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丹皇〕〔农门巧姐点食成金〕〔面壁者:从球状闪〕〔傅总离婚请签字〕〔武侠:开局被灭绝〕〔都市古墓医仙〕〔诛天战婿〕〔敬我为神明〕〔错嫁甜婚〕〔战神豪婿(又名:第〕〔十绝山〕〔首辅大人家的童养〕〔都市我为尊〕〔女神的极品仙医〕〔洪荒:我在南海有〕〔都市绝品弃少〕〔提刑大人使不得〕〔天龙殿〕〔西游之我天蓬绝不〕〔长生从锦衣卫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五十五章 通缉
    ..,最快更新!

    一次沙暴与遇袭,商队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欢乐气氛降到冰点。

    那五人来意明显,若非有顾渊白在,他们之中的某些人恐怕早已丧命,而具体是针对什么人,又尚不可知,一时让商队人心惶惶,众人纷纷沉思,自己是否有仇家能请动上仙暗杀。

    在安静且诡异的沉默中,商队一行人默默整顿好,各行各事,并恰到好处得与周围人保持了一定距离。

    仙萌最能拿得出手的料理也就是烤肉,肉还是腌制过,便于长期储存的那种,好在有新到手的香料,味道不赖。

    “师兄,等到下源郡,我们就寻传送阵回宗门吗?”仙萌啃着肉。

    “嗯。”盯着手中卖相一般的烤肉,顾渊白心不在焉道。

    天知道他刚刚那句饿了,只不过是转移话题的托词,早在他进入筑基后就鲜少入食,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你既与顾琅签订契约,应能感应到他的方向。”对上仙萌期待的目光,顾渊白终是低头咬了口烤肉,艰难咽下,“先回小月国寻他们亦可。”

    反轮到仙萌烦恼了,摇头道,“他们估摸已不在小月国。”她拿出一份地图,上面记录着归元大陆的大致地形风貌。

    “这里是我们目前所在的死灵沙漠。”仙萌将烤肉丢到一旁,又指向地图上一处,“这是小月国所在,风雷八岛的边上。”

    “好比我们被传送过来后,与他之间的感应有这么长。”仙萌用左手的拇指与食指比出一个长度,想了想道,“那现在与他之间的感应有这么长。”左右手打开,比出一个长之前百倍还多的距离。

    也就是说,在他们两人寻找死灵沙漠出口的这段时间里,顾琅和时秋完成了一个相当大的空间跨度。

    要说是飞过去就有点牵强了,那么极大可能,就是他们按照原先计划使用了传送阵,目前已身在乌南域。

    这也是为什么仙萌之前无法用契约感应来寻找沙漠出口。就是因为顾琅和时秋的位置在变动。

    闻言,顾渊白若有所思,“你可曾告诉过他们苍华派所在?”

    “之前风雷八岛时遇到过一位相助我们的道友,曾与他提及过。”仙萌不确定道。“时秋应是知道的。”

    顾渊白点头,“如此,便先回宗门。”

    门派大比在即,关系到苍华派存亡,没有时间可以耽搁。再去天南地北地寻了。

    沙暴过后,沙锦鸟羽毛恢复成白色,接下来的行路中再未起稍许变化,看得仙萌啧啧称奇。

    复行半日后,漫天黄沙中出现城池轮廓,商队一时振奋非常,加快脚步。

    黄土堆砌的城墙上留着一道道风干后的裂缝,土块堆叠围起一座小城,里面往来行人不绝,穿着防风沙与日晒的宽大白色衣袍。

    城门上。同样用土块做成的匾额,歪曲写着三个大字——下源郡。

    “还挺热闹。”仙萌四处张望,商品货物琳琅,发现了不少未见过之物,几乎全是沙漠中才有的特殊品。

    “此为源城的副城之一。”见到下源郡城门,刘勇一时兴起,甚至忘记这一路来对两人的敬畏,侃侃而谈起来。

    “死灵沙漠有五条地下径流,每条上面都立有城池或小国。”刘勇道,“我们脚下有条源何。在里面算是最小的了,仅仅只有一个源城与三个副城。”

