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爱情公寓:我的女〕〔秦卿谢晏深〕〔英雄时代之融合李〕〔武映三千道〕〔大英公务员〕〔直播:我能看见过〕〔校花的贴身保镖〕〔混在19世纪美利坚〕〔灵武家族崛起〕〔和病娇大佬协议订〕〔绝世唐门之牧星银〕〔首富从盲盒开始〕〔友乾的空间戒〕〔麻衣道祖〕〔重生八零找老公〕〔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女尊世界中的万人〕〔我和邓肯同年秀〕〔重返1988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萌宝葫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玄明老祖
    ..,最快更新!

    皇城上空毒雾弥漫,大街小巷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

    雨时大时小,最终滴落地面,腐蚀脚下泥泞土地,留下一个个坑洞,以及更多无法化解的毒。

    “娘,大宝好难受。”幼童睁着天真的大眼,留下眼泪竟都带了些绿。

    “孩子乖,闭上眼睛睡一觉就好了。”妇人只觉胸口越来越闷,还是强撑着安慰自己的孩子。

    尽管汝国子民都躲家中不敢外出,仍抵不过毒气吸入。

    皇城内外一片死气沉沉。

    “都往哪里逃!”六毒真人被挖了心,却非致命伤。

    一颗拳头大小的元婴晃动着躲入毒雾中,肉身已被他抛弃,只要元婴尚在,就能化出躯壳。

    何况他的功法与常人不同,只要有毒,就等同于有了白骨生肌的灵药。

    逃跑的空隙仅是一瞬间,林豪嵩与秦老皆是快速反应过来,欺身上来就要阻拦。

    仙萌带着修为最弱的离辰飞行,手腕一动,借着前倾的力将人甩出老远,自己反身对上追来的两人,“你们先走。”

    果然她还是做不到对一城之人不管不顾,大不了拼着暴露宝葫界的危险,先把六毒真人引出皇城再说。

    “要你一个人逞什么英雄!”被扔出的瞬间离辰就明白了仙萌的用意,可修为不敌,还是止不住向前飞行的趋势。

    “这都什么破事。”姜媚暴躁地搓了搓乱发,长鞭出现腰际,手臂一挥,鞭子尾端将离辰接了正着。

    六毒真人仅剩元婴之体,融在绿得化不开的毒雾中,肉身回去后,周围的毒液越发翠绿,近乎发墨。

    “我说过,你们一个都逃不掉!”毒雾重组一副身躯,绿雾铺展开,整个皇城上空被墨色罩下,遮住天穹,犹如风卷云怒的天变之相。

    这就是修士的能力!

    元婴期就可控一国之民生死,化神期更是一方霸主,移山断海!

    “啊!”

    “饶命,上仙饶命!”不堪毒雾索命的汝国人越来越多,体质弱者当场暴毙。

    顺着风传入的声音中哀声四起,听得人心揪在一起。

    仙萌心中生出一股瑟瑟,这次的劫恐怕难以逃脱了。

    不,还有宝葫界为最后的底牌,就算暴露人前,也要将顾渊白三人保下!

    仙萌眼神决绝。

    “唉。”

    忽有一声叹息,响在耳际,响在城池,响在漫天的毒雨中,低沉的声音似从大地中倾泻出来。

    所有人微愣,叹息出现的那个瞬间,体内流传的灵力一滞,不受控制地停止。

    然而也仅是一刹那,待缓过神,还是那片天地,下着不知何时止歇的雨。

    仙萌只觉得头皮一炸,强烈的心悸来自对方未知的强大。

    她能真切感觉到,那声叹息不是错觉!

    是六毒真人?

    不对,若对方有此实力,战斗就不会拖此许久。

    “谁!鬼鬼祟祟,给我出来!”六毒真人肉体重聚,全是由毒液拼凑成,皇城中死去的子民成了他生机的来源。

    “区区结婴。”那人声音再次响起,不怒自威,“尔怎敢。”

    他的话似意有所指,不知是在说六毒真人出言的冒犯,还是对用一国民众炼蛊的恼怒。

    “你是谁?藏头露尾的鼠辈……”六毒真人话戛然而止,伸着脖子像被掐住咽喉。

    仙萌神色狐疑,不知来者是敌是友,不动声色退到顾渊白身边。

    姜媚与离辰也靠过来,四人齐聚。

    沉默并未持续太久,随着六毒真人行动被制,毒雾就像被控住命门,再没有往外扩展的趋势。

    神识感应中,有庞大生机从地底渗透出,落在地面的毒被托起缓缓上浮,如一张薄膜收起,所有毒皆被网罗其中。

    那薄膜是灵气与神念的集合体,连同汝国人身上的毒也被收的一干二净。

    毒雾与清明的空气,形成两道泾渭分明的断层。

    “此等手段。”林豪嵩神色惊恐,“是,是化神期老祖。”

    化神?

