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校花的贴身保镖〕〔我和邓肯同年秀〕〔我的末世虫巢〕〔神话复苏:开局九个〕〔不想当大将的我选〕〔全球游戏:开局继〕〔父皇为何造反〕〔道友你剧本真好看〕〔亚索的英雄联盟〕〔天天带早餐,还说〕〔重生从电商开始〕〔重生九零小辣椒〕〔我修道靠瞎练〕〔小阁老〕〔神秘复苏:我,人〕〔全民兽化:从柳树〕〔妻子的秘密〕〔诸天之第四天灾〕〔绝世战王〕〔试婚365天:霍先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四十六章 巨藤
    ..,最快更新!

    解决完烤肉,凭借时秋对暗兽的感应,追上还在阵中兜转的壮汉。

    不用片刻,没在两人手中捂热的地图落在仙萌手中,横竖看不懂,便又丢进时秋怀里。

    顾渊白向顾琅方向看去,发现对方趁仙萌没注意,把刚取下的两枚金丹丢进嘴里,眉头微微蹙起,冲对方招了招手。

    顾琅一个激灵,小狼崽耷下耳朵,一副“都是金丹先诱惑我”的模样,委屈地走过来。

    “虽说杀人者人恒杀之,然杀戮过重有违天道,对你今后修行不利。”顾渊白摸摸顾琅的头,语气不重,“以后再遇这种事,可以先问过我们要不要留人性命。”

    方才顾琅见到人便迅速出手的模样,干净利索,却实在太过骇人,仿若万物都未被他放于眼中,长此下去怕灭绝灵性。

    时秋注意到这边动静,对顾渊白的话赞同点头。

    仙萌一见两枚金丹消失无踪,瞪大眼肉痛道,“败家子!”所谓物尽其用,金丹用在金丹期修士身上,绝对比用在元婴期上效果好。

    顾琅看过来,瘪瘪嘴,又是一阵委屈。

    “好了,有地图在,我们快些向阵心走吧。”时秋失笑道,“我观大阵气流动向,幻彩月果恐怕不日便会成熟。”

    小月兽会飞,御空飞行靶子太大,可道路又泥泞异常,加之有大阵在,前进的路并不好走。

    仙萌清点着从壮汉身上搜来的储物戒,发现里面有不少丹药和武器,另有几套没有销毁的成衣,观尺寸绝非壮汉所有,看来在遇到自己几人之前。还劫杀过不少人。

    “这些怎么办?”仙萌手上是四个围猎的令牌,里面都有不少猎杀数,其中一个排名还冲进了前百位。

    如今上面令牌主人的气息消散,里面数额皆变成无主之物,无奈令牌之间不能连通,否则都整合在一起,足以让仙萌排位冲进前十。

    到这里。又不得不感叹小月国皇室的高明。令牌与令牌之间数额不能叠加,就打消了一部分人通过夺取令牌获得数额的想法,可以把心思专心放在小月兽上。

    毕竟围猎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小月国皇室击杀小月兽,避免形成兽潮。

    “可否将我们的气息融进去?”时秋提议。

    仙萌试了一下,摇头,“看样子相同气息只能存在于一块令牌。并且抽不出来,除非我们销毁自己的令牌。再把气息烙印进另一块令牌中。”

    可眼下,这四块令牌中各自的数量,还没他们猎杀的数额多,简直是鸡肋。

    顾渊白倒想到另一个问题。摸摸下巴道,“那么,这些令牌中的数值也无法兑换了?”

    除却前十的丰厚报酬。相应的猎杀数额能兑换相应奖品,前来围猎的都是筑基期以上修士。大多为金丹期,再不济也能兑换到一两块上品灵石。

    但若令牌丢了,或持有人死了,里面数额也成无主之物,小月国皇室自然可不用出这笔钱。

    再深入想一下,接近围猎结束时,夺人令牌的情况势必会愈演愈烈。

    数额少的攻击数额多的,就算误杀了数额比自己少的,也能解决掉一两个抢兑换品的人,反正买卖不亏。

    如此一来,小月国皇室付出的只会更少。

    卧槽,简直是细思极恐,没有一定实力,还是找个地方蹲到围猎结束比较好。

    仙萌望着手中令牌,犹如烫手山芋,忽然眼睛一转,嘿嘿笑道,“我有主意了。”

    接下来的行程中,四人不再借着阵法避开修士。

    “六块上品灵石,不能再低了。”仙萌痛心疾首道,“里面数额在排位前百,你们销毁现有的令牌,再将气息烙印进去,这排位不就是你们的了吗?再努力一下,前十也不是问题啊。”

    “你再想想,等进前十,还会差区区六块上品灵石吗?”好不容易碰到一队看着就像是有钱的修士,脸上写着“肥羊”二字,仙萌岂会容易放过。

    对方一队有五人,修为皆在金丹期以上,穿着同样的宗门服饰,观其气息是正统道门中人。

    “道友,若不是看你我为同道中人,可绝非这个价。”仙萌循循善诱道,“方才我碰到一队魔门之人,出的可是八块上品灵石。”

    为首的修士一脸意动,他身后一位女修道,“魔门中人可比我等富庶许多,你看连他们都要不起这价位。”她吐吐舌头,俏皮道,“既是道友,你就再降一降呗!”

