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爱情公寓:我的女〕〔秦卿谢晏深〕〔英雄时代之融合李〕〔武映三千道〕〔大英公务员〕〔直播:我能看见过〕〔校花的贴身保镖〕〔混在19世纪美利坚〕〔灵武家族崛起〕〔和病娇大佬协议订〕〔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首富从盲盒开始〕〔友乾的空间戒〕〔麻衣道祖〕〔重生八零找老公〕〔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女尊世界中的万人〕〔我和邓肯同年秀〕〔重返1988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四十九章 藤心地
    ..,最快更新!

    “没用的,我体内妖种能轻易除去,是因为从父辈那里继承。”虞珠脸色黯然,“尽管这同时让我们拥有了凡人羡慕的单系木灵根。至于传送阵,未曾听闻。”

    仙萌也不失望,好奇道,“从你们曾祖父那一辈开始的下一代,都拥有天灵根?”

    “不,只有部分,三成左右,且分两个极端,另一些人是完全没有灵根的凡人。”虞珠声音低了,几不可闻,“也不知我今日做法,对他们是福是祸。”

    “怎么回事,布吉你是不是带错路了,怎么老在这里转?”壮年男子声音响彻山洞。

    虞珠焦急道,“我请求你!帮帮我们,我的曾祖父无时无刻不想离开这里,但他们的妖种是妖藤的藤子,只有把妖藤彻底毁去……没有人族会甘愿当妖藤的奴隶,我可以带你去藤心地,帮你夺得幻彩月果,以我命为誓!”

    仙萌能清晰感应到誓言的分量,神色动容,不知是为那句“没有人族甘愿当妖藤的奴隶”,还是为那几颗月果,长叹一声,“我尽力吧。”

    光脚不怕穿鞋的,人家连命都可舍弃,有宝葫界在她怕什么?!

    得到满意答案,虞珠无不开心笑了,除去妖种后的白皙脸庞红润明艳,“谢谢。”

    小月兽布吉在虞珠吩咐下带壮汉转向别处,周围潜伏的小月兽也一同退去。

    仙萌将烤好的肉分虞珠一半,两人商量接下来的事。

    妖藤盘踞月湖底多年。想除掉不是易事,需要从长计议。

    “明日就是妖藤与外来人交换的日子,那时幻彩月果成熟。是它最虚弱的时候。”虞珠道,“即便如此,在藤心地,妖藤内丹所在,它依旧近乎不死。”

    仙萌若有所思,“这就是为什么将交易放在那里的原因,那我们不是要在赶在交易之前到达?”

    虞珠点头。“不光如此,藤心地里四处都是妖藤藤子,一不留神就能被轻易植入妖种。”

    仙萌咋舌。“来交换的人不会有所顾忌?”

    “进入湖心的信物可保他们暂时安全。”虞珠道,“只要在通道关闭前出去,不滞留太久。”

    详细计划其实并没有,藤心地虞珠只有在带交易者进去时去过。知道的消息不多。

    这次贸然行动是她在仙萌身上看到了仅有的希望。可以说孤注一掷,存鱼死网破的心思。

    休整完毕,仙萌和虞珠出山洞。

    说是山洞,不如用藤洞形容更为合适,巨型藤蔓相交形成一个不大的洞,入口处生长小草,绿意盎然。

    “你等一下。”虞珠闭上眼,一股奇异波动从她身上传出。

    仙萌侧耳。听到熟悉的小月兽脚步声,太轻。五感放到极致方听真切,神识观察中,一只小月兽往这边飞奔过来。

    “布吉?”仙萌问道。

    虞珠睁开眼,“它带我们进入藤心地,会相对安全些。”

    有保证在先,仙萌可以不用再看见小月兽就跑, 她是被这只小兽追怕了。

    布吉往虞珠飞窜过来,看清两人后,前爪拍在地上停了下来,眼前人身上有熟悉的气息,可是怎么长得不一样了?

    歪头打量两人,布吉暴躁刨地,虞珠旁边那个,不就是入侵者吗?还有先前为什么要我把人带到别的地方去?

    显然,布吉的脑袋无法理解上面的高深问题。

    “布吉,过来。”虞珠往来兽招手。

    小月兽脑袋晃了晃,迟疑地迈着小步过来,唔,气息不错,应该就是虞珠了。

    仙萌摇头,正欲往旁边挪给他们腾地,却不想被小月兽认为有攻击举动,一时竟不管虞珠,挥着爪子就往这边冲来。

    “小心,他的爪子至少有万斤之力,不要正面对上。”虞珠连忙提醒。

    原来有万斤之力,难怪自己打起来费劲,手还被划开过口子,原来真不是她炼体太弱,只怪对手太变态——仙萌稍稍找回了点丢掉的自信。

    “唰唰。”小月兽爪子挥空,无形爪影落在仙萌身后藤洞上。

    三道巨型爪痕破开十米粗的巨藤,直接将藤洞一分为三,几段藤蔓凌乱堆在地上。

    “布吉,停下!”虞珠出言阻住,口中吟出一段听不懂的话,不是人语,倒似兽言。

    “咕噜。”小月兽咆哮声压制在喉头,脊背竖毛软化,慢慢平静下来。

    无尽藤蔓中,原在巨藤间奔走的一小队人被为首之人喊停,绿色的脸神色莫辨,转身掉头,“我们回去!入侵者正在进入藤心地,虞珠叛变了。”

    仙萌跟在虞珠后面,身上抹着布吉的血,为此被小月兽又是龇牙威胁又是瞪眼看。

    “有用吗?”仙萌手指沾了些血放鼻下下,气味很腥,“能瞒过妖藤?”

