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爱情公寓:我的女〕〔秦卿谢晏深〕〔英雄时代之融合李〕〔武映三千道〕〔大英公务员〕〔直播:我能看见过〕〔校花的贴身保镖〕〔混在19世纪美利坚〕〔灵武家族崛起〕〔和病娇大佬协议订〕〔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首富从盲盒开始〕〔友乾的空间戒〕〔麻衣道祖〕〔重生八零找老公〕〔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女尊世界中的万人〕〔我和邓肯同年秀〕〔重返1988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三十七章 昏迷
    ..,最快更新!

    “我们去哪?”仙萌又昏睡过去,顾琅从契约中感应到人没有大碍,才抬头问时秋道。

    三人一起冲出海面,这时恰逢黎明,天边泛着柔红,万丈霞光从海面升起,映照着一片彤红。

    “找个地方歇脚。”时秋想了想又道,“风雷八岛是不能回了,不过我们没有海图,可以趁消息还未传开,去沿岸打探一下。”

    顾琅歪头,满脸困惑,“所以我们去哪?”比起这种弯弯道道的话,他还是喜欢简单直接的。

    时秋扶额,“算了,跟我来吧。”

    所幸还知道遗迹在风雷八岛哪个方位,按此推算,大致方向不会走错,不然茫茫海域,不知要找到什么时候。

    天边鱼肚白,码头上来往的人渐多,远归的海船将整网的银鱼抖落在码头平地,引来周围人哄抢。

    三人出现没有引来太多关注,倒是时秋一路小心了再小心,却没有出现异常情况,颇有点无用武之地的挫败感。

    “这边,这边!”视野中蹿出一人,竟是之前早早从雷暴地牢离开的付铭。

    “是你?”时秋惊讶,“好巧。”神色却有些戒备起来。

    “别扯这个,我们先离岛再说。”付铭不由分说对三人道,看到仙萌情况也没深究,率先往码头另一侧快步走去。

    海边礁石之处,再往下降就是深海,付铭将穿水梭从储物戒中取出,领着三人进了去。

    穿水梭一入海中便几个穿枞。以其独特纹理做掩护,消失在茫茫海域。

    就在他们离开的当会儿,三个人飞速而至。仔细查看了四下,才相视一眼离开。

    穿水梭外是无尽蔚蓝海域,直到确定没人跟踪,付铭才长长松了口气。

    “有人在抓捕你?”时秋自然而然想到了雷暴地牢之前的事。

    即便在付铭府邸都能派人进来暗杀,可以想象对方势力有多大。

    付铭苦笑,“一半一半吧。”他扫了眼三人摸样,身子往后微靠。“你们情况看起来也不是很好,她怎么了?”指的自然是仙萌。

    时秋抿嘴,伸手在仙萌额头一探。“像是在压制什么,就近有没有可供藏人的岛屿?”

    三人席地而坐,仙萌头枕着顾琅的腿,全身散发着一种灼热的火息。即使离稍远些都能感应到。

    “我找一下。”付铭翻出海图。查阅起来边问道,“你们究竟在遗迹里做了什么,追我的人里有一半其实是冲你们来的。”

    时秋探过来,视线同样落在那份海图上,漫不经心开口道,“什么时候的事?”

    “我从雷暴地牢出来没多久。”付铭语气悲催道,“我都已经放弃炼器师角逐了,没想到还有人追来。后来才知道人家是抓你们来的。”

    说起来,他还真是无辜极了。如今在风雷八岛上也算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要不是想着仙萌几人不知情,没准出了遗迹还会回岛上,他也不用东躲西藏天天观望码头附近逮人。