    “不不不,他们储物戒中的灵石可告诉我,绝不是要不起这个价。”仙萌遗憾摇头。

    女修神色微变,“你抢了他们的储物戒?”

    “你该说只抢了他们的储物戒。”仙萌没好气道,“与他们对话不到五句,也是有商有量的,居然出手偷袭!”

    “哼!”仙萌一指顾琅,后者配合地叉腰仰头,“我这个儿砸……咳咳,兄弟是好对付的吗?!”

    白衣五人组面面相觑,最后为首那人商定后还是决定出面交易。

    仙萌收下六块上品灵石,垫着脚猛拍白衣修士的肩,“哈哈,爽快,我看你们在这转够久了,这份迷阵图谱便送与你们,虽到不了月湖,外围还是可以随便逛的。”

    白衣青年先是一喜,再看比自己矮上两个头的仙萌,拱手苦笑道,“那就谢过道友。”

    四块令牌共卖出十三块上品灵石,加之从那个不开眼的魔门身上打劫来的,仙萌小金库又充足不少——尽管没有瘪下去过。

    “再有一个时辰,我们便能抵达月湖。”时秋抬头望向前方,密林似乎已到尽头,树木渐渐稀松起来。

    走出十来步,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天然形成的湖泊展露,碧青的湖面上泛着清风拂过后的波纹。

    “太快了吧?”仙萌看着湖面惊讶道,“我们刚才有走一个时辰?”

    “咦?”仙萌晃着脑袋奇怪道,“我怎么记得之前这里好像不是湖。”

    他们在月湖暴涨之前来过,当时这里似也是一片平地,并未到月湖范围。

    “穿水梭在吗?”时秋走到湖边。

    四下静谧,甚至听不到鸟鸣,透露出几分古怪。整个月湖岸呈椭圆状,向着视线尽头延伸,真要算起来,似乎更像是一条不宽的河。

    “在。”仙萌从储物戒里拿出,搁在岸边,“要用吗?”

    脚下土地澄黄且湿润,细看有碎小颗粒,穿水梭放在上面微微下陷,一时不查就淹没了三分之一。

    “走。”时秋手掌贴在穿水梭尾端,掌心凝力一催,梭身向湖面驶去。

    四人即使进入穿水梭中,潜入湖底。

    “诶?”仙萌看着湖底景象啧啧称奇。

    湖并不深,水质清澈,向下望去能瞧见一片片成堆生长的密林,其巨木与仙萌之前见过的何其相像。

    “啊我懂了!”仙萌惊叹道,“此处地势走低,雨水充沛便将月湖扩展成了现在模样。”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前行的湖底,实则是平原密林的上空。

    时秋微微一笑,“有穿水梭在,半个时辰后便能抵达。”

    由于是临时形成的湖,底下没有游鱼,原先生长在地上的藤蔓,变成一株株在水中摇摆的“绿藻”。

    千篇一律的景致,仙萌只一刻便觉无趣,索性盘膝入定。

    顾琅此时显得安分异常,又或许是在消化吞下的两颗金丹,回头看看仙萌,又转向顾渊白,眨眨眼后继续望向窗外。

    “娘,那里有个洞!”顾琅拍着穿水梭壁面。

    仙萌一头黑线睁开眼,祖宗,四师兄在,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到了。”时秋站起来,抖出壮汉手中得来的地图,“那个洞便是月湖,我们准备进去。”

    水蓝色的世界里,地面密林终于到达尽头,被层层包围在中央的是水质更蓝的大洞,俨然一个湖中湖。

    “有人。”顾渊白手一指,湖底蓝洞上方有几条人影晃动,如游鱼般跃入月湖消失不见。

    “哦,被捷足先登了啊。”时秋恍然。

    仙萌,“……”语气敢不敢再捉急一点,我们是来抢宝贝,不是来看别人抢的啊喂!

    操控穿水梭,紧跟几人身后进入月湖,按照时秋指示,下到湖底。

    “是藤蔓?”顾琅摸摸鼻子,连打几个喷嚏,哭着脸道,“我不喜欢这味道。”

    月湖下方景致不比方才密林,下到一定深度后,依稀可见一根根粗壮的藤蔓如树根盘错,每根直径都有十米来粗,浸在湖水之中,交错间形成一道道深黑的通道。

    “把穿水梭控制权给我。”时秋道。

    仙萌忙不迭转让,然后才走到窗边同顾琅一起看外边。

    月湖似不见底,缠绕的藤蔓更是盘根错节,让人很难想象这仅是一个湖,而不是不知深浅的海。

    “小心,我们要进入通道了。”

    时秋话音刚落,舱内一阵天旋地转,像有巨大吸力撕扯,整个梭身抵抗不住被旋转着带走。

    深蓝湖底,旋涡在藤蔓交接之处显现,将几道人影和之后跟上的穿水梭一并吸入,仿若从未出现过。(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