    刘勇神色是在追忆,“我曾到过沙灵河,上面建有十几个小国。经常有上仙出入,那才叫一个热闹。”

    “沙灵河离这远吗?”仙萌追问。

    “不远。”刘勇回想道,“找个经验丰富的导游,行十三日便能到。”

    十三天,对于广袤无际,面积可抵一域的死灵沙漠来说的确不远。仙萌摸摸下巴。琢磨着御剑可以将时间缩短多少。

    此行终点到达,接下来商队自然要分道扬镳,在众人忙于卸货的同时,刘勇作为商队代表,将一份薄薄兽皮卷送到顾渊白面前。

    “此乃我们商队一份心意。”刘勇恭敬道,“以谢上仙救命之恩。”

    顾渊白本不欲收下,放出神识一扫后,心意一动,顺手接过,“地图?”

    兽皮卷上记录的,正是死灵沙漠各域分布。

    “是。”刘勇怕顾渊白误会刚见面时自己提到的没有地图一说,忙解释道,“里面只记录了大致地形与妖兽分布,仅用来方便旁人了解死灵沙漠。”

    “若想依靠此走出沙漠,绝无可能。”刘勇谨慎道,“此记录图为我们向导结合总图谱自己绘制,我想可能对上仙有用。”

    的确有用,最直接一点即是上面记录了传送阵所在,让他们寻找起来不至于盲人摸象。

    只一眼扫下来,便能清楚知道下源郡处在一个什么位置,以及,如想寻到传送阵,得去源城。

    “多谢。”顾渊白毫不矫情将东西收下,抛来一个瓷瓶,“筑基丹,谢礼。”

    直到仙萌两人走远,刘勇还保持手捧瓷瓶的姿势一动不动。

    老马与其他人卸完货走来,推了推刘勇,被一把抱住,“老马,老马,我们遇到上仙了!”

    糙脸汉子一个白眼,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人家可是还救过我们一命,“对了,那图谱上仙可收下?”

    刘勇却突然跪地哭嚎起来,“多谢上仙,多谢上仙。”

    一瓶筑基丹,给了他们问道长生的希望,多少年,他曾以为自己会在炼气期直到老死。

    终于,他们哥三也有机会成为上仙了。

    下源郡有地下径流支持日常作息,沿途能看到沙漠少有的绿意,服饰民风具浓浓异域风情,让人不由多看两眼。

    “师兄。”仙萌将兽皮卷翻来倒去,沮丧道,“我们还要去源城才能找到传送阵?”

    “嗯。”顾渊白摸摸仙萌脑袋,觉着绒绒的手感不错,忍不住揉了两下,轻声道,“可是累了?”

    仙萌撇撇嘴。“就是觉得又要赶路挺无聊。”

    漫天黄沙一成不变,即便初见时觉得如何惊艳,看多也厌了。

    “那便先寻一处住下。”顾渊白望向街区,正好也需要点时间寻找向导。

    进入城内。走动的人越发多起来,服饰各异,南来北往,好像将整个归元大陆都浓缩在小小一城中。

    当然也有修士,有些个修为甚至远高于仙萌两人。只是从外表看不出来,与凡人无异。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入世修真?