    也幸好三人出现了,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在被人发现前安全离开。

    时秋会意点头,示意自己知晓,转念一想,那会儿应是他们被传送阵吸走的时候,找付铭估摸是为了调查底细。

    只可惜啊,他们三人会出现在风雷八岛上,也是因为不定向传送阵的缘故,说是凭空出现亦不是不可,唯有同付铭有些关联,才连累了这人。

    “先找小岛吧。”时秋道。

    仙萌这情况,着实有些古怪,要不是自己记忆还未恢复完全……时秋眼中暗芒一闪,神魂中传来的阵痛让他无法再继续深思。

    最后决定的那座岛屿,从海图上看就与风雷八岛相距甚远,不过这恰恰是他们眼下需要的,地处偏僻,远离人居,方便躲避追捕的人。

    二来,也是眼下最为重要的,岛上中心有一处天然形成的冰穴,是某次付铭在外出寻找炼器材料时偶然发现,恰好能应对仙萌现在的情况。

    没错,在他们前行过程中,仙萌身上的火息逐渐增加,有一部分外溢,灼热的高温甚至开始融化穿水梭内部。

    “你们这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我的法宝啊!”付铭目瞪口呆,再不进行降温,穿水梭就要被熔,他们所有人都得掉海里。

    偏偏那火息又不似凡火,一般手段根本无法降温,只能任凭坐下渐有融化趋势,感觉不能再更遭!

    “还有多久能到?”时秋此时是离仙萌位置最远的,依他的功法属性,这类好似能焚尽世间万物的火焰就是克星。

    付铭作为炼器师稍好一些,而顾琅能死死抱着仙萌,则纯粹是因为修为高,皮厚。

    “恐怕撑不到。”付铭欲哭无泪,穿水梭可是他最得意之作,这趟走完估计也就废了,他招谁惹谁了。

    时秋猛地站起身,再次后退,但这次也是极限了,因为梭舱的长度就摆在那里,退无可退。

    而与此同时,仙萌身上火焰骤然加剧,地板登时融出了一个洞。

    眼见海水就要灌进来,付铭眼疾手快用灵气聚膜堵上,然后催动穿水梭控制中心开始修复。

    “这下是真撑不到了。”付铭苦笑。

    顾琅脸憋得通红,脸颊开始出现一些细碎毛发,再下去就要化形了。

    紧接着,尴尬的事出现了,因为仙萌身上衣物本就是凡品,受高温影响逐渐开始燃烧,露出里面肌肤。

    船上另外三个都是大老爷们,除顾琅不通人事外,其余两人眼睛都不知该往哪摆。

    “你退开。”时秋对顾琅道,手中一抹黑色闪现。

    “你要做什么!”顾琅跳起。挡在仙萌身前,一旦发现时秋有攻击意向他就会出手,才不管这里是不是在海中。

    付铭一个头两个大。起身阻拦,“你们都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时秋继续道,“你先让开,我将她外溢的火息暂时封住,你二人极力催动往岛上赶。”

    付铭忙将顾琅拉开,稍微接近点就全身冒汗,“别闹了。听他的,不然我们都得折在这。”

    顾琅眼睛微闪,权衡了一下利弊。这才退开身。

    火焰将舱室染得通红,仙萌整个人也包裹其中,黑色的灵气从地板蔓延过来,将人连同火息包围起来。形成一个巨大黑球。

    船舱里的温度终于稍微降下来。付铭松出口气,专心操控穿水梭。

    时秋缓缓坐下调息,面色发白,这一手消耗了他太多气力,两种属性又是相克,这滋味着实不怎么好受。

    穿水梭一路疾驰,在顾琅灵气加持下,速度更是飞快。付铭小心注意四下。避开海峡兽群,总算有惊无险到达目的地。

    岛上空气分外凉爽。岸边柔软沙滩,斜风吹过椰林。

    相比起来上岸的三人狼狈许多,身后还跟着一个巨大黑球,从上面裂缝中透露的一角看,里面像是裹了一个太阳。

    “快找冰池。”时秋强打起精神。

    付铭迅速走在前方带路,“跟我来。”

    仙萌感觉到的不再是无尽的,好似要将人融化的热,周身一片温暖,适宜的温度让人不想醒来。

    忽然。

    什么声音?