    仙萌恍然,莫不是被六毒真人手段惹怒,方才出手?

    无论起因是何,结果总是好的。

    六毒真人此时也明白自己是得罪了何等人物,挣扎着开口。

    但机会不在,神念连同毒雾将六毒真人包裹起,最后真化作了雾,连元婴都不剩,留下一颗毒珠。

    中年人穿着朴素,行头是大街小巷中极常见的挑夫,出现在毒珠旁,目光向林豪嵩与秦老望来。

    血液顷刻凝结,那一眼是蔑视蝼蚁的漠然,呼吸间像在生死走了一遭。

    不,修为恐怕还要在化神期以上,林豪嵩在心里吼道。

    他见过的几位化神老祖,都未有一人给过他这样的压力。

    “滚。”中年人淡淡道。

    此时毒雾散开,天光显现,照耀在归元大陆一隅,铺上一层琉璃色。

    林豪嵩与秦老不敢有多言之心,唯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这四个小辈各个出手不凡,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现下又有疑似大乘修士出手相助,说不是来自大宗门怕是没人相信吧。

    林豪嵩眼神闪过一丝狠戾,他宇儿的仇,还得从长计议。

    “前辈?”仙萌认出了出手的人,正是在空石国见过的摊贩,当时她与顾渊白就知对方修为高深,是入世修行。

    现今看来,这位来自乾元宗的老祖,修为比他们想象得还要高上许多。

    中年人颔首,淡然道,“我与你苍华派师祖有旧,此次出手,就当是我予你们的见面礼。”

    除了仙萌与顾渊白,离辰和姜媚是第一次见到此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搭话。

    中年人看出他们的窘迫,微微笑道,“你们可唤我玄明老祖。”

    顾渊白性子最为沉稳,率先拱手道,“多谢玄明老祖相助。”

    视线扫过四人,中年人脸上是看向后辈的赞许,“不错,看来你们各有际遇,此届宗门大比,苍华派复兴有望。”

    他的眼神中带了追忆,许是想起久远之前的事,轻叹一声,“想当年你们师祖,亦是我们那代惊才艳艳之辈。”

    这会儿仙萌几人倒不答话,毕竟苍华派早已落没,鼎盛年代与那位师祖,他们是无法见到了。

    何况听玄明老祖话中意思,也仅是需要几个听他回忆的后辈。

    六毒真人已除,危机暂时解除,众人方觉体内血气翻涌,几番交手下来,再不调息,怕是御空飞行都不能。

    玄明老祖没有多言,长袖一挥,四人已落到皇城之中。

    汝丰与汝蕊晴时刻注意空中动向,这会儿见到人下来忙迎出来。

    “你将他们带下去修养。”玄明老祖直言,“我去传送阵所在。”

    汝丰一愣,连忙惶恐应下。

    眼前这位,可是一息解决六毒真人的大能!

    玄明老祖走后,四人入到殿中坐下调息,但并未入定,睁开眼与其他三人相视,皆看出对方眼中的庆幸。

    若无这位老祖突然插手,他们便要与六毒真人拼得鱼死网破,城外一国之人也会跟着遭殃。

    “我们在空石国有过一面之缘。”仙萌道,“也是那位老祖向我与四师兄指引了你们通缉令所在。”

    说到通缉令,姜媚神色一秉,“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尽快回乌南域。”

    六毒真人虽已身死,林豪嵩与秦老尚在,固然有玄明老祖出面,他们不敢明着来,但暗地里不好说。

    加之死灵沙漠是对方地盘,唯有尽快离开方是上策。

    显然玄明老祖与他们想法不谋而合,等半个时辰后调息完毕,中年人从外边走来告知传送阵已可使用。

    四人皆是眼睛一亮,再次谢道,“谢过老祖。”

    不管对方是否真的与师祖有旧,此刻对他们的恩情却是真切的。

    “去吧。”玄明老祖摆摆手,丝毫没有高阶修士的架子,“另外两人我就不出手了,待你们日后亲自解决。”他指的是林豪嵩与秦老。

    等四人入到传送阵,开启阵法后,仙萌恍然想起件事。

    清河谷下那株过几日就成熟的灵株啊喂!