    仙萌盯着面前卖糖人的大叔,眨了眨眼,最后确定自己感应没错,小心接过递来的糖人,“多谢前辈。”

    糖人大叔笑眯眯继续手中活,脸上布满褶子,看不出一丝仙风道骨模样。

    “看两位小友打扮,是远道而来?”仙萌就要转身离去,大叔发话。

    “乌南域。”顾云白神色未变。将持着糖人的仙萌挡在身后,取出一块上品灵石放在糖人摊上,“距此地约有三个洲域距离。”

    “哦,那可是个好地方。”大叔眉头轻挑,摸着下巴胡茬,竟也不让人觉得邋遢,将灵石拿起抛回去,“两个铜板,多了找不开。”他指着面前装铜钱的碗。

    顾渊白一愣,还是仙萌递来铜钱才反应过来。旋即道,“多谢前辈。”

    铜板落入碗中发出脆响,大叔摆摆手,壮硕身子与小摊显得格格不入。微鼓出的肚子有发福趋势,“是我要谢你们照顾我生意才是,宗门大比时,欢迎来我乾元宗玩。”

    “对了。”大叔手往长街一角指去,“那里可有好东西,你们最好去瞧瞧。”

    “谢前辈指点。”听到宗门大比。才感觉他们的确是同一世界的人,顾渊白绷着身子,拉起仙萌往长街走。

    糖人大叔这回没有再搭话,忙着张罗自己生意,身边一下未来不少孩童。

    “师兄,乾元宗是不是在哪听过?”仙萌歪着脑袋没想出个所以然。

    “是我们乌南域的大宗,十年前即为二品宗门,今年想必能够一品。”

    二品宗门,放眼归元大陆都能排上位,更何况听说乾元宗十年间多了两位化神期大能,又有三位渡劫老祖坐镇,真算起来,也是一超级势力。

    长街尽头是下源郡中心地带,最显眼的莫过于那块此时站满人的公告板。

    “源城中那位可是能飞天遁地的上仙,居然还有人敢招惹。”

    “老汉,上面都写什么了。”人群中有人不识字,看着心急,忙道,“你同我们说说呗!”

    “是啊,说说呗。”旁边人跟着起哄,八卦是无处不在的。

    仙萌与顾渊白到时,便见公告板前一阵闹腾,老汉摆摆手不愿多说,却有一中年人开了腔子。

    “半月前,源城往北百里处出现一处仙人遗迹,相传是天书真人考验弟子,选择传人所留。”中年人气势不凡,看身板也是练家子,只有修士能从其身上感应出同类气息。

    “大家都知道,宝物嘛,自然是能者居之,我和一帮兄弟就趁着热闹过去看了看。”中年人说话语调平平,内容却相当引人,“没想当时去的,不仅有散修,还有源城的少东家。”

    “就是林豪嵩的儿子林宇?”下有一人道,分不清从哪个方位传来,但敢一语道出两人名字,想来不是寻常人。

    “不错。”中年人似想到什么,笑起来,“排场那叫一个大呀,但遗迹里面我没去,只知道出来时传承被他人所得,林宇还被人打断了第三条腿。”

    “第三条腿?!”惊奇声传来,“不就是男人那玩意儿,说林公子沉迷女色,岂不是断了子孙根?”

    三两笑声接连响起,同样有人惊诧于那动手之人的胆大。

    “莫不是榜上所画,便是那得了传承的男女?”

    “实则。”中年人一脸高深莫测道,“他们亦是废掉林宇之人。”

    闻者恍然,难怪会下大力追捕,还出了告示。

    八卦到底没能说到最后,下源郡士兵过来赶人,中年人可以不惧凡人,却顾忌他们背后的源城势力。

    方才还围着说笑的人顿时一哄而散。

    “是二师兄和三师姐!”仙萌惊疑,低头小声在顾渊白耳边道。

    公告板上的两幅画像,赫然就是离辰和姜媚的模样,即便有段日子没见,从小到大的相处还是让她轻易认了出来。

    顾渊白不动声色地点头,神识皆数落在榜文之上。

    那不仅是一张通缉令,里面还昭告了离辰已被擒住,限姜媚半月之内到源城自首,否则会将人斩杀与源城街头。

    “那位前辈要我们看得便是这个?”仙萌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惊道,“他怎知告示会与我们有关?”(未完待续。)

    ps:  感谢昔日mm的月票(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