就要乱了。”

    往海边走的路上,仙萌心中一直不能平静。

    她确定自己被传送出来前的最后一眼看得没错,那必定是顾渊白无疑,如今连元婴期修士都忍不住出手,四师兄岂不是性命危矣?

    不自觉仙萌的脚步就慢了下来。

    “我有穿水梭,带你们去风雷八岛,只要入了城,便受合体期大能庇护,其他势力无法在里边动手。”付铭说着拿出金色的梭形船只。

    巴掌大的法宝,已被炼化,在他意念控制下变成了三米多长的潜艇模样。

    仙萌还在踟蹰,她深知自己现在修为帮不了顾渊白,可是什么都不做的话,真出了事,绝对会后悔一辈子,酿成心魔。

    脚步一顿,在船边停下,仙萌一副豁出去的架势,咬牙看着面前三人,“你们现走,我还有些事必须要去做。”

    “你疯了!”付铭拉住仙萌,“不说元婴老怪,就连岛上的金丹期修士你都对付不了,拿什么去抢宝贝!”

    说到宝贝,仙萌想到储物戒中的潭水,取出来给付铭,“不是去抢宝贝,有个人我必须要救。”

    “这个你先收着,我们再找个地方把东西分了。”仙萌道,“然后你们马上走,不必管我。”

    不是她冲动,有宝葫界在,炼体又有小成,还有洞府里得来的护甲诸多手段,她相信自己保命还是可以的。

    至于顾琅,自己若是运气不好出事,那契约也就作废,这人便自由了。

    “不许去!”顾琅抓住仙萌手腕,难得咆哮道,“你去救什么人,什么人需要一个筑基期修士救?!就你这修为还不被人一掌糊在地上爬不起来!”

    仙萌,“……”她怎么从来没发现顾琅还有毒舌的潜质,吾家有儿初长成真是太糟心了有木有。

    “你救的人在洞府里?”时秋若有所思道,“还是岛上的人?”

    “洞府里的。”仙萌硬着头皮道,索性也不管隐瞒什么的了,“炼化洞府控制核心的那人,应该是我四师兄。”

    本来没打算说,是因为她对顾渊白有信心,哪怕只是刚刚晋升为金丹期,对方也绝对有秒杀同级的实力,她只要耐心等对方完全掌控洞府出来,再上去相认就好了。

    可是突然出现的元婴期修士超出计划外,实在让她放心不了。

    付铭张张嘴,“你师兄?!”闹出这么大动静的师兄?再看那突破的剑气声势浩大,到底是什么样的宗门才能养出这些个惊才艳艳的天才之辈?!

    “先上船吧。”时秋道,“现在过去并帮不上忙,若掌控了控制核心的那人真是你师兄,那他现在是绝对安全的。”

    仙萌抬头,不明所以。

    “那座洞府上设下了四千九百道防御禁制,融合成了一个大阵,就算没有能量补给,也能支撑合体期以下修士全力攻击达三个月之久。”时秋淡淡道。

    “可以说只要他在里面不出来,没人能那他怎么样。”撇了仙萌一眼,时秋又道,“倒是你,若是被他们发现你与里面之人的关系,恐怕……”

    仙萌一愣,后半句直接被她忽略了,想了想道,“也就是说,至少三个月内是安全的?”

    时秋点头,“只要合体期修士不出手。”

    沉默了片刻,仙萌咬咬牙道,“好,我们先去风雷八岛。”

    她与顾琅有契约限制,这段时间内只要她突破金丹期,顾琅就能打破桎梏回到元婴期修为,到时候再来这岛上,说不定还能帮上些忙。(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