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这个体质便宜卖〕〔三界缉凶〕〔寒门仕子〕〔亮剑:代管独立团〕〔开局约会绝色校花〕〔穿梭万界:从要听〕〔西游:我为唐僧,〕〔白衣军主〕〔三国:五岁熊孩子〕〔至尊丹皇〕〔神王令〕〔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一胎三宝:直男爹〕〔第一兵王于枫杨黎〕〔重生过去有亿点物〕〔相亲对象是神明之〕〔网游之开局获得成〕〔穿越世界的赛亚人〕〔天降七宝,团宠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五十章 藤心地(二)
    ..,最快更新!

    月靳作为此次进入湖底的交换者,亦是小月国皇室代表,这种时候立场还是比较明确的。

    尽管杨泽本人行事作风并不如何,但其身后代表的天灵门势力颇让人忌惮。

    “自然。”月靳应下,心中却在感叹,若非立场原因,他反倒想好好瞧一瞧胆大包天的后辈。

    如月靳和杨泽这般轻松的到底是在少数,多数人注意力只全集中在面前的幻彩月果上。

    几炷香后便可成熟的月果仅有七个,在场宗门却有十数,注定僧多粥少,若无意外,等会儿对妖藤交易时就是宗门底蕴之争了。

    当然,相比起来小月国皇室情况要好上一些,毕竟是将幻彩月藤种入月湖的一方,七颗中的一枚必定是属于他们。

    “那就是幻彩月果吧。”仙萌眼睛发亮,盯着植株上七颗果实。

    虞珠看了眼紧跟她身后的小月兽,才望向仙萌所指,点头。

    “看来还未成熟。”虞珠筑基期修为无法适应御空飞行,此刻被仙萌带着,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狼狈,“要过两炷香时间才能采摘。”

    仙萌若有所思,视线落到下方十几个修士身上,眼睛眨了眨,控制身形在空中打出一个回旋,后方漫天藤蔓紧随,时不时几根藤蔓拧成一股,尖端做成锥形往这边刺来。

    幻彩月果下方两位修士正在闲谈,便觉身后一阵劲风袭来,下意识转过头去,“喝!”

    妖藤藤蔓他们自然认识,可为何会出现这里,且极具攻击性,莫不成是要打断这场交易,撕毁合约?

    藤蔓一根根扎入地上,入土三分,须臾之间再次拔起,只剩几个看不见底的深洞。

    而在腾心地。幻彩妖藤有言在先,不用神识是众所周知,两名修士为金丹期巅峰,较于同来的一众元婴期。属于打酱油行列,自不会坏规矩,哪成想差点要了他们性命。

    地上的一个个洞,扎在他们身上不就是一个个血窟窿?

    这绝对是幻彩月藤的阴谋!金丹修士不由自主地想。

    等等,那是谁?看藤蔓似乎在全力攻击一人。是谁?哎哟,真是倒了天大的血霉。

    藤蔓出现,所有人都回过神来,各施展身法躲避,待藤蔓退去攻向别处再回望,他们原先站脚的地方,只剩下一片密密麻麻的洞,所有人都是背后发凉。

    “又是你!”看清来人正是仙萌,杨泽气得跳脚,也不管什么元婴期修士的矜持。愤然出手。

    仙萌眼睛一瞪,早知道有你在,但这么快出手会不会太不要脸了!好歹给我喘口气的时间啊!

    身边带着一人,还要提防元婴期修士的偷袭,仙萌大怒,用炎刃斩下的藤蔓大手一挥尽数往杨泽砸去。

    “小儿猖狂!”杨泽只起了一个手势,周围天地能量被他操控,袭来的巨藤段受灵压就要碎化。

    “杨道友,且慢!”月靳连忙高声提醒,“这些巨藤为幻彩月藤的一支。不能毁去啊!”

    可惜晚了,巨腾在强大灵压作用下无声炸裂成碎粉,洋洋洒洒飘落下来。

    月靳不由来心中一寒。

    “看月果,有一枚缩回去了!”旁边有人大声喊道。带着焦急。

    所有人视线再次聚集到七枚幻彩月果上,便见原本就要成熟的灵果颤动,其中一枚光晕大盛,逐渐变小,与藤茎交界的花朵开始枯萎,灵气四溢。

    “怎么会这样?”一修士惊疑。

    “灵气补给不足支撑幻彩月藤生长。便会直接吸收幻彩月果。”月靳解释道,眉头深锁,“但一般吸收都是在成熟之后,眼下情况,恐怕是因为方才生出的变故。”

    仙萌还在空中打转折腾,远远见一枚月果消失,大叹可惜,回头就想瞪扬泽一眼,愣了。

    被拍碎的巨藤化作粉末,有一部分落在地上消失,另一部分挥散在空中,更多则是掉在始作俑者杨泽身上。

    如今,粉尘中似乎也含幻彩月藤的孢子,在杨泽皮肤上扎根,鼓起一个个圆形鼓包。

    不仅是仙萌,其余看到的人具感一阵恶寒,下意识退后。

    “杨道友,快将此药服下。”月靳抛来一个瓷瓶,飞速道,“幻彩月藤的厉害之处,便在于能悄无声息种下妖种,你且将这服用压制,回去闭关一月便能排出。”

    “还要一月?!”杨泽身上开始发痒,吹胡子瞪眼吼道,“你们小月国皇室怎能放纵如此妖物祸害人世!”