    细微的水纹波动,在寂静的环境下,一切感官都被放大,好似有鱼尾摆过水。

    仙萌忽地睁开眼,竟然真的看到游动的鱼。

    银色的拇指大小的鱼,线条优美,再近些,鱼便有了手掌大,成群游过,好不自在。

    蹿出水面,仙萌注意到岸上有人,凭契约感应知道是顾琅在那,一眼望去,没想到还见到了付铭。

    回到岸上时仙萌没忘记拿出衣服穿上,在被扔进冰池前的那段记忆她隐约还是有点的,也得亏了时秋的灵气属性,不然自己还真是没脸上来。

    “娘!”顾琅把烤鱼往旁边一丢,欢欢喜喜跑过来。

    付铭,“……”将被甩在自己脸上的烤鱼扒拉下来,默默放嘴里咬了一口。

    唔,味道不错——所以这几天过来,他已经完全适应如何面对顾琅的突然性抽风和突发性状况了吗?

    真是个累不爱的体验。

    “给你们添麻烦了。”仙萌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会出现之前那样状况并不是她主动去招惹的,但身体中那团火苗,的确给她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好处。

    当然,也给别人带来不少麻烦就对了。

    “额。”付铭摆手,“我倒没什么。”其实从雷暴地牢出来后,他就算已经走投无路了,就算没有摊上仙萌这事,还会有其他。

    而且他也算是投桃报李,先前若没有仙萌几人相助,恐怕他连雷暴地牢都出不来。

    “就是他的情况有点不妙。”付铭指向一旁草垛上的时秋。

    男人静静躺在那里,竟丝毫感觉不到生机,或者说气息极为微弱,似进入假死状态。

    “时秋怎么了?”仙萌诧异,印象中这人也算是不死小强那一类人了,无论遇到何种困境,总有办法峰回路转。

    如今看到这人如此虚弱地躺着,仙萌一时真有些不习惯。

    “把你带到冰池后就这样了。”付铭摊手,“看起来没有大碍,可就是不醒,也不像走火入魔。”

    倒是顾琅探过头插话道,“他的灵气与你相冲,为掩护你身上的火息耗费不少力气,应该是这个的缘故。”

    仙萌三两步上前,由于就在冰池周围,地面都结着一层薄霜,草上是霜白一片,唯有靠近火堆的地方呈现消融。

    好古怪……仙萌研究炼丹一道,对医道方面还算稍有涉猎,时秋的情形却完全看不懂。

    体内灵气并未显现损耗过渡的干涸,气息却相当微弱,若将人魂分为精气神三类,时秋无疑是属于神散的那一类。

    不要问她为什么知道,就像是脑中突然冒出来一般,仙萌也有些困惑,在将身体里那道名作“焚莲”的火焰收服后,总觉隐隐有什么不同了。

    “一直都这样?”仙萌眉头微蹙,经此次后,她的身体长开,眼眉也有了长大后的轮廓,不再是让人看见就想捏的包子脸。

    付铭点头,“小半月了,从你进入冰池后就是如此,你给顾琅的丹药和灵果也喂给了他,现在情况还算是有点好转了。”

    旁边顾琅挺挺胸,把这话当做自己无私奉献的表扬。

    仙萌,“……”

    三人围坐,讨论对象就是时秋。

    “你是说,吃完果丹后情况有明显好转?”仙萌说着,取出几颗丹药给时秋喂进去,果然脸色又红润不少。

    顾琅当即戳戳仙萌,表示自己也要。

    付铭将时秋挪了挪位置,让人躺着更舒服些,边道,“灵果也有用,但效果不大。”

    仙萌摸摸下巴,一时没想出问题所在。

    难不成果丹除了补足灵气,还能医治神散?

    “娘。”顾琅声音突兀在识海响起,是传音。

    仙萌一愣,不动声色看了眼旁边毫无知觉的付铭,传音回道,“怎么了?”

    “可以把第一口泉的水给他喝,会好。”

    “!”仙萌迅速回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