    旁边巨藤减少,正常灌木渐多,听虞珠说,这里就是百来年前种植幻彩月藤的湖心岛。

    “我无法不确定。”虞珠脸上也抹了点,妖种除去后,她想自己很大可能也被列为入侵者,“藤心地到处都有妖藤耳目,但他是通过气味辨别来人,希望布吉的血能撑久一点。”

    小月兽跟在虞珠身边,用脑袋蹭了蹭结契人。

    “现在看还挺乖巧。”仙萌想伸手去摸,又怕被抓,突然有点想念顾琅了。

    同样是巨藤世界中,顾琅垂头丧气跟着时秋,时不时吼一嗓子。

    “闭嘴。”时秋看向无精打采的小狼崽,“再引来小月兽就把你做成暗兽。”

    顾琅一激灵,苦哈哈扯出一个讨好笑容,呜呜,好想娘亲,唔,还有便宜爹。

    灌木生长杂乱无章,一些植株暗面长着密密孢子,鱼眼大小会蠕动,让人遍体生寒。

    “别碰到,都是藤子。”说完,虞珠盯着植株,缓缓转头,“要不你先试试看,能不能将它们销毁?”

    普通凡火定然不能对付藤子,若仙萌连这个都无法消灭,那自己带人进来也许是个错误。

    虞珠不复体内妖种被去时的坚定,甚至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就将无辜的仙萌卷入是非。

    一团火自仙萌掌心燃起,小且黯淡,没落在藤子上,被拍入虞珠体内。

    “你!”虞珠全身僵住,脑中刺痛过后,神色恢复清明。

    “防不慎防啊。”仙萌在虞珠手臂上一抚,暗金色火焰带着一团灰色物质出来。

    “是藤絮。”虞珠飞快道,“只有吸入过多才会被种下妖种……啊!”

    不知不觉中,伴随他们深入,周围竟飘满藤絮,灰色如同柳絮的东西洋洋洒洒浮动着,极细,很难发觉。

    尤其先前她与仙萌走得近,藤絮在飘在半径一米处不敢靠近,她就未曾注意。

    没想到仅是往前快几步准备探路,就中招了。

    “从你方才情形看,妖藤不想你带我接近。”仙萌瞥了眼周围没有靠近的藤絮,笑道,“我这火焰应当是它惧怕的。”

    话刚落,离近些的小小藤蔓猛地暴涨,三五成簇往仙萌下盘攻去。

    “看来我们被发现了。”仙萌抓住虞珠胳膊御空而起。

    地面开裂,越来越多绿藤钻出,柔软坚韧犹如一条条长鞭,或是捆扭,或是在空中甩出弯弧。

    “怎么会,布吉的血没用吗?”虞珠惊疑不定。

    仙萌身法用到极致,躲开不断密集的藤蔓,边说道,“有,所以藤絮大面积撒网,说明我们一开始确实迷惑了妖藤。”

    “那……”虞珠颓然,“是我被种下妖种,你不得已出手才暴露了吗?”

    “哪里来这么多不得已。”仙萌无所谓道,“正好偷偷摸摸走我也烦了,直接飞不比走着快,哦,你看一下路,往哪走?”

    巨藤横阻,仙萌单手结印,掌心朝前虚空一划,火龙变做火刃斩出,焦灼味弥漫。

    “走那。”虞珠伸手一指,惊诧于仙萌的手段,强定心神道,“交易可能正在进行,我们去妖藤内丹所在。”

    只要无法种下妖种,仙萌近乎无敌,毁去妖藤内丹,就能将其杀死。

    “真的很不顺手啊。”自炼体后,仙萌最喜欢的就是用拳头直接打,乍一用法修手段相当不自在,而且体力灵力消耗有点多。

    看来等出去后,得找一门强大的武修攻击法诀,升到金丹期后,从前的功法有点捉襟见肘。

    “就快到了。”身后的藤蔓扑过来犹如浪打,虞珠不敢回头看一眼,“就是那!”

    所指是仙萌下到湖底后看到为数不多的土地之一,巨藤结节似老树挺立,顶冠分出无数道绿藤做枝,七枚白色果实悬挂,外层包裹着七色光晕。

    巨木之下有十多人,皆为修士,追杀过仙萌的元婴期老怪杨泽就在其列。

    “再有三炷香幻彩月果便能成熟。”杨泽传音给月薪,言语夹枪带棍道,“我观月道友神色有异,可是对今年出手的灵植不自信?”

    月薪为小月国皇室中人,淡淡道,“杨长老损失爱徒仍有如此心境,倒让吾辈佩服。”

    杨泽笑容一顿,收敛神色,“我已传讯宗门,守在月湖入口,还望捉拿杀我徒儿凶手时,月道友能行个方便。”(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