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花的贴身保镖〕〔我和邓肯同年秀〕〔我的末世虫巢〕〔神话复苏:开局九个〕〔不想当大将的我选〕〔全球游戏:开局继〕〔父皇为何造反〕〔道友你剧本真好看〕〔亚索的英雄联盟〕〔天天带早餐,还说〕〔重生从电商开始〕〔重生九零小辣椒〕〔我修道靠瞎练〕〔小阁老〕〔神秘复苏:我,人〕〔全民兽化:从柳树〕〔妻子的秘密〕〔诸天之第四天灾〕〔绝世战王〕〔试婚365天:霍先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四十五章 迷阵
    ..,最快更新!

    “所以意思是,往年月湖的水其实也都会涨上来?”仙萌呲牙,若是小月国皇室的人站在面前,她定一口咬下去。

    这么重要的信息,你非得等发完大水才说吗?鄙视!

    “围猎在小月国及周边洲域算是一大盛事。”顾渊白想了想,委婉提醒道。

    所以说月湖涨水算是常识喽?仙萌,“……”师兄,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

    从高处向下望,便见昨晚的水来得快去得也快,只留下一道道纵横干涸的泥印,其涨水目的似乎仅仅是为把小月兽送出月湖。

    走出岩洞,回到下方平地,丛林植株茂盛挺立,并未被大水冲走多少,倒有一部分根系被水流冲刷暴露在外,足见下盘稳固。

    一入密林,视线立刻被带着泥黄的巨树遮盖,叶片上皆是晾干后的泥渍,空气里也是微微的腥。

    时秋走在最前方,带着几人在林中兜兜转转,眉头深锁,说出的话还是如昨晚一般,摇头道,“那座天然大阵依旧存在,你们跟紧,我们往阵心走。”

    仙萌环顾左右,没看出所以然,就觉得与昨天似乎并未有多大差别,想来这辈子她是与阵道之术无缘了,反倒顾渊白跟在后边看得津津有味。

    至于顾琅,拿灵果堵住他的嘴,这种靠技术的活不帮倒忙就谢天谢地了。

    走出不到百步,时秋忽然停住,手往后一摆,让众人停下。

    仙萌连忙站定脚跟,顺手拉了下顾琅。

    顾渊白似感应到什么,长剑已然出鞘。

    一只三米多高的巨兽。比昨天他们岩洞外的那只小上一些,相同模样,獠牙在日光下显得分外狰狞。

    再近看,能发现那条成人手腕粗细的尾巴形状奇异,犹如藤蔓的纹理扭曲在一起。

    金丹前期修为!仙萌心中一禀,很快联想到昨晚那只。

    若以体型大小来区分小月兽修为,那么昨晚天色混沌。又有迷踪阵干扰。以至于让他们无法分辨清的小月兽,至少有金丹后期修为。

    “别动。”时秋低声道。

    小月兽在仙萌几人停下来时若有所觉,视线往这边扫来。却什么都没发现,摇头晃脑继续往前走去,在几人身前两米不到处擦肩而过。

    仙萌这下相信时秋说的阵法,绝非是无稽之谈了。

    “小月兽都是些什么修为?”仙萌深吸口气。问道。

    他们昨晚见过的那漫山遍野蓝光,光是一眼扫去就有上千点。代表小月兽绝不下这个数。

    要是每只小月兽都有方才经过那只的修为,岂不代表有上千个金丹期修士?哦不,是至少有上千个。

    这“至少”两字,简直让人想想就毛骨悚然。他们这样擅自过来围猎的楞头青,就是来送菜的吧!

    时秋摸摸下巴,“其实刚才那只看着挺蠢。我们好像可以拿来练练手?”

    落单,修为在可接受之内。又有阵法掩护敌明我暗,条件完美达标。

    仙萌,“……”兽都长一个样,你从哪里看出它蠢,长不高就一定代表智商不高吗?歧视兽是不对的!

    “啊。”时秋又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道,“拿来做暗兽似乎也不错。”

    仙萌满脸崩溃,“……”我求您消停会儿成不?

