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影救世主〕〔首富从盲盒开始〕〔网游之我有百倍奖〕〔秦卿谢晏深〕〔英雄时代之融合李〕〔我在东京教剑道〕〔阴倌法医〕〔都市之仙帝归来〕〔天命葬师〕〔灵异直播:求求你〕〔我的老婆是祸水〕〔昭周〕〔一世狼王〕〔爱情公寓:我的女〕〔武映三千道〕〔大英公务员〕〔直播:我能看见过〕〔校花的贴身保镖〕〔混在19世纪美利坚〕〔灵武家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杀
    ..,最快更新!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攻击付铭的有两人,皆是金丹期巅峰修为,阴森森道,“只是可惜了,前几天你若有此觉悟,早早退出比试,兴许还能留下一命。”

    而今天他们来了,必定不会让人再活着出去,想想风雷八岛排名前三的炼器师今晚就要陨落,也是让人扼腕。

    付铭心知此今晚是不能善了,头微垂眼中,目光一寒。

    照理说就他们方才闹出的动静,睡在隔壁的管家应早早感应到,然而却并没有什么动作,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对方已遇害,二则是被人收买。

    老管家跟在自己身边有二十多年,与仇千交恶仅是近些年的事,那么第一种可能的概率大些。

    可恶!付铭暗恨,就猜到又怎样,眼下根本没能力扭转败局,连自己尚自身难保,哪还顾得了其他。

    但坐以待毙俨然是不可能的,作为成名的炼器师多年,总有几件能拿出手的贴身法宝,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巅峰之作,虽堪堪与六品擦边,威力却不容小视。

    正面攻击的人没有再与他废话,一掌击来,正中付铭后心,可就在这时,那人掌心只觉一阵刺痛,有亮色的红光从衣衫中透体而出,是防御类型的灵器触发了。

    另一名攻击的人看了旁边受伤的同伴一眼,暗暗警惕,手中一柄弯刀护在身前,看样子是想利用兵刃之便。

    付铭长出一口气,他后边就是房间正门,往后退至走廊,准备找机会脱逃。

    他是没想到仇千会这么迫不及待在自己回来第一天晚上就动手,以至没有任何防备。眼下两方实力差距太大,唯有先行逃脱再从长计议。

    两名下杀手的人很快追了出来,付铭咬咬牙,往离他最近的时秋房间奔去。

    老管家实力不济,很大可能已经出事,而周围不知还分布了多少杀手,或许只有找到时秋或者顾琅才能寻得一线生机。毕竟对方的实力他看在眼里。

    “追!”被付铭防御型灵器反震到的修士手掌通红。咬着牙强忍酸痛对另一名道,“城卫军很快就会过来,虽然我们已经打过招呼,但事情不能做得太过。速战速决!”

    旁边修士点头,眯眼看着付铭逃窜的方向,“传音给陈三,他那边估摸也解决了。我们将人包围起来,来个瓮中捉鳖。”

    两人相视一笑。

    对于自己府邸付铭极为熟悉。三两步飞跃过曲折回廊,直朝着时秋房间过去。

    如果他没记错,时秋房间隔着两间屋就是顾琅与仙萌所住,希望他们没有同老管家一样“消失”。如真那样。今晚自己恐怕无法活着走出府邸。

    面前忽然出现一人,墨色的黑夜中看到衣袍猎猎的轮廓,付铭心中一紧。待看清楚来人后面色一喜。

    时秋也不问什么,掠过付铭直接对追赶的两人出手。两只黑色契兽成狼型分别对上一人,又是一阵野兽咆哮声传来,间或参杂着两名修士的惊疑声。

    “这是个什么怪物?!陈三失手了?!”一人怪叫一声,衣袖被契兽咬下一只,若非收手迅速,整只胳膊都得折进去。

    “该死,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们被情报骗了?”另一人喘息着,手中匕首划出一道圆刃,将契兽劈成两截后斩在后边的围栏上。

    木制围栏瞬间一分为二,碎屑掉入池水中引得水花四溅带起阵阵涟漪,而契兽诡异得没有流出一滴鲜血,过片刻伤口处露出黑气,形成丝状物,拉扯着将被劈成两段的尸体粘合回一起。

    两名修士见这情况皆是大惊,这突然出现的不明生物是他们平生所见未友,更是打乱了计划。

    两人当下对视一眼,却一个不防,被契兽咬合的怪力扯下一片血肉,手臂血流如注。

    “嘶。”一人哑着嗓子道,“撤。”晚上情况他们始料未及,损耗人数远在意料之外,护城卫又快赶到,他们耗不起。

    退意萌生,两人飞速后退,小小的回廊看起来稍显拥挤,就在这时,从时秋背后飞速过来两道淡金色暗芒的气刃,不等人反应过来,意识回笼时已身首异处。

    一只手将两颗金丹握住,旋即抛起落入嘴中,顾朗嘎巴嘎巴咬了两口,咽下。

    付铭瞪大眼睛咽了咽口水,虽然被救的是他自己,但无论几次看这动作都觉得异常凶残啊。

    “你们没事就好。”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付铭干巴巴道。

    “看起来你不是很好。”仙萌慢慢走过来,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

    事实上在顾琅解决完攻击他们的那人后她是没有一点感觉,无奈时秋房间离得近,隔壁动静闹出太大,才让她从一觉好眠中转醒。

    当然,她绝不会承认自己在看到地上尸体的时候吓了一跳。

    以及顾琅你敢不敢不要一边吃着金丹一边站在床边,大半夜很吓人的好不好!

    付铭没能从仙萌话中得到一点安慰,讪讪笑了两声不知该怎么接话,最后只憋出一句抱歉,是他将这三人卷入了这场无妄之灾。

    “说吧,怎么回事。”时秋一脸淡然将契兽收回——从埋骨秘境开始就没见过有什么能让这家伙变脸的。

    但凡这种人,归纳起来就是两种情况,一是傻子,然则就是有不为人知的底牌。

    仙萌认为时秋应该是属于后者,好吧,这种事除了顾琅外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出来。

    “这些人是岛上炼器师仇千找来的,为了不让我参加三天后的炼器师试炼。”付铭叹了口气,“我原本想他会在试炼时做手脚,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试炼?”仙萌摸摸下巴道,“你找玄冰寒煞的潭水不会就是为了这个?”

    付铭点头,“这次试炼目的是考核学徒级炼器师,届时会有岛上和大陆近海宗门来招外门长老,那是我们散修获得大量宗门资源的不多机会之一。”

    “就为这个?”仙萌奇怪,“前来的宗门应该不少吧?”又不是只有一个名额,至于痛下杀手?

    付铭摇头,“此次试炼,还关系到九岛遗迹的名额。”(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