    这帽子可就扣大了,月靳登时沉下脸,此人太不知好歹,现妖种在身还要呈口舌之快,呵呵,之后就有你好受的了。

    忙将丹药服下,搔痒总算好了一些,杨泽看仙萌的目光中更是怒意滔天,若非是此人,他还不至于中招彻底。

    “哎哟老不死,妖种的滋味不错吧。”仙萌哈哈一笑,她将巨藤丢过去本是无聊之举,没成想还有意外之喜,“晚辈不才,倒有一个破解之法,要不你来求求我?哈哈!”

    虞珠拉拉仙萌衣角,她修为太低,面对元婴修士抬头都难,真不知仙萌哪来底气敢这么杠上,心里都捏了把汗。

    “你说有破解之法?”月靳拦下就要再动手的杨泽。

    仙萌看过来,“你又是谁?”

    “小月国,月靳。”

    仙萌遥遥双手一拱,发现身边还拉着一人,变成单手打了个招呼,“前辈有礼。”

    杨泽听到此话更是怒不可遏,他有理,到我这怎么就是老不死?

    “现在没空,前辈回头聊。”仙萌一刻不停,围绕着幻彩月果夺命狂奔。

    此处是幻彩月藤内丹和本体所在,哪怕一呼一吸都能种下妖种,但有仙萌例外在,妖藤能动用的只有藤蔓,一时间几百根绿藤齐挥,犹如群魔狂舞。

    双方各自奈何不了,仙萌也暂时无法确定内丹处所在,只能眼见剩余的六枚幻彩月果又萎下去一枚。

    “你们,帮我杀了她!”一道奇特的声音波动响在周围,有金属质感,透着尖锐。

    仙萌已几次听过这道声音,“幻彩月藤?”

    “杀了她,谁杀了她,剩下月果就是谁的!”声音中透着森寒。

    在场人都不笨,幻彩妖藤口中说的她必定是仙萌,可到底要不要动手?月果诱惑实在太大。

    杨泽蠢蠢欲动,若没有月靳拦着,恐怕他早就冲上去了。

    “呵。”月靳扫向周围意动的人,淡淡道,“可知我们还为人族。”

    此话一出,所有人心神一震。

    若是寻常的灵宝之争,杀了也就杀了,可是有妖藤出言在先,多少让人有些膈应,就连杨泽也迟疑了。

    自家孩子自己可以骂,别人说一句重话就是不行。

    同理,放在人族和妖族之间也是一样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幻彩月藤大抵也是不会明白,怎么自己一句话,反而就让他们不出手了,人族的世界无法理解。

    仙萌此时压根无法理解下方十几位修士心中的纠结,带着虞珠绕了几圈,不断磕果丹补足灵气,“能确定它内丹所在吗?”

    虞珠同样一脸焦急,“可恶,没有妖种,我对妖藤的感应变弱了,还要一点时间。”

    巨大的藤蔓世界中,原本是一方净土的藤心地,此时焦味弥漫,暗金色火焰燃烧之出经久不息,愈发有烈火燎原之势。

    “是这些火的缘故!”有修士眼尖,看到就近活的孢子被烧死。

    “是什么火?灵火,地火,还是存于天地间的天火?”

    灵火可以通过功法修炼得到,地火来自于地炎,人为开凿所得,至于天火,是存在于广袤天地,山川湖海中的造化之物,极为难寻。

    “要知幻彩月藤可是接近化神,寻常火焰能让其畏惧?”一名修士提醒道,“可别忘了,那仅仅是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

    其余人一阵默然。

    月靳深吸一口气,扫视四下,望向妖藤轻叹道,“是时候该做个了结了。”

    一道声音在脑中响起,仙萌一愣,转而大喜,月靳告诉她的,正是幻彩妖藤内丹所在位置。

    “多谢。”仙萌同样传音入密。

    月靳笑道,“我虽不知你用何手段,但若真将幻彩月藤除去,是小月国之大幸,我该谢你。”

    早年一次尝试性的灵植培养,造就出这么个庞然大物,六百多年过去,小月国每年用来维持围猎的费用就不知凡几,拿到的幻彩月果反而是小头,若非顾及妖藤的妖种之术,他们早就动手。

    眼下,再经过两次蜕变,幻彩月藤便能达到化神,皇室药师又研究出了压制妖种的丹药,不能再拖。

    “各位道友,既然有此机会,不如我们趁机联手将妖藤除去可好?”月靳提议道,“至于留下来的幻彩月果所有权,我们小月国放弃。”

    “除去?”有人犹豫道,“可那妖种……”

    连杨泽这般的元婴老怪都抵挡不住,其他人能行?若是金丹修士,岂不分分钟被控制的节奏?

    “我有丹药分于你们,可以压制。”月靳道,随后再往上添了把火,“你们也知,幻彩月藤为我小月国皇室之物,若此次真能将之除去,小月国愿将月藤子株共享。”

    月藤子株代表能再培养出一株幻彩月藤,成长后自然就少不了幻彩月果,若能带回去种植在宗门,定是大功一件。

    毕竟不是每个宗门都有像小月国皇室一样有宝华镜,让幻彩月果生出灵智长歪的,可以说百利无害。(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