    顾渊白手握成拳放至嘴边,一声轻笑溢出。

    说要往阵心走,可现实很骨感。

    在仙萌发现令牌上还有排名,而他们被上榜人甩出一条街的猎杀数量后,还是决定勤勤恳恳,有看到小月兽就先下手,绝不挑肥拣瘦。

    其后,在接下来半天猎杀中,他们得出几点结论。

    至今他们遇到的小月兽,修为最低筑基中期,身长不到两米,修为最高金丹后期,身长接近四米。

    按照身长来论修为,昨晚来岩洞袭击他们的那只小月兽接近元婴中期。

    再者,他们猎杀之后产生的令牌上数值是会浮动的,击杀的小月兽修为越高获得数值越多,例如一只金丹中期便可达到百点的恐怖量。

    稍作整休,四人坐下生火做饭。

    达到金丹期后,修士可以僻谷不食,但有仙萌和顾琅两只呈口舌之欲的家伙在,几乎三餐顿顿不落,还得吃好的。

    时秋坐一旁研究阵图,顾渊白则专心擦肩,眼眉低垂,寒剑冰魄,看得仙萌一个激灵。

    咬了口灵果,仙萌正琢磨要不要给四师兄送个过去,便被顾琅屁颠屁颠得抢了先,顿时一口老血闷在肚里。

    眼看小狼崽一声声“爹”喊得欢快,又跑过来喊自己“娘”,滋味真是各种酸爽。

    时秋拿出的石板很奇异,用一只同样奇异的笔在上面划拉会显出金色流纹,转瞬消失。

    可当笔画数积累到一定程度,便会出现一个完整的阵型——当然也可能是时秋在为刻录阵法做累积,只是仙萌没有看懂。

    这样的情况先前也出现过,但今天显然耗时尤为长。

    仙萌蹲在他身边吃着肉干,眼睛往石板上瞅。

    长为半米,宽为长的一半,整体浅褐色,材质古怪,像是某种妖兽的外甲,然后在长年打磨和光晒中变得平整。

    瞧时秋专心致志的样子,仙萌没敢摸上去,就围着石板走上一圈。

    动作吸引了不远的顾渊白,收剑起身走来,注视片刻后,沉吟道,“应当是龟甲。”

    仙萌换个姿势看,听到顾渊白说话,再细看上面浅痕,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

    正要再琢磨一下,眼睛却被人从后边捂住,温润的掌心和微凉的指尖让仙萌僵住,眨了眨眼,“四师兄?”

    “嗯。”声音离得很近,“依你现在对阵道的理解,勿要多看。”

    仙萌才恍然觉察,好像是有一点眩晕感,源头就是刚才的龟甲。

    原来就算看个乌龟壳,还是要有底气的,泪。

    仙萌点头,顾渊白顺势将手放开。

    回到火堆旁,仙萌挠了挠头,感觉脸上有些发热,这似乎是自她被抱回苍华派后,与四师兄为数不多的几次亲密接触之一!

    天知道之前所有妄图“染指”四师兄美色的人——例如三师姐——都被拍飞了。

    啊,好激动!仙萌握拳,追上美人的日子指日可待!毕竟我们可是有过娃娃“亲”的!

    往年自围猎开始,共为期五天,今年稍有变故,可能会多上些时日,具体还得看令牌里传来的讯息。

    昨夜他们原是已抵达月湖周围,后大水满出,一路后退,直退到了平原外围。

    如今森林中,除巨木依然耸立,遍地是沙石与泥流,一片狼藉,更别说找到早已被洪流吞没的月湖。一行人只好跟在时秋身后,顺道解决路上遇到的小月兽。

    一日半过去,按照他们边摸索边打怪的行走速度,堪堪走过了平原一半。

    又是一阵休息整顿,时秋在石板上不断刻画,终于将这些日来的思路理清,“若没有算错,天然大阵的阵心便是月湖。”

    话音刚落,一只筑基后期,两只金丹前期的小月兽结队出现。

    没错,为了令牌上猎杀数量的排位,他们没有在周围设下隐蔽阵,所以不时有小月兽找上来,最后成了他们的贡献点。

    顾琅飞快出手,打扰到他吃饭的任何事都不能忍。

    仙萌淡定给烤肉翻了个面,榨取灵果汁刷在上面,顿时肉香四溢。

    “就我们眼下进度,明日下午可抵达月湖。”顾渊白抱剑倚在树旁。

    时秋摸摸下巴,眯起眼笑道,“我总觉得月湖下,似有什么好东西。”

    仙萌眼睛一亮,“这就是你为什么一定要去阵心的原因?”

    否则他们若只单纯击杀小月兽,以蓬莱石为目标,完全可以利用天然大阵大展身手,无需一路前行。

    时秋正欲开口,转而手竖起放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这时顾琅已收拾完三只小月兽,剖出内丹,将尸体放进储物戒,供日后烤肉之用。

    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像是有人走近,便听到有声音传来,“幻彩月果现世的消息,你说是真是假?”

    “方才我们做掉的那队人,听闻是某个八品宗门弟子,应当不假。”

    “啧,除了那张破烂的宝图,连块上品灵石都没有。”粗矿声音不屑道,“八品宗门混得比我们这些散修还不如。”

    另一声音挪揄着笑道,“道门中人可都是正人君子,得让我们遇上魔门的,才有大头拿。”

    两人嘿嘿怪笑一阵,方收敛情绪,“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先找到月湖中的幻彩月藤通道,待幻彩月果成熟时方可抢占先机。”

    “都听大哥的……”随后粗犷声音忿忿道,“娘的,这地我们刚才是不是来过,叫我看还是把树都砍了快些,不然要绕到什么时候。”

    另一声音懊恼道,“早知此处有异,那队人就留下一个,没人带路还真不好走。”

    两人声音由远及近,再渐渐变小,大约是绕到另一个方向去了。

    仙萌老神自在把烤完的肉递给顾琅,抬头看向另外两人。

    一只兔形暗兽从时秋掌中蹦出,飞快朝着方才两道身影消失的方向蹿去。(未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