    可惜灵株听不到她的呐喊,传送阵一闪,四人已置身另一座城池中。

    ……

    传送过来所在的地方不小,似是处宫殿所在,很快有人迎上来将他们接引出去。

    同在小月国传送时一样,赠送了本国地图与游览手册,方便修士最快确定他们此刻的位置所在。

    从地图上看,这里是乌南域边缘的一处小国。

    群山灵秀,附近有一八品宗门驻扎,继而就有传送阵设下,方便来往修士出入。

    从传送阵出来,随处可见商贩走卒,此地不比死灵沙漠,正是江南鱼米富庶之地,随处可见运河开道,乌船穿流。

    一座小国皇都的繁华,就可比归元大陆西北的大型城池。

    入到城中,街道上人来人往,迥然不同的风俗风格,让人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看着熟悉的服饰建筑,四人紧绷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

    不用时刻提防别人的暗算,不用担心随后的追杀,所见所闻间尽是放松。

    翻看地图,距苍华派有两日多行程,要想快点抵达,最好是买架飞行梭。

    说起来,宗门大比举行在即,他们四人虽都已筑基,其中三个更是金丹期,但要去乾云宗,直接飞过去显然是不现实的,不说别的,单是面子上就过不去。

    不如乘这次挑架飞行梭带回宗门去,顺带给大师兄一个惊喜。

    四人有了主意便往神仙阁走。

    接近都城的南门,来往的人更加密集,不少都是拖家带口,身边孩子年龄小的只有三四岁。

    仅是一两个这样不足为奇,当达到百余人时,场面就颇为壮观了。

    “这些可都是日后能当仙师的苗子,城外百里的山上有个仙门今年招收新弟子,可惜我家没有适龄的孩子哟。”

    “我们镇上王员外的孩子也送去了,能当上个杂役弟子也是天大的福分。”

    “看那小孩长得水灵,一看日后就是有大出息的。”

    “我说。”人群中有人突地压低声音,言语中又掩盖不住得瑟,“就在城外不到十里处,今早我还看到仙师哩,他们坐的仙鹤,光头就有这么大。”

    那人双手一比划,画出个极为夸张的大圆,引得周围人惊叹。

    “是宗门纳新。”下山这些年,此番景象离辰不止一次见到过。但近乡情怯,见人家招收个新弟子就有此阵仗,苍华派仍只有寥寥几人,还面临解散,心中难免几分唏嘘。

    “羡慕什么。”仙萌拍在离辰肩膀,晃着脑袋道,“等来年开春,我也让二师兄过把仙师的瘾,咱们想收多少就收多少弟子,排场铺开了摆!”

    以他们四人修为,宗门大比上保住苍华派品级肯定不是问题,有希望的话,可以往八品冲一冲。

    到时候,整个宗门仅他们几人就太寒颤了,必然要吸收新弟子。

    “行,就冲这句话,这个月的零嘴我包了!”离辰豪气万丈拍拍胸脯。

    “喔,二师兄万岁!”

    “哎呦这位仙师。”姜媚凑过来,笑意盈盈,声音柔媚道,“可否连小女子这个月的零嘴一并包了。”

    离辰身子一僵,倒退开几米,搓了搓胳膊道,“你不是被人夺舍了吧?”

    “哼。”手指一戳仙萌额头,姜媚冷眉倒竖,“一点小恩小惠就把你收买了,出息。”

    “你这是见不惯我们师兄妹感情好。”离辰呛声。

    仙萌左右看看,果断往顾渊白旁边一站,表示自己不准备介入两人的日常互动中。

    两道行人川流不息,听闻着小贩的吆喝与酒楼中飘来的菜香,走在前面斗嘴的两人分外可爱起来。

    仙萌低头盯着就在自己身侧晃动的白皙手指,心里痒痒,没忍住还是握了上去。

    “怎么了?”顾渊白侧目。

    仙萌回以一个大大笑脸,“能再见到师兄和师姐,我很高兴。”

    她昏睡了三年,错过了三年,下山后就是凡世,一连串麻烦紧跟着纷至沓来。

    转眼,又是一届宗门大比将近。十年光阴,也就如此过去了。

    再次听到离辰与姜媚熟悉的对话,真是无比怀念当初山上无忧无虑的日子……

    顾渊白反握住仙萌的手,望向前方,步履轻快,“恩,师兄也很高兴再见到小师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